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坐春风

苏丹红
2006-06-02 看过
 
Mars借给我《顾随诗词讲记》。对顾随先生,不算陌生,因为有其传法叶嘉莹先生的一套书。从叶先生的文字里,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她对先生顾随的敬慕,我呢,当时就已心向往之。现在有缘见到这本书,又是叶先生当年听课时的笔记整理来的,原汁原味,跟亲耳听到似的,就很兴奋。
翻了两页,立即决定自己也要买一本,在当当上买到,很塌实了。
这几天看这本书,怎么说呢,我觉得这是一本我将反复阅读很多遍的书。
先生语言真是精彩。当初看叶嘉莹的文字,觉得她分析诗词既有理性的分析更有感性的体悟,细微处尤见神彩。今天知道,她真是得顾随先生衣钵。书中每一段文字都值得好好品味,不单是对诗词本身的讲析,更是谈人生。
 
摘录几段:

学文应该朗读,因为如此不但能欣赏文字美,且能欣赏古人心情,感觉古人之力、古人之情。“杨柳依依”“雨雪霏霏”,怎么讲?念一念便觉其好。(还不只是念,其实看一看便觉其好。)
 
悲剧中人物有两种:一、强者,与命运反抗、战斗;二、弱者,为命运所支配。中国悲剧人物多属后者。如《梧桐雨》之唐明皇,《汉宫秋》之汉元帝。
 
悲剧在强者弱者而外,又有“人”、“我”之分。“我”,自己的悲剧,与人无干;“人”,为人而牺牲。唐明皇、汉元帝是自己的悲剧,为自己牺牲他人;《赵氏孤儿》是为人牺牲自己,此在中国少见。
 
陶诗之冲淡,其白如日光七色,合而为白,简单而神秘。
 
王维受禅家影响甚深,自《终南别业》一首可看出。放翁“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与王维之“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颇相似,而那十四字真笨。王之二句是调和,随遇而安,自然而然,生活与大自然合而为一。……王维偶然行到水穷亦非悲哀,坐看云起亦非快乐。
 
天下值得欣赏事甚多,而常忽略过去,不必拍掌大笑,只要自己心中觉得受到、舒服即可。令人大笑之事只是刺激。慈母爱子相处,不觉欢喜,真是欢喜。然后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是多大欢喜,而不是哈哈大笑。“行到水穷处”二句亦然。“山重水复”十四字太用力,心中不平和。诗教温柔敦厚,便是教人平和。
 
真是好啊,想见先生。


喜欢的朋友,不可错过呀。

感谢Mars :)
41 有用
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5条

查看全部15条回复·打开App

顾随诗词讲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顾随诗词讲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