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企业家的早年教育1 全球半导体产业第一巨头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

曹文景
2019-09-03 看过

台积电张忠谋在台湾产业界的地位与华为任正非在大陆企业界的地位相仿佛,由这位科技巨子统领的台积电重塑了全球半导体产业的格局,而台积电技术壁垒之深从其利润犹胜华为、阿里、腾讯一筹可见一斑,张忠谋先生的璀璨人生之路值得深究,而他撰写的《张忠谋自传》更是独树一帜,不像多数企业家传记那样着重于渲染个人奋斗,谦逊的张先生在书作中着力揭示环境特别是教育氛围对己身的深刻影响,足资教育人士研究。

中日战争如火如荼之际,张父断然舍弃分行行长之位,离开繁华的日占香港,辗转大半个中国,穿越战线,返回国统区。父亲这种果于抉择,大胆冒险的精神大约深深植根于张忠谋心底,促成他日后一次次大胆抉择,特别是四十年后舍三把手之高位,离开如日中天的德州仪器,返回彼时科技产业不成气候的台湾。

共军势如破竹、国军溃不成军之关头,人心惶惶,企业界人士也在做是去是留的艰难抉择,身为银行中层不在资本家之列的张父与良友探讨再三,最终舍弃自己用半生积蓄买下的上海洋房,离开大陆,定居香港。正是这个抉择才令一代大才不至埋没于社会的大潮之中。

本属中产的张父因半生积蓄置办的洋房市价一落千丈而余财不多,但他重视教育,重视教育的品质,认为彼时的香港大学无甚足观,决意送儿子留洋;又所幸膝下仅有一子,仍能勉力支撑他一年留洋学费,由是才有了张忠谋改变命运、大展身手的机会。张父数年后亦以年近五旬之身入读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有父如此,其子可知!

对于专业选择,张父认为大陆再难有自由行商的条件,若欲谋生,只能去学工科。但交大毕业又有哈佛博士学位的三叔另有高见,认为侄儿应该有一个缓冲时期寻找人生的兴趣所在,与其直接入读专长理工的麻省理工不如先读各科全面的哈佛。此外,根据书中描述,张忠谋虽毕业于名校南开中学且成绩优异,但此时也不见得力压群雄,想来身为哈佛校友的三叔的推荐信大概为其录取助力不少。

哈佛期间,本就爱好文科的张忠谋醉心于人文学课程,从古希腊荷马史诗到近世萧伯纳的剧本靡不揣摩于心,深以研读莎士比亚戏剧为乐。从自传的流畅精炼、直抓要害可看出他着实下了一番大功夫,往往寥寥数语就传神地点出了时代的风貌、地域的文化、企业的风格、同侪的个性。

试举一例。“西岸的加州气候四季如春,居民倾向于户外生活,例如加州住宅多数以与自然融合为原则。人口密度低,人人有汽车,享受充分行动自由。这种气候带来的户内、户外生活自由,以及汽车给予的行动自由,影响到加州的工作、生活习惯。加州工程师是最不受传统上班观念束缚的,一般说来,他们的勤奋不下于美国其他地方的人。他们可以在工厂里工作到深夜,但不愿早上准时上班。他们愿意在家里、在球场上、在游艇上深思工作上的问题,但不愿承诺每周必须工作若干小时。对上司,他们的态度比较随便、甚至倨傲。他们忠诚的对象是工作,而不是上司或公司。对待遇,他们的态度相当现实,会斤斤计较,而且大部分年轻人有一夕致富的梦,因此他们的流动率也较其他地方为高。他们缺少纪律,但富有活力;缺少对人对组织的忠诚,但不缺乏对专业的投入。这样的人才,如能善为引导,可以成为富有创意和动力的一群。如领导不好,就是乌合之众。”(三联版p149)

人文学科造就了他知人论世的洞察力,这种能力转嫁到企业经营上则成就了他一生的商海传奇。他也为此一生感怀哈佛一年的学习生涯,称之为“可带走的盛宴,随时享受这盛宴给我的知识想、兴趣和体会。即使时地的变迁有恍如他世之感,但是这个盛宴仍不失其新鲜,我仿佛仍置身于丰富多变、精致迷人的气氛中。”

同时,才华横溢、兴趣广泛的哈佛学子不像一般高校的大学生仅仅热衷运动和社交,音乐系的同学带他听交响乐、看歌剧,政治系的同学找他谈论中国趋势,艺术系的同学和他一起逛艺术馆。这种由兴趣和求知心而生的交往自然而然地消融了异族间的文化隔阂,让张忠谋置身异乡却如鱼得水,广交天下友朋,不像一般中国学生那样始终局限于华人的小圈子内不能自拔。这大约也是他日后在德州仪器与同事合作无间,且不受华裔职场天花板限制的原因所在。

