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的螺旋

八月槎
2006-05-25 看过

  当我们静悄悄地,快乐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我们并不知道,历史的潜流已经在我们的身上流过,再通过我们血液和精神,慢慢伸向远方……   翻开厚厚的《束星北档案》前,我再三犹疑,52万字,对于这个消费的时代来说,未免太多了;我没想到的是,两天中的8个小时,手不释卷地读完了这本厚厚的书,对于这个叫做束星北的物理学家的漫漫一生来说,这52万字,真的太少了。   束星北是一个非典型的知识分子,他超拔出众、拥有完整的逻辑和清醒的理性、他有很好的西学功底,有彻底的民主精神,他在30、40年代逼近了世界物理学的极限,但他不够“典型”。   在之后的岁月里,这个人秉持的精神人格和自由信仰像瘟疫,威胁着整个刚刚建立的庞大红色政权,在“三反”的千夫所指中,他为备受煎熬的大数学家苏步青愤而出手,把“革命干部”打得鼻口蹿血,飞出几米之外;在山东大学“肃反”黑云压城之际,他发出了“自然科学第一,马列主义哲学第二”的狮子吼。束星北是个“用生命维护宪法的尊严”的顽固堡垒,每次大潮卷来,曾经喧闹的大地上留下的,不过他这一个孤零零的小小山头。在他漫长的人生中,被一次又一次攻克,这山头顶上,红旗飘飘。   他终于成为了青岛医学院最优秀的厕所清理员和山东省最为杰出的仪器修理工。   只是,在失去了尊严和人格后,这个清洁工僭妄的雄心仍然没有被打败,他在空旷的操场和街道上写下密密麻麻的数学公式,大雪是他的黑板,扫帚是他的板擦。只是,这部纸上的《美丽心灵》中,我不知道这个叫做束星北的高大老人,是否也曾仰望星空。   命运是一条幽暗的河流,历史中的波浪,是我们那些高高昂起的手,和深深低下的头,这个叫做束星北的人曾经那么接近人类智慧的峰顶,但却终于沉入了无穷无尽的黑暗与寂静中。   这个世界一流的物理学家,在逝世十几年后,终于出版了他一生中唯一一本学术专著《狭义相对论》,这本书,从他写完到他逝世,经历了漫长的三十九年时光。而他为这个世界留下的最后的遗产——他捐献作医用的遗体——被一群争权夺利的官员们彻底遗忘,腐烂后,被草草掩埋于青岛医学院宿舍对面的双杠之下。   缓缓合上书,面对那些流光中真切的幻影,我只能沉默不语。一种最好的阅读,会让一个人经历生命中所有的幸福和创痛,而后仿若重生。 补记:山中无老虎,这样一本书,竟然没有一篇像样一点的书评,我只好蹦出来充一回大王了。有一种阅读中,充满了丰富的意味和浅薄的期盼。我只盼我的文字不致辱没了束星北、刘海军先生。

28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束星北档案的更多书评

推荐束星北档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