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介变迁之路上的“童年”足迹

tantom
2006-06-03 看过
    在新闻传播学科的发展过程中,媒介技术的发展、媒介形态的演进一直为研究者所特别关注,对科学技术与文化的关系,媒介与社会的关系,媒介对某一社会群体的影响等重大问题的探讨,还推动了“媒介生态学”分支的创立。这一研究领域的众多成果,展现着中外学者对当今科学主义宰制下的世界的人文思考。其中,加拿大学者马歇尔•麦克卢汉(Marshall McLuhan)将媒介视为环境,探讨媒介环境对人、社会和文化的影响。而美国学者尼尔•波兹曼(Neil Postman)在这一领域探索深入,视域宏阔,著述颇丰,因对后现代工业社会的深刻预见和尖锐批评而饮誉学界。
    波兹曼教授生前一直执教于纽约大学,并首创媒介生态学专业,是世界知名的媒体文化研究者和批评家。2004年5月,国内同时出版了他的两本著作的中译本——《娱乐至死》(Amusement To Death)、《童年的消逝》(The Disappearance of Childhood),使我有机会开始了解他的思想。这里,我所要谈的是读《童年的消逝》一书后的一些感受。鉴于相关文献的阅读十分有限,所以只能就书论书,谈谈自己一些“支离破碎”的体会。

                             一

    《童年的消逝》写于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成书初版于1982年,目前所看到的中译本译自1994年维塔奇书局(Vintage Books)的再版。虽然已经过去20多年的时间,作者在书中的大胆预见,如今正在被以美国为代表的社会现实一一印证,而且“那时所发生的一切,现在仍然在发生。只是有过之而无不及。”[1]该书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重新审视包括印刷术、电报、广播、电视在内的媒介如何深刻地影响了我们的世界和周围的生活。作者以“童年”这一诞生历史并不久远的社会概念为考察对象,详细探寻了它的起源、产生、兴盛,及至目前正在消失的历程,其间综合运用了他对语义学、心理学、历史学和麦克卢汉学说的深刻见解以及常识。全书的主题作者概括为:“美国文化敌视童年的概念。”[2]
    波兹曼认为,童年不同于婴儿期,它不属于生物学的范畴,而是一种社会产物,因为“童年的概念类似于语言学习,它具有自身的生物基础,但是,除非有社会环境的激发和培养,即社会需要它,它不可能实现。”[3]像其他一切社会产物一样,童年的持久存在并不是必然的。据此分析,作者通过观察传播媒介如何影响社交过程而产生一系列推测,特别是印刷术的出现如何创造了童年,电子媒介的兴起又如何使之消失。
    在作者看来,后工业化时代的文化正驱使人类倒退到一个与蒙昧的中世纪没有太多差别的时代,因为文字出现之前,儿童和成人都是依靠口口相传来获取知识,当时虽然也有儿童,但童年的概念并不存在。而随着约翰•根斯弗莱希•谷登堡(John Gensfleisch Gutenberg)对活字印刷术的发明,原先把持在少数人(如僧侣教士、抄书匠)手中的知识秘密流传到平民百姓之中。这时,识字能力成为区分成人和儿童的重要标志。成人因为有识字能力而能够获取各种知识;儿童却需要通过学校教育学会文字、语法,进入印刷排版的世界,并在成人认为适当的时候、以适当的形式获取知识。不仅如此,在当时成人社会是一个充满“秘密”的世界,包括暴力、犯罪、性、疾病、死亡等在内的不适宜儿童了解的信息被隐藏在印刷体中,儿童被尽量隔离在这个秘密世界之外,童年需要回避成人的秘密。儿童需要保护、养育、接受教育,并逐步知晓这些信息,最终在思维、观念和意识上逐渐成熟,进而跨入“成人世界”。“童年”概念经过活字印刷术的发明与书籍的普及被人们发明,从某种意义上讲,是印刷术创造了童年。
    随后而来的媒介革命,即电子媒介的产生与流行又使“童年”概念逐渐衰落甚至开始消逝。因为塞缪尔•莫尔斯(Samuel Morse)对电报的发明,电视的出现,让媒介利用通俗易懂的图像世界与全新的传播模式,向儿童一览无余地呈现原本只属于成人的秘密,将他们不曾提出的问题的答案一股脑地灌输给他们。如今,儿童与成人在语言行为、饮食习惯、休闲娱乐等诸多方面日趋同质化,“成人化儿童”和“成人幼稚化”现象愈加严重,由此导致的一系列社会问题使人们开始重新思考应该如何看待今天的儿童。总之,电视的风行侵蚀了童年和成年的分界线,具体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因为理解电视的形式不需要任何训练;第二,因为无论对头脑还是行为,电视都没有复杂的要求;第三,因为电视不能分离观众。”[4]
    作者认为,印刷术的发明带来了人类思维的革命。在印刷文化下,书本内容的线性有序排列,注重内在逻辑,其结果是训练出人的理性逻辑思维能力。印刷文字也要求人的持久的注意力。而在电视文化时代,作为视觉媒介的电视,每小时播放1200个图像,动感刺激,满足的是人的感官和供人娱乐。它造就了人们短暂的注意力,不连贯的思维,以及纯粹感性的反映。

