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的无可奈何

暂停
2006-05-17 17:25:32 看过
第七篇离娄(上)第18节的大意是,孟子和公孙丑谈如何教子。孟子认为君子不自己教育孩子是因为形势不允许啊(“势不行也”)。因为教育人要用正道,但这世道有时候正道的确行不通或者这小兔崽子就是不上进,于是父亲就会很愤怒。而孩子会说,老爸你让我学走正道,自己却不按正道行事,这样父子反伤了感情。孟子最后总结:所以古代的人啊,都是易子而教,换着孩子折磨,父子之间不用大道理来互相要求,求全责备就会产生隔阂。
这有什么问题吗?我觉得有问题。这个小段落中隐藏着儒家学说的一些根本矛盾。1、人伦与道理的矛盾,包括理与孝的矛盾,亲近的人之间不能以善相责的矛盾(中国文化的“圈子”问题,圈子内外标准不同);2、先验的人性善论与现实中正道常不易行的矛盾;3、个人理论宣讲与实际饯行的矛盾。
其中反应出的儒家的教育心理学,为了保证教育的成效而强调维护教育者的权威。父教子最大的问题就是儿子熟悉父亲的行事风格并可随口举例反驳,这种在其他教育模式看来可能具有亲切交流优点的方式,在儒家教育者看来,显然是不利于宣讲道德律令的。
在告子(上)第8篇,孟子说,仁义之心应日夜勤修,“夜气不足以存,则其违禽兽不远矣”,大概就是说夜晚修身建立并护持的仁义善念,早晨醒来就开始被消磨,白天的所作所为让夜晚勤修的进步损失殆尽。最后,孟子的总结是仁义之心要经常护持、不断培养。
有什么问题吗?我觉得问题在于白天我们应该怎么办。我们对白天那些消磨善念的行为该如何对待?当年在公司混时,痛感白天堕落,夜晚清醒,看来分裂的人生从孟子时代就开始了,似乎是有自我要求的人在与社会交往中的必修课。
而问题不在于个人层面,而在于孟子完全清楚人们在白天的行为有诸多不合仁义之处,甚至是对善念的消磨和戮伤,但却没有给出解决白天问题的钥匙。即,在社会化的领域内,儒对如何规范复杂的社会生活缺乏理论,也就是说,儒无法解决人性中恶的、自私的、欲望的一面造成的问题。对于这些部分,宣讲道德律令和礼法显然是无效的。因为即便是君子,也要易子而教啊。
1 有用
2 没用
四书全译 四书全译 7.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四书全译的更多书评

推荐四书全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