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界空明点评《笑林广记》

魔界空明
2006-05-04 看过
《笑林广记》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它是古代的一本超级幽默的书。其幽默的级别,绝对超过现代的大多数笑话。




升官

一官升职,谓其妻曰:“我的官职比前更大了。”妻曰:“官大,不知此物亦大不?”官曰:“自然。”及行事,妻怪其藐小如故,官曰:“大了许多,汝自不觉着。”妻曰:“如何不觉?”官曰:“难道老爷升了官职,奶奶还照旧不成?少不得我的大,你的也大了。”

魔界空明曰:皇后必大如脚盆。

听笑话

一妇与邻人私,谓妇曰:“我常要过来会你,碍汝夫在家,奈何?”妇曰:“壁间挖一孔,你将那物伸过,如他不在,我好通信。”一日夫在家正讲笑话,突见壁间之物,诘之,妇无可答,乃慌应曰:“是听笑话的。”

魔界空明曰:骂尽世间听笑话的。

邻人问

妇谓夫曰:“脚盆内潮浴,还是脚盆好过,浴的好过?”夫曰:“消息子取耳,还是耳好过,消息好过?”语毕,云雨。邻人问曰:“消息落在脚盆里,那个好过?”

魔界空明曰:又是一个听笑话的。

洞房佳偶

一佳人新嫁,合欢之夜,佳人以对挑之曰:“君乃读书之辈,奴出一对,请君对之。如答得来,方许云雨,不然则不从也。”新郎曰:“愿闻。”女曰:“柳色黄金嫩,梨花白雪香,你爱不爱?”新郎对曰:“洞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你怕不怕?”
               
魔界空明曰:怕怕。

拜堂产儿

有新妇拜堂,即产下一儿,婆愧甚,急取藏之。新妇曰:“早知婆婆这等爱惜,快叫人把家中阿大、阿二都领了来罢。”

魔界空明曰:亏得没有老五老六。

抢婚

有婚家女富男贫,男家虑其新婚,率领众人抢亲,误背小姨以出。女家人急呼曰:“抢差了!”小姨在背上曰:“不差,不差!快走上些,莫信他哄你哩。”

魔界空明曰:小姨是真急了。

两尽

夫劝新妇解衣。妇曰:“母戒我勿解,母命不可违;夫劝我解,夫命又不可违;奈何?”正沉吟间,夫迫之,妇曰:“我知之矣!只脱去下截,做个两尽其情罢。”

魔界空明曰:好个两尽其情。缘何不只脱去上截?

问嫂

一女未嫁者,秘问其嫂曰:“此事颇乐否?”嫂曰:“有甚乐处,只为周公之礼,制定夫妇耳。”及女出嫁后归宁,一见其嫂,即笑骂曰:“好个说谎精。”

魔界空明曰:率直。

没良心

一妓倚门而立,见有客过,拉人打钉,适对门楼上,姑嫂二人推窗见之,姑问嫂 :“扯他何事?”嫂曰:“要他行房。”须臾事毕,妓取厘戥夹剪付之。姑曰:彼欲何为?”嫂曰:“行过了房,要他出银子。”姑叹曰:“好没良心,如何反要他出。”

魔界空明曰:此姑道尽天下男人心中话。

呼不好

一新妇初夜,新郎不甚在行,将阳物入进而不动。女呻吟曰:“哎哟不好,胀痛!”夫曰:“拿出罢?”女又呻吟曰:“哎哟不好,空痛!”夫曰:“进又胀痛,出又空痛,汝欲怎么?”女曰:“你且拿进拿出间看。”

魔界空明曰:正是拿进拿出方好。

谢周公

一女初嫁,哭问嫂曰:“此礼何人所制?”嫂曰:“周公。”女将周公大骂不已。及满月归宁,问嫂曰:“周公何在?”嫂云:“他是古人,寻他做甚?”女曰:“我要制双鞋谢他谢。”

魔界空明曰:该谢。

死结

新人初夜上床,使性不止。喜娘隔壁劝曰:“此乃人伦大事,个个如此,不要害羞。”新人曰:“你不晓得,裤子衣带,偏生今夜打了死结。”

魔界空明曰:耽误多少大事。

出气

一女未嫁,父母索重聘。既嫁初夜,婿怪岳家争论财礼,因恨曰:“汝父母直恁无情,我只拿你出气。”乃大干一次。少倾又曰:“汝兄嫂亦甚可恶,也把你来发泄。”又狠弄一番。两度之后,精力疲倦,不觉睡去。女复摇醒曰:“我那兄弟虽小,日常多嘴多舌,倒是极蛮惫的。”

魔界空明曰:亏得她兄弟姐妹不多。

用枕

有女嫁于异乡,归宁,母问:“风土相同否?”答曰:“别事都一样,只有用枕不同。吾乡把来垫头,彼处垫在腰下的。”

魔界空明曰:殊不知她本乡也是垫在腰下的。

捐脚

新人初夜,郎以手摸其头而甚得意,摸其乳腹俱欢喜,及摸下体,不见两足,惊骇问之,则已捐起半日矣。

魔界空明曰:捐得忒早些。

大话

一女出嫁坐床,掌礼撒帐云:“撒帐东,官人屪子好撞钟。”女忙接口云:“弗怕。”喜嫔曰:“新娘子不宜如此口快。”新妇曰:“不是我也不说,才得进门,可恶他就把这大话来吓我。”

