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的宗教性

暂停
2006-05-16 17:25:31 看过
既然读孟子,人固然是要精进些的,负责任一些,文学地说,叫勇于担当。然而现实情况却复杂,这个孟子他老人家也清楚,所以不知是自我总结还是指点后辈,介绍了生存压力下几种可以权宜的做法,大体上,就是只要面子上过得去,即使没上岗出工,去领份政府救济也是可以接受的;对于诸侯、大臣们摆到眼前的难题,也会用点文字障眼法或是近于诡辩术之类的技巧过关。随后解释起来还是满嘴道理,让人觉得他老人家有点可爱。
然而,越看越是觉得,后世所行之儒,于孟子之说饯行最少。对统治者“率兽食人”的行为,他老人家的批判火力还是够猛的,今天看了仍觉有胆有劲儿,如果不是担心读者的古文水平看了根本没感觉,用到新闻评论里倒是恰当得很。所谓的“中国式民主”,也全赖挖掘孟子的东西。孟老估计也没想到,他那从没实现过的理想、被儒生官僚们有意遗忘的血性,在当代反成为我们保卫中国特色、拒绝改变的资源。
而儒之被称为“儒教”,看来看去,也似乎以孟子之说最具宗教气质。其宗教性之根扎于性善说。孟子对人性善的诸多论证,以今人观之,漏洞颇多,难以立论,所以其对人性善的相信更像是无需理智论证、思辩的笃信,在《告子》篇中多有体现。
“心之所同者何也?谓理也,义也。”理与义,就是孟子眼中的普世价值。“仁,人心也;义,人路也。”世人当饯行义人之路。“今之为仁者,犹以一杯水救一车薪之火也”,杯水车薪而犹不止,是为孟夫子之宗教气质。
他认为,“中也弃不中,才也弃不才,则贤不肖之相去,其间不能以寸”,意即聪明贤良的才智之士如果厌弃不如他们的人,那么两者之间的差别就太小了,里面明显透露出一种超出普通人伦之道的对爱的信仰。类似的说辞在庄子中,记得大概有一句“类与不类,相与为类”,那意思即是无论事物或道理如何,只要可以放在一起比较、辩论,不就有相似之处,是同一类东西吗?怀疑论的气息扑面而来,无标准、泯分别的道如风而行,但随处流转,潇洒是潇洒,可也就无所笃信了。故孟子说,“人有不为也,而后可以有为”;而老庄则说,“无为而无不为”。虽然严格讲,说的不是一回事,但却可体现精神气质的迥异。
林语堂在《信仰之路》里认为“老子和耶稣在精神上是兄弟。耶稣说:‘我心里柔和谦卑’,而老子说:‘守其雌,为天下溪。’”我思来想去,总觉得就“谦卑”而论,林说似乎有理,但老子之谦卑,其实是一种智慧上的东西,而不是爱的谦卑,我更看中笃信与怀疑的差别。
不过,无论怎样解读,其实仅是角度的区别而已,只是一种读书乱想的乐趣,于理其实是当不得真的。有多接近,就有多疏远。或者可以这样说,中国的思想家们在各自的角度或部分蕴涵了宗教性的一面,但都还不是一种西方定义的宗教。
2 有用
0 没用
四书全译 四书全译 7.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四书全译的更多书评

推荐四书全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