令人瞩目和期待的新人作家

瑞克斯
2019-09-20 看过

解说翻译完了,剩下的两篇《呐喊》和《祈祷》下个月也都能翻译好了!

解说

——井朝世

那是2010年2月的事了。从出版之前就广受好评的推理小说的单行本终于出版了。我记得每次与书店店员或出版界人士见面时,都会提起“出现了很厉害的新人”的话题。当然,自己读完之后也一个劲地推荐给别人。这本书在年末的推理小说排行榜上也名列前茅,第二年还被提名为书店大奖,就是这本《呐喊与祈祷》 。

卷首的《漠海航道》在2008年第五届推理小说奖中获得了新人奖。据悉是全场一致通过了这一决定。选拔委员绫辻行人、有栖川有栖、辻真先等三人高度评价了舞台设定的独特之处和作为本格推理设定的新颖之处(各位先生的评选全文刊登于《推理小说!》二○○八年十月号上)。

据悉,在撰写初期,作者将应征作品视为独立的短篇小说,但获奖后得到连载短篇集的灵感,并亲自向负责编辑提出了建议。可以说,以各国为舞台的设定就是在这个时候决定的。所有作品都是一个叫齐木的青年以某种形式参与其中。在分析海外动向杂志工作的他拥有会说七种语言的惊人语言能力。通过此形式把该日本人设定成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虽然故事舞台是在国外,但日本读者更容易进入这个世界的设定,齐木在故事中起到了侦探的作用,向读者们展示了理智的推理。

《漠海航道》之中,穿越撒哈拉沙漠的商队发生了杀人事件。他把无处可藏的广袤沙漠变成了一个密室。让凶手在一个很容易确认的小团体里的杀人动机的模糊化,并随后进行了说明。

《白色巨人》以西班牙中部一个叫莱因昆德鲁的城市为背景,齐木和他的同伴围绕着人类消失的谜团展开各自的推理。把中世纪开始流传的士兵消失的逸事和同伴中一人的苦涩爱情故事交织在了一起。

在《冻结的俄罗斯》中,齐木前往俄罗斯南部的一所修道院,揭露了修道院安置不朽遗体的秘密。这是一篇略显玄幻的故事。

《呐喊》则是在亚马逊的偏僻地区的部落引发了致命传染病的时候,人们都在等待死亡的时候,却不知为何发生了杀人事件。

《祈祷》是一个类似疗养院的地方,患者和来访的朋友之间开始一个小游戏。不久之后,所谓的事实竟然是……

可以看出,每一部作品都有一个充分利用当地特色的谜团,而且还考虑到了其文化、历史背景。据悉,作者并没有到各地进行实地采访,在本作品的舞台上实际访问过的只有西班牙(在小说中,出现了莱因昆德鲁这个虚构的地名,但似乎这是以西班牙中部一个叫孔苏埃格拉的小镇为原型。)对于其他的地方,据说是通过搜集资料等方式创作出的世界观,因此,在对其构筑能力感到惊讶的同时,我也明白了正因为如此,作者才不会被现实牵着鼻子走,才会有自己自由的想法吧。

虽然在各处准备的伏笔和误导都非常巧妙,但是再现当地氛围的文章之美和丰富性也吸引了读者的视线。在他的操控下,沙漠变成了“一片红色的二维土地”,在西班牙中部的旅游景点“风在呼啸。太阳在吼叫”。俄罗斯南部雾气弥漫的夜晚“不是夜晚到降临世界。而是世界在黑夜中奔跑”,在浓密的、绿的令人窒息的亚马逊腹地,“沉重的叹息声在热浪的漩涡中逐渐扩散”。

此外,本作品的关键是凶手的动机(尽管有些故事没有出现)。在本书中,杀人事件的起因并非个人仇恨或怨恨。他们杀人的动机中必然隐藏着根植于其文化中的价值观。其中大部分是日本人所不熟悉的异族文化逻辑,而这正是推理的重点。这就是故事选择在海外舞台的意义所在。因为在这部作品中,与其说是为了诡计而选择了合适的土地,倒不如说是因为当地的文化特性而选择了谜题的种类。每当真相浮出水面,就会浮现出那个国家、那个文化中活着的人们确切的想法。读者可以感知到他们背负的故事。

