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评

若存
2019-08-22 17:53:01 看过

前日偶见启先生杂书墨迹一册,浏览一过。其中有跋《圣教序》云:“一九七六年六月五日至十六日临一通。自廿二岁初见此碑后,不时临习,但从未临成一通。临得一通者,应自兹计,吾年六十五矣。启功。”因念此书亦自十五六岁时即曾略事翻检,而始终不曾通读,遂又借出,以一日之力,自首至尾细读一过,不免重有感焉。

大约启先生后来涉世既深,不得不以假面示人,使人误以其一团和气、仅善于调谑而已,其实大不然。观此书,可知启先生其实是一有棱有角、爱憎分明之人,甚至可以以“叛逆”形容。不论是贬抑金石、秉持师笔不师刀之旨,抑或是排斥松雪、力主结字重于用笔之论,若非今日启先生享有大名,恐他人每以妄语视之。其间评骘翁方纲、刘墉、阮元、包世臣以下,以至何绍基、康有为等人之语,无不如机枪扫射,如云翁刘二人乃“抟土揉脂”,以阮元为“指鹿为马”且号称学人之达官,又如笑康有为《广艺舟双楫》谈书而不及文章,实为艺舟单橹,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其间是非暂置不论,仅以快人快语而论,亦足令人解颐!

至于阐论其书学旨趣者,则以一一、七九两则为要。前者自述由唐人写经而悟楷书起落使转之法,后者则申明于石刻见解之变,简言之,即取其间架而舍其点画也。其他如品评书家高下、辨析书风递嬗,皆本此而出,其间于杨凝式、吴说、倪瓒、八大山人、恽寿平诸人皆推崇备至,可见趋向所在。

进而言之,此书所论亦不仅限于书法。如云“凡百艺能,不老不成,过老复衰,信属难事”(137),施之书画皆可。又如论乾隆书风云“其时政成财阜,发于文艺,但贵四平八稳”(174),复引王翚所画为俗所移以相发明,末云:“至于方苞古文之为化妆八股,王士祯诗歌之为傀儡圣诞,其理不难推而得之也。”(174)更由书画旁及诗文,而观其相通之理,颇可玩味。故此书虽名为论书之作,不妨以谈艺之书视之也。至于其文字,骈散兼行,亦庄亦谐,乃有坡谷题跋遗韵,更无论矣!

要之,此书自注实乃精华所在。而所谓百首绝句,诵读一过,仅最末一首“先摹赵董后欧阳,晚爱诚悬竟体芳。偶作擘窠订壁看,旁人多说似成王”,为尚有余味,其他大多平平,乃至有语意复重之处,如评怀素“笋铭俱佳可迳来,明珠十四迈琼瑰”,至评周越则云“子发书名冠宋初,流传照乘四明珠”,相去不过十余首,亦未免太相似,视为附庸可也。

此书所选,乃启先生八十年代初病后所作,其时腕力渐弱,时有败笔,并非上乘,七三评鲜于枢书云“点画似有定法,结字亦尽庄严,极少任情挥洒之笔”,或正可移来评先生自作。至于三联制版,或限于当时技术,使笔墨姿态益为失真,点横撇捺或有一般粗细者,殊为不佳。图片亦然。此事启先生当年请王靖宪协助完成,其间选择颇费考量,自注稿本所标,一一可见。时至今日,依然用此模糊笼统之图,亦枉费当时检选用心。至于排版,却疏朗可观,与旧本有异曲同工之妙。

此本注释部分乃启先生弟子赵仁珪所作。据云其中部分乃据九十年代录音整理,诚有助于读解。如云怀素自叙帖“牛腰卷”云云,限于见闻,初读不详所谓,读注始知乃指卷后粗如牛腰。又如讥祝允明、王宠小楷,如周身关节,处处散脱,必有葬师捡骨,以丝絮缀联,然后人形可具,注云“改葬时,要请专门捡骨的师傅来辨别骨骼,将其拼凑在一起,用线拴上,装匣待葬”。此等处若无注,实难尽明,且当日风俗,今或绝迹,此注亦不仅注此语也。然赵先生学养似有欠缺。书中所注时有不确乃至大误之处。如评赵孟頫“纤毫渗漏无容觅,但觉微余爱好心”,此借用“朱贪多、王爱好”之语,然注云“爱好”为“爱惜好声名之心”,总嫌不切,盖此处爱好者,要诗好语好也。《论书札记》云:“人以佳纸嘱余书,无一惬意者,有所珍惜,且有心求好耳。”爱好即此求好也。至于五七“方丈蓬莱是韭花”,注中竟以佛寺方丈释“方丈”,亦未免令人惊骇。不知再版时是否曾改正。其他所释不确者,亦不赘。

《论书绝句》,启先生所书非一本。今影印行世者,尚有七十年代中期之誊清本。此本笔墨轻重得宜,且富于变化,展卷如清风飒然而至,绝不似后来笔画僵直、徒存结构者,观之令人欢喜赞叹!由是可知,启先生书法造诣最高之时,大约在此。然今日所见,多七十岁、八十岁乃至九十岁以后笔墨,其间又多应酬之作,如以此论先生书艺所造境界,实非确论。要当以六十岁上下时所书为据也。虽然,因启先生过重结字,亦非无流弊。其最大弊病,则在强调笔画轨道准确(与结字非一事),如此,往往横平竖直,同于火柴,其流弊较之赵字尤不可胜言。赵字流行后两三百年始为清人所厌弃,而启字流行不过二三十年,已令人生厌,其间固有时代因素影响,而根本则在二人取径之不同。如徒以轨道准确、结字有体为要,而不讲笔法,则亦尽成黑大明光之体,而无神韵逸致也。

此书往年曾购得一竖排小窄册,当日才读高中,尚不能读其文字,每每在晚间泡脚时,随意浏览,以此略知一二书迹。其间印象最深者,莫过鶺鴒颂、光明后书临乐毅论数种,以其时眼界所及,多宋以后书迹,而不知唐人法书如何,更不知日人墨宝尚有精妙如此者。且因当日字迹拙劣,于先生字时有临习,得以略转面目,至今仍不出此体。因读毕此书,偶忆旧事,更发谬论如上。想先生九泉之下,见后生小子有如此大胆妄言者,或亦为之开怀大笑也。

25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论书绝句(注释本)的更多书评

推荐论书绝句(注释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