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丑陋而美丽的世界

Raistlin已被洗脑
2006-05-08 看过
暑假的冗长与平静磨平了之前那些“把感觉付诸笔尖/键盘”的激情与写字(我不敢称自己写东西是创作)的欲望,然而总是会有些东西在不经意间侵入你的骨髓,之后慢慢扩散,我们时常称这种感觉为“感动”。而这种“感动”,就是我之所以到现在还在动漫圈子里宣誓永远爱它至死不渝的动力与原点。

只要这种感觉还在继续,我就对它不离不弃。

当这个世界疯狂的时候你是不是也要选择与它一起走向毁灭?

当这个世界已经叫你彻底失望的时候你是不是选择绝望?

如果让你重新选择,你是不是选择冷漠地俯瞰众生?

这个世界究竟是美丽还是丑陋?

这些的这些,你能不能说得清??

高桥努的《地雷震》是一部成人漫画,因为它里面包含了太多阴暗的内容,在高桥努的笔下,有着精神式的压迫感,每一间屋子都隐藏着黑暗与阴谋的气息,人们永远有着漠然的眼神紧闭的嘴唇,之后高傲地享受堕落,那是一种歇斯底里的无力与疯狂。

如果高桥会安排一个喜欢弄乱头发穿着长长风衣走在街头做孤寂状的颓废男子当主角我是不会奇怪的。

但是他偏偏选择了那个叫饭田响也的男人。

他有着棱角分明的脸冷漠犀利的眼,他常常把HOPE牌子的香烟咬在嘴角时不时露出狡猾的笑。

他是这个世界的审判者。他是这个社会的旁观者。

他还是一名,警察。

我见过为贯彻信念义无返顾以命相博的警察,如松田阵平;我见过为枉死的战友报仇不惜抛弃自尊抛弃幸福的警察,如立花响介;我见过喜欢对当今警察制度以及政治极度讽刺不屑的警察,如药师寺凉子;我见过哪怕与现实撞得头破血流也不会改变其立场的警察,如青岛俊作……我见过太多太多的警察,却惟独没见过饭田响也。

他会对想和他一起回国的混混说“象你这样的人无论到哪里都是人渣”,他会用极端卑劣的手段使犯人招供,他会微昂着头眯着眼睛不动声色地开枪。

那个充满诱惑的都市每个角落都蕴藏着罪恶与肮脏,饭田与他们呼吸着相同的空气,却扮演着与罪犯完全不同的角色。

“我明白了,你根本不是什么警察,你根本没有血泪,你和我们是一样的!”其实这样说饭田并没有错,他就象一个无血无泪的神,站在高高的云端斜着眼睛观看这个世界的悲欢离合。

他握枪的手不会动摇,他开枪的时候嘴角从不曾抽动。他并不是什么救世主,也不是厌世嫉俗者,他仅仅是看着,听着,之后浅浅牵动着嘴角不露声色。他不爱别人,也不爱自己。或许他的爱已经因为他的冷漠而显得生硬到难以体现与表达。他被冷漠包裹,他的本身就是一种凌驾于所有罪恶的“恶”。

然而我还是能看到他的愤怒。


八角殉职时他用手抓起黏糊糊的血面无表情,却在和上司成田留下一句“如果我不能回来的话,你就帮八角的孩子取名字”之后独赴黑帮,成田负伤时他用脚狠狠踢了一脚桌子眉宇间满是杀机与仇意,他时常在电话的另一端瞪着眼睛告诉江理子要小心语调却依旧平静,我始终相信他把朋友看得比生命重要,只是他那种强烈的漠然使人不敢接近,没有人了解他他又怎么可能有朋友?

或许他早已习惯孤独。

我还是能看到他的宽容。

九岁的人再聪明再成熟也终究是孩子,他们所谓“主张我的存在”与“改变这个世界”终究不过是孩子般的任性,即使那名叫小池彩的女孩子再厉害在罪犯的枪前也会哭得惊慌失措,电梯后的饭田冷峻地抬起手中的枪连连扣响,这时小孩子才知道原来人的血液可以这样滚烫,死亡的感觉竟可以如此让人恐惧。

“人死亡,小孩生长,都是现实生活的一部分,如果你不喜欢这样的世界,就自己去改变。”孩子“哇”地一声哭倒在饭田的身前,那一刻,他有着释然的脸。

我还是能看到他的悲伤。

八角殉职的噩耗传来他的表情饱含痛苦,他突兀着双眼颤抖着眉毛,成田去世的时候他一个人坐在成田的身边默默吸烟,对于他来讲,八角是他的兄弟,成田是他的父亲,他所有的感情波动都是因为他们而起而灭,我从不曾见过会笑着问八角妻子“由佳利是喜欢男孩还是女孩”的饭田,我从不曾见过会对成田退休之后安逸的生活露出舒心笑容并且喜欢调侃玩笑的饭田,或许饭田并没有“拥有”与“失去”的概念,但是他却懂得什么叫“保护”与“珍惜”。为了他们,他即使牺牲生命也会甘之如饴。如果真的如《速度》那一节故事里的犯人所说饭田是个面对搭档惨死也不流一滴眼泪的无情之人,或许饭田可以活得更轻松。《地雷震》的最后,饭田握了握被阴错阳差移植到一名罪犯身体内的墩子的心脏,咬着眼攥了攥拳头之后把背影消失在迷离的午后阳光中,没有结尾的结尾。

“饭田先生,我想知道在你心中死亡意味着什么?”

“……是败北。”

这个世界很丑陋,因为有太多的人各自为政,不乏用别人的生命与鲜血见证自己的存在满足自己欲望的存在,疯狂的政治家,狂妄的小孩子,迷失的少年少女,心理扭曲的摄影家……此间的饭田嘲笑这个世界,旁观这个世界,但他终究不是神,他是一个人,他也会面对莉莎“为什么没有结婚的打算”的提问牵动着落寞的嘴角回答“会对不起那些死去的人”。他也会在莉莎被警察射死之后用衣服盖住她的脸只因为她那一句“如果要射击请不要瞄准我的脸,因为我是个女人。”

滚滚红尘不是人能躲得过,即使你用冷漠包裹。即使仁理信义样样缺乏,你是一个人的事实终究不变。

即使是这样,我想饭田依旧会相信着这个世界,因为除了相信,我们一无所有。

毕竟因为有抱着“相信”心理的人的存在,这个世界仍旧美丽。

这点我相信饭田也知道。
1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地雷震(6)的更多书评

推荐地雷震(6)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