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神雕

萧秋水
2006-05-21 看过
杨过

   很长一段日子以来,读书学习的过程中,常感困惑和苦闷,生活工作频遭挫折,更促其加深。一向以一个正人君子的标准来要求自身,却越来越发现,在当今社会,这个标准显得多么迂腐可笑。积极、责任心和热情也需要空间,但是多方努力仍然达不到想要的结果,同时,坐视熟悉的环境沦落颓败,是一件让人痛心的事情,禁不住意冷心灰。坚定的信念,竟然也动摇起来,一向认为,即算对环境无能为力,终究还可把握自身,可资自傲,是以,这种动摇是让自己非常恐惧的事情,当希望日益泯灭,当热情逐渐冷却,有种飘忽无依的恐慌和忧闷。

   在一个清晨,突觉豁然开朗。清者上升为天,浊者下降为地,从来世间事可以一分为二地对待,我何苦执迷若此?就让上帝的仍归上帝,撒旦的仍归撒旦,想通之后反而觉得自己的困惑难以解释,仿佛走火入魔。

   在此背景下,读完《神雕》,赫然发觉,自己的动摇、反复和坚定,和杨过经历的那个阶段如出一辙,这种情况下读这部书,其间仿佛有无法解释的巧合契合。正如走过青春回望青春,可以清晰梳理岁月的脉络了,从逝去的时光里领悟到许多从前不懂的事情。

   如今理解杨过这个人物,竟也是和自己成长的痕迹加以印证了。这不能不说是意外的收获。

   现在,我看,杨过其实是作为郭靖的补充出现的,是一个原则下的对立统一的两面。郭靖是英雄,高风亮节万人钦仰,但他活得太累,要付出太大的努力,作为个体存在的郭靖,其实已经消失,或者说,他的个性是以如此方式体现出来的,不管如何,就我们的眼睛而言,《神雕侠侣》里面的郭靖,实则是一个“大侠”的符号,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一宗旨的形象代言人,完全合乎传统伦理道德中“君子”或曰“士”的标准,

   人格可以说是完美的,但正因为完美,所以是常人不可期及的高度。而杨过,则一直作为一个鲜明的个体存在,强调自我意识,飞扬跳脱,洒落不羁,敢于傲视和挑战社会世俗礼法,且具备一种不屈不挠的刚性和韧性,以及一种收放自如的灵活性。与郭靖以天下为己任的高度责任感相比,杨过是在正义和邪恶之间摇摆反复的,虽然一直以来,“正”是底子且是归宿,但他“正”的根基既不如郭靖牢稳,也不象郭靖那样刚毅,视之为人生最大目标,他区分善恶标准和行为方式不象郭靖那样黑白分明,郭靖判定是非的界限是国家,自己的家庭是排在后位的,而杨过的界限是私人感情,民族大义在第二位(有时会占到第一,而这种情况更多的是出于冲动),也没有一贯的坚持,比如对金轮法王的态度。

   杨过的狂狷,简直是到了极致,而这个人物的可爱之处,绝大部分表现在这种不顾一切的偏执上,“西狂”的外号是最恰当的概括,而这一评语的获得也代表了世俗对杨过的承认。在从前,我对杨过持矛盾态度,有欣赏,也有不以为然,但是如今,我觉得已经能够欣赏杨过的作为,那种视世俗于无物的勇气,着实令人佩服。我且认为杨过是个体主义与集体主义的上佳结合。作为一个更贴近常人的英雄,在国家这个大前提下,能够具备自由发展的个性,而由于正面因素把握着,他的偏执走不上邪路,逸不出“正”的范围,这种结合,是常人可以达到的高度,郭靖式的“精忠报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对一般人是太理想化了。必须承认的是,随着人的成长,很难再用一种不切实际的标准来要求自身,“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个循序渐进的修养过程,国家利益固然高于一切,但没有个体幸福的支撑,也就失去了坚实稳固的基础。

   感喟于自己认识的转变,但也笃定地认为这是一个进步的转变,保持住理想更贴近现实,是合乎自己性格特点的发展道路。



杨过=小龙女+赵敏


   小龙女和赵敏,是金庸笔下女主角中我最喜欢的人物。

   这二位是截然相反的两个极端,而我恰恰喜欢这个矛盾的两极。正如全真剑法和玉女剑法,本来是敌对的,但双剑合璧却是天造地设契合无间,从而可以天下无敌。

   进须可攻,是以需要赵敏般的机智勇决。金庸评赵敏说,并不喜欢她及周芷若,因为太有政治才能,但是这所谓的政治才能,对于入世来讲,却是不可不备。赵敏是一个正邪兼备的人物,有正的一面(这是就明教一方而言,对于其原属的蒙古族,赵敏算是叛徒,但此处是借用概念加以发挥,所以不拘泥于原情节),这是大的原则和基础,而其邪的一面足以保护自身甚至反击,这是值得肯定的。盖君子与小人争,差不多总是处于劣势甚至沦于败势。正邪兼修以正为基以邪为辅是最佳办法。周芷若如何能和赵敏相提并论?她其实已堕入魔道,邪的一面占了上风。

