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p大书中家庭对人物的影响(小远与长庚的对比)

顾大帅吹笛子
2019-08-31 看过

相信很多甜甜的老粉都会有这样的一种经历,每当看甜甜新出的文时,都会觉得里面的人物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当你慢慢看下来的时候,就会发现他们都各自有各自的特点 ,不像有些作者攻受的人设千篇一律。 本人杀破狼,大哥的比较多,今天主要评析一下这两本书中的人物。 我是先看的大哥在看的杀破狼,当时看杀破狼时,我就觉得小长庚跟和小远好像啊,当我深入了解的时候,我产生了一个疑问: 为什么小远会比长庚偏执? 小远和长庚同样都是在大概五岁之前一直生活在痛苦中。小远长期流浪在外,没有父母,没有教育他遵循的是最原始的兽类的生存法则,文中p大也多次将小远比喻成一个小兽。而长庚的主要痛苦来自于父母,长庚的童年和魏谦具有一定的相似度,胡歌尔大多数时候的行为都非常令人发指,但极少数时候的温情会让长庚这个渴望爱的孩子的感觉到温暖。 故事的开始小远和长庚里迎来了他们的人生的转折点。小远遇到了魏谦,长庚遇到了小义父。其实个人觉得,虽然小义父对长庚影响非常深,但最开始对长庚性格奠定基础。文中也说了:''徐百户是他多年来见过的第一个好人,虽然没什么能耐,但是宽厚温和,他的继父以身作则,第一次让长庚知道一个人是可以这样平心静气地活着的。''由此可见,小长庚之所以能在挖骨缠身的时候保持内心的平静,在对小义父占有欲越来越深的时候,淡化他的执念,徐先生绝对功不可没。 小远遇到魏谦,就像沙漠中的旅者看到眼泉水,他的眼里只有魏谦,虽然魏谦给了他温情,但这个时候的魏谦为钱奔波,一个14岁的孩子,却要挑起整个家庭的重担,说不怨恨是不可能的,自然的少了对小远的陪伴。作为长辈教育的缺失和小远内心根深蒂固的兽类的生存法则让他无法让视线从大哥身上移开,于是他来越狭窄,整个人越来越薄,再加上大哥对小远感情一无所知的状态,让小远更加痛苦,此时的小远是非常危险,压抑感情的一次爆发,就是一条人命的代价。 与此相比,长庚是非常幸运的,在一个三观树立最关键的时期,小义父无疑给他很多正面的影响。再加上与大师的游历让他渐渐学会放下。所处的地位不同,肩上的担子不同,而且乌尔骨,让他必须学会平静,学会克制,所以相对来说,长庚要没那么偏执。 杀破狼中有一段话我非常喜欢。 心有天地,山大的烦恼也不过一隅,山川河海,众生万物,经常看一看别人,底下头也就能看见自己。没经手照料过重病垂死之人,还以为自己身上蹭破的油皮是重伤,没灌一口黄沙砾砾,总觉得金戈铁马只是个威风凛凛的影子,没有吃糠咽菜过,“民生多艰”不也是无病呻吟吗? 世间所有愁与怨的消弭,大抵一边靠忘,一边靠将心比心吧。 确实,在小远出国留学回来,他才真正成长起来,虽然不能超脱狭义,但他却学会了如何排解。 佛家有一句话叫:''非断,非常''。我觉得形容p大的人物非常贴切,那些在p大书中,让我们觉得相似的人物就像同一个灵魂,在转世中,由于家庭的不同影响而呈现出了不同性格。 最后,希望甜甜书中的人物能够一直幸福的走下去。

说完了正经的,说点不正经的,难道就没有人觉得嘟嘟性格像是顾昀和长庚的结合体吗?

1 有用
0 没用
大哥 大哥 8.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大哥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哥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