关于推理性和故事性,作者似乎也意识到了,以前在网络杂志《作家的读书法》(2011年1月刊登)的采访中这样说道。

“我喜欢有故事性的故事,不管是什么类型的,所以我一直在读书,不想让故事以一个简单的小诡计就结束。……(略)……我觉得我的理想是,随着诡计的展开,故事性的部分就会大幅度地绽放。”

在最后一篇中,所有的故事都被连在了一起。在前一篇中描述的因为物理、文化断裂所引发的痛苦《呐喊》,在最后一篇中转化成了深刻的《祈祷》。事实证明,旁观不同文化世界的人们的切实想法,他们也背负着故事的重担,每个人都想在这样的世界中过自己的生活,而把呐喊和祈祷隐藏起来。

作为单行本出道作品,竟然能写出如此精心计算的作品的梓崎优是何许人也。虽然是一名蒙面作家,但他并没有隐瞒他的来历,因此,让我们把过去几次采访中直接听到的事情快速摘录下来介绍一下。

一九八三年出生于东京。因为父亲的工作关系,从幼儿园到小学四年级都是在马来西亚度过。在写小说的时候,之所以断言“以海外为舞台没有精神上的障碍”,也许是因为有着这种经历是基础。

回国后辗转到东京近郊,进入初高中连读学校进行学习。据说第一次看到推理小说是在高中一年级的时候。因为要在文化节上演推理剧,所以不得不写剧本。当时阅读古典推理后重新编写的剧本,对他本人来说是第一个虚构的故事。进入大学后,虽然也开始阅读本格派推理小说,但并没有特别注意类型。并且是历史社团的成员,在三年级的时候,在一本会议杂志上发表了一个内部的推理小说(将社团成员的名字男女互换的误导)。当步入社会参加同学聚会的时候,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怀念,说不出的不可思议的感觉。为了想写下这种感觉,于是冲动地写了一篇短篇小说。而且自然而然地写成了推理小说的题材。因为喜欢《推理前线》这本杂志,所以应征了东京创元社举办的推理小说新人奖,但落选了。虽然如此,依旧下定决心要有意识地好好写一篇推理小说。于是就写下了《漠海航道》。以此为第一篇的该系列作品集以单行本出道。

发表本作后,于2110年向11月发行的精选集《放学后的侦探团》(创元推理文库)投稿短篇《Spring Has Come》。这是以参加同学会的前广播社社员们,试图解开十五年前广播室发生的钥匙事件的谜团。

2013年9月,作者发表了长篇小说《Riverside·Children》。这是关于柬埔寨流浪儿童的故事。主人公是由于某种原因被一个人扔到这个国家街上的日本少年美崎。他认识了一群只有孩子的小组,并与他们生活在一起,但在那里发生了连环杀人案。这部作品结合了严重的社会问题和猎奇事件,栩栩如生地描绘了孩子们的天真无邪和胆大鲁莽,展现出了他们丰富的精神世界,也充满了抒情性(顺便说一句,如果你是《呐喊和祈祷》的读者,你可能会想”哦!”,如果你还没有读过,请尽情享受。)在这篇小说里,杀人动机中隐藏着痛苦的“呐喊”,也为流浪儿的未来感到忧心忡忡,最后一幕令人想要“祈祷”。在对这篇长篇小说进行采访时,作者是这样说的。

“以前的作品也是这样,每当我要写什么的时候,总会想到祈祷的部分和请愿的部分一定要凸显出来。我觉得,如果只是严肃地描述现实,那么写散文就可以了。这次写第二部小说的时候,我意识到如果是写小说的话,说不定祈祷和请愿才是我所想要写的东西。”

关于在其中加入“推理”这个因素,他是这样说道。

“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本身就喜欢推理,也有因为推理有些东西才能被诉说出来。”

作者可能试图用故事和推理的力量来对抗残酷的现实。借故事的力量,将手伸向这个广阔的世界,并仔细地确认手指尖所触摸到的现世所存的无情、无法理解的价值观,以及由此产生的悲剧(可见的)的形状、重量和感觉,并真诚地将其写成文章,这就是梓崎优。不,他的创作生涯才刚刚开始,所以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也许以后会向惊人的方向转变)。不管怎么说,这位具有丰富感受性和理智眼光的青年的手能伸向哪里,抓住什么,今后我也将持续的拭目以待。

8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叫びと祈り的更多书评

推荐叫びと祈り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