                                二

    以上是本书内容的简单回顾。波兹曼写作此书时,现代传媒业还远没有21世纪初的今天这样发达,他对电视等现代大众传播媒介的思考无疑是深刻的,是有预见性的。在消费主义文化和新闻娱乐化大行其道的今天,他对电视媒介负面影响的批判更具有警示作用。通读全书,其中许多观点精当、深邃,有助于我们对存在于现实环境中的问题的思考。
    作者借用哈罗德•英尼斯(Harold Innis)的学说,指出历史上传播技术的变化无一例外地产生了三种结果:“它们改变了人的兴趣结构(人们所考虑的事情)、符号的类型(人用以思维的工具),以及社区的本质(思想起源的地方)。”[5]也就是说,每一项新的传播技术不仅给予我们新的思考内容,而且给予我们新的思维方式和思维习惯。正是在这一思想的指导下,在深入分析“童年”概念的兴起与消逝的同时,作者精彩描述了各种媒介的特点及在社会层面上对现实的影响。
    例如,他对印刷技术出现后人们阅读习惯的改变有着这样的解读:“自从有了印刷的书籍之后,另一种传统便开始了:孤立的读者和他自己的眼睛。口腔无须再发声音,读者及其反应跟社会环境脱离开来,读者退回到自己的心灵世界。”[6]而这种行为习惯的改变,直接冲击着原先以人际交流为主的社会形态,“整个阅读的过程,作者和读者仿佛达成共谋,对抗社会参与和社会意识。简而言之,阅读成为反社会的行为。”[7]再比如,作者分析电报产生后人类信息传递方式的变化,同样造成一个别样的世界——同时性和瞬间性的世界。“电报的内容使用的就是一种仪式性的语言,不属于任何人的方言,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空间可以让传播者表达个性”[8],因此,“电报把信息从个人拥有转变为一个在世界范围内有价值的商品,从而创造了‘新闻业’”[9]。不仅如此,电报出现后不再有具体的个人对新闻承担责任,“电报开始使信息变得无法控制”,“新闻变得没有选择、不可用”。[10]“电报创造了读者和市场,他们不仅消费新闻,而且消费各种支离破碎的、不连贯的、基本上互不相干的新闻。这些直到今天仍是新闻事业的主要商品。”[11]
    谈及离我们最近的电视,作者的观点更加入木三分,他力图向读者“全景式”地呈现电视媒介的种种弊端。他认为,电视是一种“象形媒介”、“视觉媒介”,而不是“语言媒介”,“虽然人们在电视上听得到语言,虽然语言有时也确实重要,但正是图画在主宰观众的意识,传播最关键的意思。”[12]既然电视主要以图像方式传递信息,那么它“向人们提供了一个相当原始而又不可抗拒的选择,因为它可以取代印刷文字的线性和序列逻辑的特征,所以往往使文字教育的严谨显得没有意义。看图片不需要任何启蒙教育。”“看电视不仅不需要任何技能,而且也不开发任何技能。”[13]这样,势必会模糊儿童与成人间的界线,使得电视时代的人生简化为三个阶段:“一端是婴儿期,另一端是老年期,中间我们可以称之为‘成人化的儿童’。” [14]而更为关键的问题是,电视具有可怕的“催眠”作用,它会毫不留情地使人们的理智和情感越来越迟钝。“电视上播出的所有事件完全缺乏历史背景或其他相关的背景知识,并且以如此支离破碎和连篇累牍的方式播映,结果是这些新闻像缺乏明显特征的溪流从我们的头脑中洗刷过去。”[15]
