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红日沉

文若
2019-09-03 看过

过去上学的时候老师说《儒林外史》是抨击了八股文禁锢思想,讽刺科举制度,那时候学的课文是广为人知的《范进中举》,中举前人人避之不及,中举后钱财滚滚而来,年纪尚小,对人情世故没有概念,读着只觉得是个幽默的故事,不觉得有多么高明。这一次完整看完,虽是三百年前的故事,却无疏隔感,这世道人情从来没有变过。 全书在二十四回鲍文卿进南京之前是士林群像,拟水浒传的写法,一个人物引出令一个人物,妙语不绝,一般选本所用的范进、严监生、匡超人的故事也在这前半卷,范进中了举人进入到了“士人阶级”做起老爷来,母亲看到突如其来的家财一笑而死,这富贵半点没享受到。严监生一生节俭,心头疙瘩是自己的行二身份,所以到死都忌讳这个“二”字,灯芯不拔掉一根不肯闭眼,万贯家财在死后也被严大占去。娄家的两个公子哥附庸风雅,被张铁臂骗了一点都不冤,杨执中这种浅薄、贪利、自己没能力却只怪社会的人到现在依旧不少。马二到杭州和之后匡超人的故事有游记感(不太明白那个送钱给马二的老骗子图什么,花这么高成本骗人。)匡超人是作者颇费心力刻画的一个人物,大孝子到冷酷官僚的转变,读之令人唏嘘。牛浦冒名事后转鲍文卿线故事进入南京城,南京是吴敬梓长居之地,作者对当地风情着墨极多,故事后半段也以南京为舞台。 鲍文卿的养子鲍廷玺被领养时看中他是“正经”人家的儿子,不愿让他做下九流的行当,用心宠着这干儿子。文卿也是通人情的,在官宦面前都可以卖卖面子,称一句“老友”。廷玺却学不到养父的处世方法,文卿死后廷玺先娶悍妇又被赶出家门,本来以为可以依靠的亲哥又死了,自己成为四处打秋风的人物,文卿一心想让养子成为“正经人”却终将没能如愿,儿子和他一样继续带戏班过活。杜慎卿、杜少卿、庄绍光这类人是作者理想化的人物,庄征君陛见嘉靖的时候我心中还嘀咕:道长不是不见客吗? 萧云仙故事读之有武侠小说的味道,汤镇台是老子英雄儿混蛋,这两员武将都是文官政治下的牺牲品。沈琼枝是全书中最耀眼的人物,明清时代写出这样具有独立人格的女性着实不易。五河县的故事没有前面有趣,贵县风俗真多……饿死亲女为了一个名节的事令人恶寒! 杜少卿是吴敬梓在书中的投影已是多数人的共识,故事在进入少卿线后似乎也变成了作者本人的回忆录,故事越后人越散去,到结尾泰伯祠破败,雨花台日落悲凉。小说后半段讽刺力弱了很多,读起来没有前面好看。身为南京人看到各种熟悉的地名出现在书中十分亲切,等周末空了也要去东水关走一走,去看看秦淮之景。

6 有用
0 没用
儒林外史 儒林外史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儒林外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儒林外史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