为谋生计,张次年转入麻省理工读工程,在这座全美公认的理工第一学府习得了谋生的本钱,但在此过程中亦感到自己对工程始终无法燃起真正的热情,同时感到同学虽然用功很勤,但较拘谨,且兴趣较狭窄,很少予人才华横溢之感,与之聊天甚是乏味。而两次考取博士失败,更是让他彻底领悟到学术研究绝不是他要走的路。

虽然彼时华人多走研究路线,虽然以麻省硕士之身转读他校博士当稳操胜券,但张忠谋既然已明己短,便决意别开生面在试图产业界开出一条人生大道。备选方案主要由两个。一个是家喻户晓且规模在全球企业中排名前十的福特汽车,一个是名头不响但正在开辟半导体业务的家电公司希凡尼亚。因为后者的工资高于前者1美元,勇气可嘉的张忠谋致电福特要求加薪,却遭人事经理冷淡回绝。张恼羞成怒之余反向思考,去福特固然职业有保障,但自己岂是不敢冒险、畏首畏尾之辈,且后者也许发展会很快,有更多的成长机会。张忠谋在人生节点上大胆抉择,由此踏上了产业革命的大潮!而张昔年入读哈佛是三叔建议,面试家电公司亦是三叔提议,有此前辈,实是人生至幸!

希凡尼亚虽然资金充足,但半导体部门的主管都由电视、真空管等部门抽调而来,都是些中年以上而科技基础不甚扎实的半导体外行,虽然基层的青年奋发有为,但业务始终不上轨道;反倒是上下层皆为内行的新起小公司德州仪器引行业风气之先,威名日震。于此同时,学生时代研习工程而非半导体的张忠谋通过沉心自学渐渐成为公司内外小有名气的半导体专家。公司的兴衰和个人的成就让张深深意识到南开中学校训里“日新月异”四字的重要性,是以终生保持学习状态,二十年后张在德仪的高管同僚因事务繁多而专业日疏终致企业由盛转衰,而张却凭借这种学习状态始终屹立于科技业的潮头并一再书写人生的新篇。

因上层不力而萎靡不振的希凡尼亚却让下层背锅,抗议无效的张忠谋被迫向两位热情而干劲十足的下属转达裁员指令。事实上,这些带在朝气和天真,认为凭努力和热情就能成功就能受到奖励的青年其实是公司内最富有活力和干劲的生力军。一道裁员命令不仅带走了他们的职位,也带走了青年们不可复得的天真和热诚。在泪水中结束的两次会谈无疑给张上了一堂刻骨铭心的管理课程,他在日后的管理职务上一直无比珍视青年的天真和热诚,从台积电第一次退休的他听闻继任者解雇一位过往表现出众但因太太生产而在工作上不能随时待命的青年下属时立刻决定高龄复出并罢免栽培十年的继任人。

无法认可公司决定的张随即辞职,投奔千里之外的德州仪器。如果说哈佛赋予了张深厚的人文素养,麻省给予了张出色的专业技能,那德州仪器则授张以商道精髓。

相对于希凡尼亚的老态龙钟,德仪周身焕发着青春气息,员工几乎都在四十岁以下;整个公司活力四射,走路的速度似乎也必希凡尼亚快一点,背也挺得直一些,员工常常自愿加班,疲倦简直是听不到的形容词;失败从不被接受,挫折可了解,甚至同情,但受挫折者必须振奋重来,如再有挫折,就再重来,直到成功为止;企业内高度平等,高管没有专属车位,没有专属餐厅,常常主动找基层员工谈话;用人上极度重视技术水平,即使是生产线领班也要有理工学位,营销、财务、行政人员也优先考虑有半导体知识者;领导注重技术,自有上行下效的作用,疏远技术的管理人员也赶紧补习,张主持的补习班上级主管除了出差一课不拉,而且坚决要求张布置课后习题;无论职位高低,人人都乐于提建议,即使建议多次不被采用,依旧连续不断表达意见;无论职位高低,人人自视为团队一份子,即使作业员也为良品率不高而沮丧难受,也为良品率的突破而欣喜若狂;开风气之先,对普通员工给予大手笔的奖金花红;研发部门经费由业务部门直接供给,使得研发人员积极满足业务部门的需要,研发和业务结合成一个生命共同体。总而言之,德州仪器正是张忠谋日后草创台积电时参照的经典范本。

愿不遗余力投资于人的德仪送张忠谋去斯坦福攻读半导体博士学位,因为知道所学将用在何处,张的学习劲头数倍于麻省理工时期,同时异军突起的斯坦福就近从湾区招募到一批半导体业界泰斗出任教职,教学内容紧跟工业界步伐,张忠谋由此得以于两年博士期间完成知识体系的更新换代,一代科技巨子只待展翅高飞。而公务缠身的作者也在此处搁笔。

9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张忠谋自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张忠谋自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