廓然大公,物来应顺

傷心龍舞
2006-06-07 看过
  明心师兄知道我在迷茫中难以从出世与入世中找到路途,特别推荐了《这个世界会好吗?》。可惜一直忙乱,未曾下手寻来。6月初终于在当当买到回家。
    包装完毕,也不上网,也不电视,写完日记,在昏灯孤影中,一杯清茶,三两花生,丝竹不响,正形端坐,细细漫读……
    又:同购的书还有《读库0602》,比之前期的两本,本期更让我欢喜。

——是为记


    昨晚和今早看《这个世界会好吗?》一书,是梁漱溟晚年口述的书。采访作者是美国的汉学家“艾恺”。这个艾恺我觉得挺了不得的,能把汉语弄得那么通。据说他不像其他学习汉语的外国人那样,语调不齐,而是发音准确并且书法文理通顺带有中国古文意蕴。
    而我真正佩服的一点是他对中国古代传统知识分子的特质的概括:可以融合多种相互矛盾的思想。
    艾恺说:“我认为中国文化本就是个融合许多看似不相容的思想于一体,却同时又喜欢分门别类的文化。”
    他判断一个文人是否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就依此为据。
    所以,梁漱溟融汇了古今各种知识,同时既是佛家又是儒家,而且还欣赏信仰基督的人,并且觉得马列主义也不错。
    当然,这种判定究竟是否正确,还难说。我却是可以接受的。
    但是,我也有意见,就是艾恺用的是崇敬和欣赏的口气来这样概括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其实他并不清楚大多数传统知识分子却是在这样一种所谓的融汇中苦苦挣扎的。
    或许,我们可以这样认为,梁漱溟这类大家很好地将传统学识融汇起来,而更多的知识分子却无法做到,所以他们很多时候退而求其次--他们在努力做到达则儒,退则道,以儒释道来圆融自己,结果最终却找不到一个真正行之有效的突破口,于是始终在矛盾中挣扎。而中国人中尤其是知识分子中矛盾的人格是非常多见的。
    梁漱溟对艾恺表达自己毫无牵挂,一切都好,甚至一生没有什么伤心事,遗憾事,后悔事……而这个,他归结在与自己是学习成为一个儒家的人,即要达到:廓然大公,物来应顺。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学问。梁漱溟认为,佛家讲究破“两执”,我执和法执,而我执则包括了两类--先天的“俱生我执”和后天浅显的“分别我执”。佛家要将此两个我执都破除,达到涅槃的最高境界;而儒家则保留了一个,人类先天生命力量的“俱生我执”。我的理解也就是说,佛家不留下人生命本体,而儒家讲究生命生活,就是在生活中让自己达到一个完人的地步,而所谓完人应该就是“廓然大公,物来应顺”八个字。
    “廓然大公,物来应顺”的意思其实就是说,一举一动都合乎人类本性--当哭则哭,当痛则喊,但是生命还是以我做主,能够自主自如,精神与生命统一。
    依照梁漱溟的意思,这就是儒教的最高境界了。因为孔子所有学说没有说宇宙鬼神,没有谈任何别的,只是说人的生命与生活。
    这番话语让我忽然吃惊起来,因为所有的说法与我所了解的儒教思想不同了。又或者,儒教原本思想我根本就没有搞通过吧。
    但是,不得不承认,这样的说法太符合我的需要了,也是我在儒释道中徘徊纷乱中似乎找到一个头绪。而更加有趣的是,由此关照古往今来中国人所最佩服的形象也正是如梁漱溟所说的“廓然大公,物来应顺”者。
    之前我一直寻求修习佛教,习定生慧,以慧应世,不也就是为了能够在社会中,在自己的人生中达到一个自主自如的生命与精神统一吗?
    那么这样看来,其实骨子里面的儒家血液依旧存在,只不过是误会成为了佛家的道理罢了。
    而其实,中国自从儒释道三家出现的时候,就已经融合起来了,如同道教阴阳鱼一般,阴阳合一,统摄一体了。于是,就回到了艾恺的论调上面来:中国文化本就是个融合许多看似不相容的思想于一体,却同时又喜欢分门别类的文化。
    我们将中国文化分为儒释道三教,但其实每个中国人骨子里面都少不去三者任何一样的。
    只是可惜,今天的我们慢慢把这些传统文化血液淡化,因此如艾恺自己所说的:受现代学术规范训练的人,一个人不可能同时是儒家、佛家又是马列信徒……
42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6条

查看全部16条回复·打开App

这个世界会好吗的更多书评

推荐这个世界会好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