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werPoint的罪与罚

南桥
2006-05-27 看过
记得网友猛禽说过一句话,说人类使用工具,而原始人才会去崇拜工具。英文中有个词,叫fetish, 很能说明这种不健康的工具使用心态。Fetish的意思是迷恋物品本身。2003年我在上一门课时,我们的印度同学Sejal说印度是多神崇拜,什么东西后面好像都有个神。说完这话后,正式上课,轮到Sejal做陈述,要用PowerPoint, 结果这个PowerPoint和投影仪总是调整不好,无法使用,这时我们的老师Phil笑曰:There must be a PowerPoint god you offended. “你肯定把这个PowerPoint神给得罪了。”

这句玩笑有的时候让人笑不起来。我们确实看到有些人对PowerPoint顶礼膜拜,仿佛PowerPoint就是神灵。我的公司曾请一商学院教授来讲课,我们那时候公司还土得很,连个投影仪都没有,对方则说没有这东西他讲不成课。为此,我们不得不去添置设备。

有些时候,PowerPoint已经成了人们在江湖上行走的必备法宝,会做好的PowerPoint成了很多项目成功的一大要素,可是到了这种时候,我们应该反过来想:PowerPoint这种东西它到底有没有副作用?有了副作用也不可怕,关键是要把这副作用给找出来,并加以回避或克服。

The Cognitive Style of PowerPoint一书就集中列举出了PowerPoint使用中的一些弊病。

“假如有一个厂家生产出了一种据说可以让我们美丽的药物,结果并无药效,却有无数严重的副作用:导致我们变得愚蠢,损害了我们沟通的质量,把我们变成粗鲁的人,浪费了我们同事的时间?那么我们应该对这种药呢?”Edward Tufte问。

这种药物是微软公司生产的据说可以增强演示效果的PowerPoint.
Louis Gerstner当上IBM总裁后,有回去找某事业部经理开会。事业部经理开始用幻灯片做起演示来,幻灯片翻到第二张的时候,Gerstner站起来把幻灯片关掉:“你能不能给我正经地讲讲你的业务情况?”他说。

如今的会议如果不用PowerPoint, 仿佛是到了英国不讲英语一样。可是很多时候,PowerPoint也是个邪恶的东西,是个无用的东西,是个讨厌的东西。Tufte建议,微软应该将这玩意全球召回。

Tufte 的主要观点之一,是PowerPoint它稀释了演示者的思维。它让人进入“bullet point”式的思维。第一点第二点第三点,严重地简化了现实。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业会议,简化不简化倒无关紧要。不过,据说美国航空航天局也用PowerPoint演示技术成果。技术员把航天飞机的设计情况汇报给中层经理,中层经理用幻灯片再回报给更高的经理,结果技术系统的复杂性在一层层简化的过程中丧失,最高领导看到的只有几大条被浓缩的bullet point式总结。结果哥伦比亚号升天后出事,机毁人亡。

PowerPoint冲击了思维的严谨性。在微软提供的模板和演示专家的帮助下,很多演讲者成了思想的懒汉。把自己本来就有限的思维交托给PowerPoint的内容向导(content wizard).这个向导或者专家提供的指导原则都是粗线条的,代理不了缜密的思维。如果写一份报告,思维可能就必须环环相扣。PowerPoint和其它幻灯片演示方法,给思维的跳跃留了很大的空间。我们有个教授去参加国际会议,带了一些透明幻灯片去房。走在走廊被人撞倒,幻灯片乱七八糟一地都是,他匆忙收拾起来,没有来得及整理,就直接上台去讲。幻灯片怎么乱,他就怎么讲,结果下面丝毫没有发现。

还有,PowerPoint的视觉效果并不一定就很强。很多时候,图片和内容并无联系,出现过多沟通中的“噪音”。关键的是机器也常常出问题。如果小平同志去南巡讲话,带上一个投影仪,先是投影仪灯泡烧掉,然后是电脑死机,然后每说几句就要提示说:Next Slide.不知道他讲出来是什么样的话?

不过,话说回来,我还是喜欢PowerPoint的。只是需要注意的是,技术并不能取代思想。更不能让技术剥夺思想。因为活在读图时代,思想本来就已经很单薄了。
19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The Cognitive Style of Power Point的更多书评

推荐The Cognitive Style of Power Point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