    借鉴波兹曼对印刷术、电报、电视等媒介形式视角独特的分析,我们可以客观而冷静地观察如今复杂纷扰的媒介环境,进而对新兴媒介如互联网产生新的联想和思考。作者在书中也承认电视并非是促成成人秘密被公开的唯一因素。按此思路推想,互联网的出现与普及,对于社会及其内部阶层(或群体)的影响同样具有革命性意义。单从“童年”概念的社会层面来讨论,“每一个可以插入墙上插座的传播媒介,都对将儿童从有限的童年情感范围内解放出来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16]互联网为儿童提供了用于了解、分析、自我表达、影响他人以及休闲游戏的强有力的新手段。电视和互联网这两种时下的“主流媒介”正日益深刻地影响我们的生活,它们有着相似的特点,需要我们在享受它们所带来的快乐的同时,时刻警醒它们对我们思想的侵蚀,化解那可怕的“杀伤力”;它们又各自昭示着不同的发展前景,为我们逃离这场“媒介危机”然起新的希望。有学者将两者对立起来,认为电视是消极的,而互联网却是积极的;电视令受众“沉默无语”,而互联网提升了他们的理解能力;电视以单一的视角向人们灌输对世界的看法,而互联网却具有互动性和民主性;电视是孤立的,而互联网却在构建社区。我们正身处网络不断占领文化视野的伟大时代,“电视时代”正前所未有地受到“网络时代”的挑战,网络媒介的兴起孕育着崭新的文化类型,我们需要智者的领悟力和观察力来预见以光电速度迅速发展的未来。
    关于电视媒介把原本理性的人类带入“全程娱乐化”时代的论述,作者似乎正穿越时空为我们今天的世界做着最好的注解。电视媒介已将“文字说明时代”引向末路,取而代之的是“叙事时代”、“娱乐时代”的来临。这里所说的娱乐,波兹曼解释说包含两种意义:其一,“电视把生活的每个方面都转变成了娱乐的形式”[17];其二,“电视事业是娱乐、表演,它抛弃抽象,把一切都变得具体化”[18]。作者煞费苦心地断言道:“电视以视觉形象的形式而不是语言,来表达大多数的内容,所以,它势必放弃文字阐述,而使用叙事的模式。”[19]电视供人娱乐的能力几乎用之不竭。“电视上播放的一切都可以采用故事的形式,不需要论点和一连串的想法。政治变成了故事;新闻是故事,商业和宗教也是故事,就连科学也变成了故事。”[20] “文字时代”需要经过长时间学习才能获得的读书能力,在电视媒介盛行的世界里显得那么苍白无力。一切都成为一场娱乐,一场全民参与的Big Show,无论是儿童还是成人,都迷醉在这场没有禁忌的狂欢之中。
    的确,放眼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不提供意义只提供消费的电视所制造的娱乐化氛围强制人们去习惯无聊、习惯庸俗。制造集体的平庸和快乐是媒体时代的一种商业策略。因为没有流行、没有趋之若鹜的疯狂,就没有巨额的利润。而媒体所炮制的种种笑料,所呈现的狂欢场面,只不过是对大众欲求、趣味、幻想的复制而已,是一种虚假快乐的传销。一个“娱乐至死”、“消费至上”的年代,儿童成为最大的受害者和牺牲品,泛滥的影像文化站污着他们的目光,进而使他们的语言和心灵渐渐丧失了儿童的特征。儿童的嘴里哼唱着缠绵的爱情歌曲,满口嗲声嗲气的港台腔,脱口而出的是最时尚产品的广告词,穿着兴趣越来越向着成人靠拢。这些都对儿童无意识和美德造成根本破坏,而他们真正的本能和需求被掩盖了,他们的情感和想象无人理睬。与此“相映成趣”的是,成年人开始“扮嫩”,大学校园流行“奶瓶族”,网络上风行着“东东”、“PP”之类童稚化的语言,无数成人整日沉溺于电玩、动漫而乐此不疲。可以说,幼稚的成人和苍老的儿童都是电子媒介催生出的“文化怪胎”。

