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欢喜》编剧黄磊谈育儿:父母比孩子更需要成长

熊宝与世界相处
2019-08-23 看过

最近,电视剧《小欢喜》热播,它聚焦亲子关系、高考陪读、早恋、性教育等热门话题,引起了广大网友的共鸣。

“太真实了!”朋友感慨说。母亲宋倩对女儿念叨“我都是为了你好”的口吻,父亲季胜利愤怒之下扇儿子的耳光,还有母亲童文洁无视儿子的兴趣,坚决阻止他报艺考的固执……都是中国式家长的缩影。

“身为父母,我们有很多陋习,有很多错误的观念。”编剧黄磊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

是的,孩提时代的我们,也曾吐槽父母的专制、死板、急躁、控制欲强……

可是一转眼,当初在父母权威下长大的我们,如今又变成了孩子的权威。一代又一代,父母和孩子之间总存在着那么深的隔阂。

是时候跳出这个教育怪圈了,黄磊说:“父母要自己长大了。”

为了帮助父母成长, 美国著名心理学家托马斯•戈登博士在1962年开设了P.E.T.训练课程,并写成《P.E.T.父母效能训练:让亲子沟通如此高效而简单》

这本家教经典经过半个多世纪的使用验证与推广,备受赞誉,影响了全世界50个国家的数百万家庭。比尔·盖茨的父亲在接受采访时,声称从P.E.T.训练学到了人生中最佳的建议之一。

戈登博士因此被誉为“沟通之父”连续三次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历史上仅有2位心理学家获此殊荣,另一位是蒙台梭利女士。

学习《P.E.T.父母效能训练:让亲子沟通如此高效而简单》这本不受时代限制的教程,你将获得三大沟通技巧:“积极倾听”“我—信息”“双赢法”,让亲子沟通即刻产生效果,不管你的孩子是刚会走路的幼儿,还是反叛的青春期少年。

一、孩子有困扰的时候——用“积极倾听”接纳孩子

积极倾听是专业心理咨询师经常采用的、治疗性的沟通技巧。父母通过学习,也能掌握。

当孩子的内心产生某种想法,感到困扰或者遇到了问题,他就会开口与父母沟通。这时,父母要积极倾听。

比如,孩子饿了,会问:“爸爸,晚饭什么时候准备好?”
而爸爸接收到信息后,就会对信息进行处理,加以理解。如果他理解有误,认为孩子是想快点吃饭,方便待会出去玩,两个人就会出现“鸡同鸭讲”的情况。这怎么办?
爸爸可以把自己的理解“反馈”给孩子:“你是不是想快点出去玩?”
然后孩子就可以告诉爸爸,他的理解是错误的:“不,我是说我饿了,希望晚饭早点准备好。”

这整个过程,“爸爸收到信息——加以理解——反馈”,就是“积极倾听”。

积极倾听需要倾听者放下他自己的想法和情绪,专心接收孩子的信息;他必须把自己放在孩子的位置上,这样才能听懂孩子想要表达的意义。

当孩子听到自己的信息被准确返回,他就明白自己被理解了,从而产生“被爱”的感觉。这会影响孩子,变得更愿意倾听父母的想法。

同时,积极倾听能传达信任感,“把球留给孩子”,他会开始分析问题,最终找到建设性的解决方案。

二、孩子行为不良的时候——用“我—信息”来表达

假设朋友来家里做客,不客气地把脚放到了新椅子的坐垫上,你会发出哪个信息呢?

我想,应该没有什么人会选择 A“你—信息”。

因为我们不会对朋友发出命令、劝诫和威胁,告诉他“你必须”“你应该”怎样做;我们尊重朋友,并且相信,一旦我告诉他问题出在哪里,他就会做出体谅我的行为。

但很少人会这样尊重孩子。身为父母,我们每天都向孩子发出 A 信息,让孩子感到被压制、被控制,从而产生抗拒心理。

因此,如果父母希望孩子改变不良行为,就应该像对待朋友一样,发出B指向“我”感受的“我—信息”,让孩子感受到尊重和信任。

“我—信息”包含三个部分:

对孩子不良行为的客观描述 + 父母对不良行为的感受 + 不良行为对父母的影响

比如前面那个例子,父母可以这样说:“你把新椅子的坐垫踩脏了,我感到不开心,因为待会我得花时间去洗。”

发送“我—信息”,不太容易激起抵抗。它能够告诉孩子,你相信他会尊重你的需求,信任他能够用建设性的方法处理当前的状况。

“我—信息”是坦诚的,它往往也能影响孩子发出“我—信息”。当父母与孩子学会对彼此开诚布公,他们就建立了一种真正亲密的关系,不再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如果父母用“你—信息”作为交流的开场白,就不可避免地向孩子发起攻击,谈话的双方会交替地进行防御和攻击,最后两败俱伤。

《小欢喜》里,母亲宋倩和女儿英子的冲突围绕着报考大学志愿这个矛盾不断升级。冬令营报名,英子没有按照母亲的要求报清华,而是偷偷报了南大。宋倩发现后,怒不可遏,双方爆发了一场冲突。

撇开英子不论,我们单看这场冲突中,母亲宋倩的失职之处:

