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一个漂亮女人的死亡毫无疑问是世界上最富有诗意的题目

小米加步枪
2006-05-05 看过
终于在这两天昏昏沉沉来往的车上和自家的床上看完了《别名格蕾斯》,本文的题目源于书中某一章的抬头引言之类,艾伦坡《创作的哲学》中的话,正印合了这部小说中略显阴郁神秘却又莫名地唯美诗意的氛围。

恐怕很多看过小说的人会对我上面所述“唯美诗意”表示不解,的确,这回玛格丽特带领我们走过的是比沼泽地、老房子的地窖、阴森的古堡更为诡秘迷离的地方,那是一个女杀人嫌疑犯似是而非的回忆或者梦境,引人向前的魔力恐怕只有红死魔的那场舞会才能比拟,更何况这里还有着所谓的“性、暴力与阶级对抗”以及双重人格、招魂术、神经催眠术。。。但如果有这样的不解,只能说明非同好中人。

《别名格蕾斯》的题材源于一场真实的谋杀案,而玛格丽特说“像声称写历史的许多对这一案件的评论家一样,我把历史事件小说化了。我没改变任何已知事实。。。凡是现存材料中模糊不清,出现空白时,我便自由创作了”然而把本书看作一部基于真实事件创作的速食侦探悬念小说恐怕要失望了。事实上,你会时而像在场的第三者旁观着十九世纪四十年代好人家的女仆一日里的日常琐事,时而又潜入Grace支离破碎最阴暗处的记忆和神游,着睡裙光脚站在落满天使的院子里,边上绚烂着的是红缎子做的牡丹,花谢落地。。。一切便如书中描述的那些拼块被子或者那个被打碎的碟子,只留下隐秘的丝丝线索牵着你去拼凑,去解读。

小说依然是沿用惯常的有些意识流手法,在现实和思绪中穿梭,第三人称和第一人称的切换。对精密结构有着外科医生般迷恋的玛格丽特永远不会让如我这般喜欢复杂精巧的人失望,小举一例,便如《猫眼》的每章标题是小说中主人公画家的绘画作品的题目,在这里,每章标题成了被面图案的名称。

相信不少人又会在书中读出女权,可玛格丽特又怎会是如此简单的人。小说的一部分像是一部现实主义作品,那些关于卑微女佣的艰辛、小小的希望和欢乐,而后又似乎转入了心理学、神秘主义甚至是神学的层面,那些大脑中的恶魔,“自由选择的邪恶”,再旁观四周,年轻有抱负想开精神病医院的男主人公本想借Grace成名却自陷其中差点崩溃,忙着嫁女娶媳的母亲们,偷人的弃妇和当时不甚名誉的段段“奸情”。。。算是我在玛格丽特小说中看到的最为广阔的特定时期社会画卷。于我,最有意思的恐怕是Grace周围种种人对这个女杀人(嫌疑)犯的态度,人们热爱看行刑,以及觉得女杀人犯“这个字自有种味道——有种麝香味”的心理。。。

在小说中,Grace的形象很是特别,便如常人对她的两派说辞:狡猾至极演技高超的骗子或者圣母般单纯无辜的小女人,不管怎样,在玛格丽特笔下某种诱人的气质必现无疑。于是,便如那部电影《Caché》,最后的答案如何似乎已经不再重要,也许,“不十全十美便是我们的天堂”。



PS.痛苦地发现把《猫眼》仅仅评为推荐满足了自己一时的私心,却不得不把其他个人喜好上不及《猫眼》的玛格丽特的小说打上“还行”这样平庸的标签,实在是自个儿给自个儿下的一个套子 。。。
9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别名格雷斯的更多书评

推荐别名格雷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