                                三

    阅读《童年的消逝》,是一个与智者对话的过程,是一次开拓思想疆界的旅程。上述种种皆是波兹曼带给我们的有益启示,值得我们借鉴和深思。然而,任何大家的言论都不是无懈可击的,要时刻提醒自己用批判的眼光审视他的言说。
    可以看出,波兹曼对于电视媒介相当排斥,而对于它的批判则显得过于片面和苛责。他把电视称作一种“毫无保留的媒介”,一种除了“图画和故事”之外别无其他内容的媒介。“电视基本上是24个小时不停地播映,它的外在形式和符号形式都使它没有必要、其实也不可能将观众加以区分,它要求不断有新鲜而有趣的信息来吸引观众。因此,电视必须发掘利用文化中每一个现存的禁忌。”[21]作者认为电视已成为丹尼尔•布儿斯廷(Daniel J. Boorstin)所称的“伪事件”——为了公众消费而筹划的事件——的主要制造者。[22]显然,作者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过分夸大了电视媒介的负面作用,而忽视了作为一个独立媒介——电视所具有的积极效应。而且,随着电视传播技术的日新月异,电视媒介已进入小众化、分众窄播的新阶段,区分观众是媒介生存发展必须加以解决的问题。而且,许多更加理性、富有深度的电视节目、专业频道已形成自己稳定的收视群体,电视生态有所改善。当然,作者的上述分析是基于美国竞争激烈的商业广播体制而言的。面对不同国家的政治制度和媒介体制,相关分析也会产生不小的差异,还需要因时因地而异。
    另外,作者考察电视对成人化儿童形成所产生的影响时,虽然考虑到了其他电子传播媒介的作用,但是却夸大了这些媒介本身的作用,忽视了掌控媒介的人的作用,似乎陷入到“形式大于内容”、“工具决定论”的泥淖之中。“电视所鼓励的那种孩子气的政治、商业和精神意识,并不是政治家、商业贩子和提供电视内容的电视主管的‘过错’。这些人只是根据他们的发现而使用电视这个资源而已,他们的动机不存在比观看者更好或更坏的问题。诚然,他们剥削电视的资源,可那是这种媒介本身的特点造就了成人化的儿童,而不是媒介使用者的特点所决定的。”[23]看得出,麦克卢汉“媒介即讯息”的观念深深影响着作者思考问题的方式。我们应该明白这样一个事实:虽然科学与技术的发展、媒介的进步常常极大地改变着社会,带来意想不到甚至无法控制的后果,但它们的应用方式和范围却是和社会制度、人的实践活动相互作用的。我们要理性而辨证地看待媒介。
    21世纪的媒介世界无疑将日益纷繁、复杂多变,无论媒介技术如何发展演进,媒介与人、与特殊的社会阶层(如儿童)、与人类社会的关系,会始终是一个热门的研究领域,具有重大的社会现实意义。沿着尼尔•波兹曼教授给我们开辟的一条新路,让我们对媒介变迁中的人类社会给予更多人性的关照。


注释:
[美]尼尔•波兹曼著,吴燕莛译.童年的消逝[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5.
[1][2]维塔奇书局版序言.第2,3页
[3]第九章:六个问题.第203页
[4][8][9][10][11][12][13]第五章:结束的开端.第115,101-102,102,103,103,111,113页
[5][6][7]第二章:印刷术和新成人.第33,40,40页
[14][15][17][18][19][20][23]第七章:成人化的儿童.第141,149,163,165,160,161,159页
[16][21][22]第六章:一览无余的媒介.第129,117-118,118页
34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童年的消逝的更多书评

推荐童年的消逝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