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舞!舞!舞!》的旅程

南。
2006-05-07 看过
一部<舞!舞!舞!>从冬天看到春天结束.
过程自然不如看<挪威的森林>时那般流畅.

完整地看完小说之后再回过头去读羊男对男主人公说的那段话,仍然只能领会七八分意思.

要不停地跳舞,在音乐结束之前.
要跳得让人心悦诚服.

在光怪陆离的世间,我们一直在扮演的究竟是自己还是别人.
五反田扮演的别人比真实更接近完美.但那终究是一种伪装.
然而他却是靠着这一点让自己的内心与外面的世界连接.
书中的"我"一直在思索自己的连接点在哪里.于是一直"静等"事件地发生.当然,所谓的"静等"是主观的,即使什么也不做,命运之轮依然会推着我们向前走.
最后,"我"觅得的答案似乎是死亡.

而雪,我一直无法在脑海中勾勒出她的样子.尽管作者有过关于她气质的描述.她能感受到旁人无法触及的气流,关乎生死,甚至更为深远的东西.
大约在小说快要结尾的时候,雪看到五反田主演的电影,感应到他杀害喜喜的真相.直到那时,我依稀可以看清这个女孩除了倔强之外,应当有着略带神经质的面容.但却是安静而干净的那种.与年龄无关.

记得第一次看<挪威的森林>是17岁,已经记不清当初是否完整地看完了.即使有,过程应当也是艰涩的.当下22岁的我是一口气将它读完了.
而<舞!舞!舞!>,我很庆幸不是在17岁的时候读到它.
我想,真正读懂并喜欢它的人,一定经历过深重的迷惘与惶惑,或者,正在经历着那样晦涩而不可名状的旅程.

29 有用
9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4条

查看全部14条回复·打开App

舞!舞!舞!的更多书评

推荐舞!舞!舞!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