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记录历史

你猜你猜我是谁
2019-09-08 看过

冯骥才口述史第一本,是从不可说开始的。冯骥才是 42 年出生的,比起陈凯歌的 52 年出生,在不可说的几年里恰好是对立面。所以看《少年凯歌》时痛哭流涕,看《无路可逃》却是战战兢兢。他的文字不如陈凯歌那样富有文学性,可能是口述的缘故。

他说“可靠性和抗压性成正比”。在不可说的时候,人的本性最容易被释放,想落井下石的很容易动手,譬如几个小卫士守在爱说梦话的老师身边记录他的梦话,以此来审讯。对比起来,善良的人性也会显露一番,遇见在画里西风刮倒东风、竹子暗喻蒋介石这般上纲上线的行为时,为不认识的人说一句辩护的话,也是助人躲过一劫。

好像生活里处处有雷,时刻需要注意。因为想要记录下那些没有挨到最后的人,他开始用文学记录,这时候文学是自由的,因为不能发表,就随便写,但又很危险。为了不被发现,他把里面的人物都提成外文名,但还是很危险,就换细笔、到处塞,甚至塞到自行车里,自行车被扣,他感到紧张,拿回来后又冲进厕所。若是不小心感叹一句毛xx的画提起来像火腿,就得趁着天时地利抖言语上的心机。某位一句顶一万句在蒙古那啥后,谣言四起,清查谣言查到他家,最后因为对面不小心说“这个谣言我们早知道了”从而从命悬一线到甩锅回去。时刻警惕封资修,耳朵比嘴巴可靠,祸从口出。但即便不说话,“忆、摆、查”也能将招手姿势特别的老工人找出来——真真是对面阵容当过军官的。

“忆“:日常生活中找敌情;“摆”:揭发怀疑对象;“查”:内查外调。

单位里的会计被疑贪污,不肯承认,人人施压,最后上吊在家里。他也“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因为自己也是施压的一份子,不表态就代表反动。送小卫士们上山下乡时整顿纪律,他拦截一位大娘,手臂被咬上印子,“心里总有些愧疚”。“当时,我无论站在生活什么位置都被扭曲着。”

书里居然还提到了《春月》作者包柏漪,在不可说的后期来他家看到他临摹的半卷《清明上河图》给他跪下。

6 有用
2 没用
无路可逃 无路可逃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无路可逃的更多书评

推荐无路可逃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