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进入资本主义

刘耗耗
2006-06-04 看过
    遭遇了重重诱惑之后,虽然这套“普罗旺斯”系列丛书在JoYo的售价没有降到我的心理价位,但是我还是一口气把它们全部买下来了。Helena劝我说:“买吧买吧,那是精神食粮!”好吧,精神是喂饱了,可是肚皮呢,咕咕叫个不停,特别是在看到书中介绍的法国大餐时,那抱怨声更是变本加厉。为了弥补肉体上的缺失,我将一道道作者书中描述的美食一一念给她听,并不时地用手擦下嘴角以免有透明液体涌出。
    本书作者:彼德梅尔。如何介绍他呢?用一种最富中国政治色彩的说辞,我可以将他定义为一位剥削压迫英国工人阶级,并从他们身上榨取了大量剩余价值,以满足自己贪图享乐、骄奢淫逸生活的40多岁的英国中年男性。关于他的年龄我是从本系列第二本书《永远的普罗旺斯》中推测出来的。当然如今作者可不是这般年纪了,但是我要说的是第一本《普罗旺斯的一年》的写作时代。
    这也就是让我郁闷的一点,梅尔先生的第一本书出版于1989年,上个世纪80年代。我出生的年代。当我将这一事实告诉Helena时,她感慨说,那个时候她家还没有电视机呢。相形之下,梅尔先生却在选购皮尔卡丹的马桶,花一年的时间来装修那间他花了100万法郎购买的田间别墅。所以整本书给我的感觉就是时空错乱,我由始至终都认为那是在描写上世纪90年代末的法国乡村,但是偏偏在书的最后一页让我英文堆里找到了1989这四个充满刺激性的阿拉伯数字。都是生活在一个地球上的人类,生活质量怎么就差别那么大呢!
    我最在意的差别是面包。梅尔先生在书中特意介绍了一件面包店,由此引申出面包的N种吃法。而对于我这个挣扎在贫困线以下的穷学生来说,一片切片面包如果能加上一片上海某奶制品厂产的奶酪和一根河南某肉联厂产的即食火腿,就已经是很奢侈了。更不要提N种吃法的了,而梅尔先生形容切片面包是如同嚼蜡。文章看下来,我只能以自己尝试过馒头和大饼的N种吃法来聊表安慰。
    但不管怎么说,书还是好书,可以在某个下午备一杯白开水和一瓶辣椒酱,来仔细阅读。在读到忘情时,可以将适量辣椒酱倒入杯中,搅拌,使它与水充分融合。一杯自制白兰地就做好了。
    阅读愉快!
38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7条

查看全部17条回复·打开App

普罗旺斯的一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普罗旺斯的一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