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一个鬼

蝌蚪
2006-05-09 08:16:21 看过
  张南庄真正无厘头,凭他这鬼话连篇也可知是个极辛辣有趣之人。海上餐霞客写的《跋》中说:“当乾嘉时,邑中有十布衣,皆高才不遇者,而先生为之冠”。他的生平所知甚少,但是想来一介布衣在野才子的人生又能如何呢,总是苍凉狂狷居多吧。

  先来讲个故事梗概:
  三家村的活鬼与雌鬼一对鬼夫妻老来无子,便摇船过那奈河,去到孟婆庄的五脏庙里求子。“那孟婆庄当初不过是一个小小村落,甚是荒凉,自从孟婆开了茶馆,那些闲神野鬼,都来吃清茶顽耍,登时热闹起来。”当然也喝了那出名的孟婆汤,味道平平,却也无碍。但那五脏庙却是讲信用,果然雌鬼便怀着鬼胎,生下一个小鬼来,名唤活死人。
  活鬼是个财主,有些张扬,便在这三家村势利场上起座鬼庙演场鬼戏来还愿。但是戏场上鬼流氓打架出了鬼命,乱中取乱,起庙的活鬼反被告上官府。鬼衙门的土地饿杀鬼乃是个财色全收的贪官,可把这当做大生意。收了许多鬼钱才放了活鬼出来,这活鬼又气又恨竟然就一命呜呼做了鬼里鬼!
  之后活寡妇再嫁,招了个小白脸刘打鬼做上门,刘打鬼吃喝嫖赌把老活鬼的家产折腾了个干净,活寡妇也气死啦。剩下一个小鬼头活死人成长的道路上磕磕碰碰,起初被娘舅形容鬼领回去养着还行,但是以后舅舅跑到外地去做总兵,活死人遭到舅母醋八姐的虐待,于是离家出走,路上遇到一个鬼道士帮忙,也顺手救了一个女鬼臭花娘,便做了温柔乡臭家的准女婿。但是活死人是个有志向的少年鬼,决心响应鬼道士的指引去找鬼谷先生学艺,于是和臭花娘依依惜别,继续上路。
  接下来事情就有点乱,阴阳界里鬼影瞳瞳打打杀杀。臭花娘逃亡路上女扮男妆,还被罗刹女捉了去。但是无巧不成书,从鬼谷学艺出社会的小青年活死人也被抓来,他俩联手作战把罗刹女结果了。但是兵荒马乱,往何处去呢?活死人说“目今各处只有黑甜乡里最为太平,不如同以那里去住几时,再作道理。”于是就下乡往黑甜乡一路行走。
  战乱波及鬼门关,总兵形容鬼抵挡不住,于是扑通一声跳河自尽,做了个尽忠报国的落水鬼。活死人施展在鬼谷里学的一身功夫,三下五除二,把个举反的大头鬼灭了,叫他做个空心鬼,死在地下。枉死城中阎罗王论功行赏,活死人臭花娘夫妻双双把家还,后来养了两个鬼娃,叫做活龙、活现。活家有后啦。
  故事讲完了。

  “综观此书,无一句不是荒荒唐唐乱说鬼,却又无一句不是痛痛切切说人情事故。”(刘半农《重印〈何典〉序》)但是这本小书最有趣的地方在他几乎可做江浙方言俚语考查样本。鲁迅先生云“谈鬼物正像人间,用新典一如古典”。
  手边这本《何典》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的1981年第1版,我边读边惊叹1981年我国的出版尺度就已这样放宽了。因为书中真正是满目脏字油嘴滑舌,俚语村言全无避忌。开场两句便是“放屁放屁,真正岂在此理!”它在当时不登大雅之堂可想而知,难怪钱玄同四处访求不得。而他是“一到书摊子旁边,就要摊下铺盖来安身立命,生男育女,生子抱孙”的“疑古老爹”。
  再细看一下,这本小册子原来收在《中国小说史料丛书》中,这个道理还说得过去。不过我想出版社的宽容多半也要归功于鲁迅先生的推荐吧。
  其实撇开别的不说,这本小书消磨的一下午还是很愉快的。比如读到轻骨头鬼的武器是“两面三刀”;而大头鬼打到城头见“有个铁将军把门”;活死人去买马,见门槛底下“露出马脚来”——后来才知是驴子。这些信手掂来的搭凑书中遍地都是。“便是信口开河的地方,也常能令人仿佛有会于心,禁不住不很为难的苦笑”(鲁迅《题记》)。
  此外此书吸引我的,是他有一个很拽的精神,便如刘半农说的:把世间一切事事物物,全都看得米小米小,凭你是天皇老子乌龟虱,作者只一例的看做了什么都不值的鬼东西。
  真痛快!


——————————————————————————————
  既然从世相的种子出,开的也一定是世相的花。(鲁迅)
15 有用
0 没用
何典 何典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何典的更多书评

推荐何典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