   退须可守,是以需要小龙女般的恬淡谦退。小龙女的天真无邪不通世务,在现实世界中怕会处处碰壁,是以小龙女其实不能见容于俗世。但人很难长期维持赵敏的凌厉攻势,亦需给进取心准备一点后路(这后路不包括郭靖式杀身成仁)。对于我们,未必真的归隐不问世事,但是即算身处繁华都市,那份古井不波通透寂静的心境,亦应是我们修习的另一内容。且以赵敏那样热切的性子,也需要小龙女万年玄冰般的冷来中和,方能立于不败之地。

   杨过恰是摒却二人之短兼具二人之长的人物。在诸般险境中胜出百折不挠叱咤江湖心志弥坚,而又能息却尘心相伴意中人隐居沉沉古墓,这份修为,由不得人不佩服。



相信


   自遥远的少年时代至今,一直感动于杨过与小龙女的爱情,但是不管怎样,我都保持着一份清醒,认为那是一种极美的幻象,它仅仅存在于书中,仅仅是作者构思的情节,之所以如此这般地打动我们,实在是因为如此奇丽的爱情是我们永远的渴望,同时却又是永远难以触及的梦想。

   而永远的本身,即是无法企及的距离。

   但是现在,我终于相信。相信这种爱情曾经有、有、会有。

   重读《神雕》,我的激动犹胜往昔。因我是携十余年沧桑而读,以更深更广的人生体验而读。我从前在书中领略到的,今番前来印证,从前不曾领悟到的,今番有新的收获。



结局


   相比郭靖黄蓉在襄阳城破后殉城而死的壮烈之举,从前,对于杨过和小龙女隐居古墓不问世事的态度不无微词。热血沸腾壮志凌云的少年时代,要么黑要么白,要么是要么非。想郭靖对杨过言传身教“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道理,但杨过除却等待小龙女的十六年内颇有侠举其余均属平常,并不合乎心目中侠的规范,达不到我的期望,所以遗憾。

   但是今天,对这样的结局,已经有了商榷余地。

   郭靖黄蓉,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那样的高风亮节,大智大勇,常人不及。如果基于重英雄惜英雄的立场,这样的结局实在是让人扼腕痛惜。理想中,英雄人物,应该是功成名就后“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如果事败,先图保全自身再图后算是否算得上兵家上策?死亡对于英雄,多么冰冷。禁不住想,如果郭黄二人从襄阳城难中逃脱,日后江湖的格局是否改写?

   而杨龙二人,知其不可为而不再为,大势已然如此,迎风而上已然无用,且先握紧手中的,作为筹码来争取日后再度开局,是另外一种机智灵活的作法。试看《倚天屠龙记》中黄衫美女出面化解江湖纷争,便是好的说明。

   处理事情其实没有一定之规,作为参与者,个人的性格决定命运。作为旁观者,我希望自己能够站在多个角度来考虑问题。


黄蓉


   和《射雕英雄传》对照看,黄蓉前后简直判若两人。从前一直怪责金庸为了烘托杨过,竟对可爱的蓉儿“痛下杀手”,但现在,感慨地发现,这种转变,也许有突兀的一面,但是即算是在真实的生活中,它也是可能的。贾宝玉曾经恨恨地道,女孩儿是珍珠,女人就成了鱼眼。对黄蓉,不忍用“鱼眼”来形容,但是的确心存惋惜和恐惧。

   《射雕》中的黄蓉,其实和少时的杨过有着很大的相似,两组对照(少时的黄蓉和少时的杨过,少时的黄蓉和婚后的黄蓉)让人感到成长中不断重复的悲剧意味,也让人想到自身,曾经你我也是如此成长,但你我终于改变至此。

   低徊感叹,由黄蓉的转变可以引发很多话,然而不想再说。



尹志平

   从前,对这个人物,我极端痛恨。也由此迁怒金庸,为什么要这样安排?

   今天,站在一个客观的角度分析,我非常佩服金庸的勇气。既描写了正派人士不能抵制的心魔,同时,在某种程度来说,是对世俗观念的一个更有力的打击,虽然这种打击是双刃剑,对杨过和小龙女来说非常残忍,但是,也更加表明了两人的真心,从反面把两人烘托得更加伟大。


武功

   要看过金庸的书才知道,原来武功可以如此练法,如此美法,如此用法。

   朱子柳的一阳书指,虽和《笑傲江湖》中秃笔翁的武功如出一辙,但就形象而言,秃笔翁自比不上朱子柳的儒雅倜傥,所以两种功法给人的感觉是不同的;杨过的美女拳法,单其出典已经让人心旷神怡,威力倒在其次;双剑合璧于旖旎中微含惆怅,因林朝英创此剑法时将一番深情掩在争强好胜之下,与王重阳本也是一对璧人,却竟然鸳盟难谐,诚是憾事;绝情谷中杨过将嵇康的诗句化入武功,想嵇康地下有知,也当叹为知音。

   而独孤求败的练剑法,实在有着大的哲理在里面,从紫薇软剑到玄铁重剑到木剑到无剑的这个过程,也正是人生进阶的过程。

   而我最欣赏的是在山洪和海潮中练剑的这种构思,较诸从毒虫猛兽身上悟得武学原理更有一份美感,无论是获得奇功秘笈,还是高人指点,终归面对的还是人,相比自然,人终究是太狭隘了,而师法自然,那真是将天地生生之气化入胸中,既成其高,也成其大,如此练就的,不只剑法,还有胸襟气度。
26 有用
2 没用
神雕侠侣 神雕侠侣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2条

查看全部12条回复·打开App

神雕侠侣的更多书评

推荐神雕侠侣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