1.她一开始就发出攻击性极强的“你—信息”,引发了战争。

2.之前跟英子的沟通,她没有做到积极倾听,并刻意无视了女儿发出的“想上南京大学”的信息。

3.最重要的是,在这场母女的需求冲突中,她强硬的态度,等于告诉孩子:“你做的事使我无法接受。因此,唯一的解决方案就是按照我说的去做。”

这种利用权威,企图控制和指导孩子的做法,实在是太真实了!生活中,家长们太爱说“我知道什么才是对你好的”,或者“等你长大,就会明白我们有多正确”这些话。

可是,孩子会怨恨那些控制自己需求,对他使用权威的人。就像农民怨恨地主,工人怨恨老板,孩子也会怨恨父母。

这种怨恨使得亲子冲突更加剧烈,有时甚至会毁灭一个家庭,北大学子吴谢宇弑母案就是一个例子。那么,有没有办法让父母和孩子都成为战争的胜利者呢?

三、亲子冲突的时候——用“共赢法”解决

有,戈登博士回答。比起“非赢即输”,共赢才是家庭冲突的正确解法。

什么是“共赢法”?

简单来说,就是父母和孩子在面临需求冲突的时候,双方以平等、互相尊重为基础,共同寻找、选择一个能令双方都欣然接受的解决方案。

这样,在确定方案后,不需要再去说服谁接受,因为双方都愿意接受它;不需要使用任何权力来迫使谁屈服,因为没人有异议。

以《小欢喜》中宋倩和英子的冲突为例,我们来看如何使用“共赢法”。

1. 邀请孩子

清楚明白地告诉孩子,你希望和他一起,寻找一个“父母和孩子能共同遵守”的解决方案,让双方的需求都能得到解决。

2. 确认双方的需求

这是“共赢法”中最重要的步骤,需要父母和孩子敞开心扉,了解自己和对方的需求。这很不容易,因为我们常常分不清楚“需求”和“解决方案”。

在区分“需求”和“解决方案”时,需要用到积极倾听,同时问自己或孩子“这对我有什么好处?”“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比如,英子说“想上南京大学”,这是一个需求还是解决方案?
妈妈可以问英子:“上南京大学对你有什么好处?”
可能出现的答案是:“我可以跟最好的老师学天文学。”“我可以离开北京,过独立自主的生活。”很明显,这些是潜在的需求,那么去南京大学就是解决方案。

父母和孩子需要明确地表达自己的需求,述说自己的感受,以及感受有多强烈。

这时,发出“我—信息”就非常重要。妈妈可以说:“我想跟你一起生活,如果不能照顾到你,我会非常担心。”但是要避免拒绝或者责备孩子的信息,例如:“你太自私了,完全没想过妈妈的感受。”

3. 找出多种解决方案,列好清单

经过讨论,妈妈和英子可以找出多种解决方案:

在微博上,妈妈宋倩的扮演者陶虹老师也提供了一种解决方案:

4. 评估备选的解决方案

排除父母或者孩子(出于任何原因)无法接受的方案,从而把范围缩小到一两个。

讨论时,父母和孩子都要坦诚地说出自己的感受:“我不认为那个解决方案对我很公平”或者“它无法满足我的需求”。

5. 确定最合适的解决方案

当以上步骤顺利完成,双方开诚布公地交流各自的想法和感受之后,一个明确的最佳解决方案就会浮出水面。

6. 执行方案并追踪评估效果

最终决策并不一定都是好的决定。如果执行一段时间后父母或孩子感到不满意,可以进行调整。

这就是实行共赢法的6个步骤。

“如果找不到大家都接受的解决方案,那该怎么办?

这是父母们最担心的一个问题。尽管有时候的确会碰到这种情况,但实际上,极少有无法找到解决方案的冲突。如果陷入僵局,通常是因为亲子之间仍然保有“非赢即输”的权力斗争的思维模式。

最后,我们来回顾一下P.E.T.父母效能训练的主要内容:

在“科学育儿”的焦虑中,父母们总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孩子不按时睡觉怎么办?”“不好好吃饭怎么办?”“老想看电视怎么办?”他们期望着专家分门别类地给出“最佳解决方法”。

但《P.E.T.父母效能训练:让亲子沟通如此高效而简单》的作者戈登博士认为,没有 “最佳解决方法”,因为不会有一种方法适合所有孩子;父母们只需要学习共赢法,就能找到自己和孩子都满意的解决方法。而这样的方法,是独一无二的。

这与《小欢喜》导演汪俊的看法不谋而合:“教育是个特别宽泛的话题,没有绝对答案,还是要因材施教,因人施教。

是雄鹰,就应该放到天空翱翔;是鱼儿,就应该送回海里畅游。父母应该帮助孩子成为他自己,成为一个独立的、独一无二的个体。

爱,是“如其所是”,而非“如己所想”。


我是小熊姐姐,教育工作者,专注儿童教育。喜欢我的朋友可以关注我的头条号或者微信公众账号:教熊宝与世界相处,共同探讨教育问题。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P.E.T.父母效能训练的更多书评

推荐P.E.T.父母效能训练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