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作为审美现象,生存和世界才是永远有充分理由的”。

白猿流过南方
2019-08-31 看过

补标,再补个当时瞎几把写的笔记 在我们尼采老哥哥那里,他把古希腊艺术的起源和本质归于人的日神冲动和酒神冲动。这两种冲动都是非理性的艺术冲动,它们的产生是因为古希腊人看清人生的悲剧性质而萌发的,目的是为了拯救人生。 在比他早一些的叔本华那里,叔本华觉得,世界的本质是意志,意志的核心是追求生存的强烈欲望。欲望无法满足,一个欲望满足了会导致更多的欲望,于是人生充满痛苦和挣扎。怎么办呢,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出生,然而“人最大的罪恶就是,他诞生了”。那可怎么办。 叔本华给了两条路,直接的办法是马上去死。如果一下子做不到,还通过佛教修行,归于涅槃,以六根清静达到绝对忘我和对求生意志的绝对否定。间接点的方法呢,是通过哲学的沉思和艺术的关照,在艺术关照那里打破物我隔阂,与天地万物合为一体,忘记欲望对自己的折磨和求生意志对自己的压迫。然后在那一刹那超越于万物之上,认识世界的本来面目和人生的真实存在。这种刹那了然是快乐的。 到了尼采这里,尼采说不行。 尼采承认了世界人生的悲剧本质,说了那句网红装逼大金句“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看清世界的本质然后超越它。” 尼采老哥从古希腊艺术那里发现,他们对抗人生的悲剧本质萌发了日神和酒神两种冲动。简单来说,日神冲动是关于造型艺术的,关于美的外观。给你在残忍痛苦的世界里,构造一个光明和谐的艺术世界。人们自己建造并欣赏这些优美,到那里驰骋享受,寻求从现实悲剧中解脱的宁静愉悦。但是日神冲动的本质状态,是“梦”,这些优美啊和谐啊,引导你超越现实去奔赴光明与美好的,不过是梦幻泡影而已。你当然可以到那里去逃避,但是你清楚地知道,嗨宝贝,梦而已,别当真啊,认真你就输了。回来吧,真实的人生等着你噢么么哒。 另一种是酒神冲动。酒神冲动起源于酒神狄奥尼索斯的游行仪式,据说人们在游行上唱着歌,高举着有生殖标志的权杖,然后在狂欢中忘乎所以忘记你我,放纵情欲打破一切禁忌,与所有人与自然融为一体。人们在交融中,在痛苦中,甚至毁掉自己的迷狂中获得欢乐。 尼采认为说,酒神冲动才是和世界本质相关,他代表着强烈意志,他不是要否定生命而是肯定生命。在沉沦中,在疯狂迷狂中,在打破隔阂与万物融一的过程中,人感受到了生命的存在,感受到了活着。在自我毁灭的痛苦中,感受到与悲剧人生的对抗,感受到对自我生命的控制,这种痛感和快感相连。 那么对尼采来说,为了活下去,我们需要用艺术这种谎言来掩盖某些可怕的真理,把现实世界艺术化,把人生的苦难化作审美的快乐,把个人的悲剧化作世界的喜剧。这就是悲剧给予人的“形而上的慰藉”,也是艺术对于人生的终极意义。“只有作为审美现象,生存和世界才是永远有充分理由的”。 以痛还痛,以沉沦报沉沦,自己演绎自己的悲剧。他不丧,他生机勃勃。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悲剧的诞生的更多书评

推荐悲剧的诞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