魔界空明曰:好个不怕吓。

正好

新妇出嫁,坐床撤帐,掌礼念云:“夫妇双双喜气扬,官人屪子硬如枪。”伴送婆应曰:“忒硬过了!”新妇接口曰:“弗要说,正好。”

魔界空明曰:不但不怕吓,反倒吓起人来。

纳茄

一妇昼寝不醒,一人戏将茄子纳入牝中而去。妇觉,见茄在内,知为所欺,乃大骂不止。邻妪谓曰:“其事甚丑,娘子省口些罢。”妇曰:“不是这等说,此番塞了茄儿不骂,日后冬瓜葫芦便一起来了。”

魔界空明曰:想象力倒也丰富。

冻杀

夫妇乘子熟睡,任意交感。事毕,问其妻“爽利么?”连问数语,妻碍口不答。子在脚后云:“娘快些说了罢,我已冻杀在这里了。”

魔界空明曰:倒霉孩子。

软萝卜

姑嫂二人纺织,偶见萝卜一篮,姑曰:“篮中萝卜变成男子阳物,便好。”嫂曰:“软的更妙。”姑曰:“为何倒要软的?”嫂曰:“软的硬起来,一篮便是两篮。”

魔界空明曰:过来人语。

咎夫

一妇临产,腹中痛甚,乃咎其夫曰:“都是你作怪,带累我如此。”怨詈不止。夫呵之曰:“娘子,省得你埋怨,总是此物不好,莫若阉割了,绝此祸根!”遂持刀欲割。妻大呼曰:“活冤家!我痛得死去还魂,这刻才好些,你又来催命了。”

魔界空明曰:不是催命,简直是要命。

下半截

一人欲事过度,惫甚,夫妇相约:“下次云雨,止放半截。”及行事,妻掬夫腰尽纳之。夫责以前约,妻曰:“我原讲过是下半截。”

魔界空明曰:想起佛家三层楼喻。

嘴不准

妇人见男子鼻大,戏之曰:“你鼻大物也大。”男子见妇人嘴小,亦戏曰:“你嘴小阴亦小。”两人兴动,遂为云雨。不意男之物甚细,而女之阴甚大,妇曰:“原来你的鼻不准。”男曰:“原来你的嘴也不准。”

魔界空明曰:不可以貌取人也。

栗爆响

妇握夫两卵,问是何物。夫曰:“栗子。”夫亦指妻牝户,问是何物。妻曰:“火炉。既是你有栗子,何不放在炉内,煨他一煨?”夫曰:“可。”少顷,妇撒一屁,儿在傍叫曰:“爹爹,栗子熟矣,在炉内爆响了!”

魔界空明曰:可爱孩子。

铁箍

夫妇同饭,妻问曰:“韭蒜有何好处,汝喜吃他?”夫曰:“食之,此物如铁棒一般的。”妻亦连食不已,夫曰:“汝吃何用?”妻曰:“我吃了像铁箍一般的。”

魔界空明曰:此妻忒狠。

怕冷

幼女见两狗相牵,问母曰:“好好两只狗,为何联拢在一处?”母曰:“想是怕冷。”女摇头曰:“不是,不是。”母曰:“怎见得不是?”女曰:“前日大热天气,你和爹爹也是这样,难道都是怕冷不成?”

魔界空明曰:《洞玄子》载男女交合三十法:“三十秋狗,男女相背,以两手两脚俱据床,两尻相柱,男即低颈以一手推玉物内玉门之中。”

龌龊

夫狎龙而归,妻辄作呕吐状,谓其满身屎臭,不容近身。至夜同宿,夫故离开以试之。妻渐次捱近,久之,遂以牝户靠阳,将有凑合之意。夫曰:“此物龌龊,近之何为?”妻曰:“正为龌龊,要把阴水洗他一洗。”

魔界空明曰:更龌龊。

再醮
   
有再醮者,初夜交合,进而不觉也。问夫:“进去否?”曰:“进去矣。”妇遂颦蹩曰:“如此,我有些疼。”

魔界空明曰:不着边际。

谢媳

一翁扒灰,事毕,揖其媳曰:“多谢娘子美情。”媳曰:“爹爹休得如此客气,自己家里,那里谢得许多。”

魔界空明曰:不必客气。

偷弟媳

一官到任,众里老参见。官下令曰:“凡偷媳妇者站过西边,不偷者站在东边。”内有一老人慌忙走到西首,忽又跑过东来。官问曰:“这是何说?”老人跪告曰:“未曾蒙老爷吩咐,不知偷弟媳妇的,该立在何处?”

魔界空明曰:如此排队,分三行怕还不够。

娶头婚

一人谋娶妇,虑其物小,恐贻笑大方,必欲得一处子。或教之曰:“初夜但以卵示之,若不识者,真闺女矣。”其人依言,转谕媒妁,如有破绽,当即发还。媒曰:“可。”及娶一妇,上床解物询之,妇以卵对。乃大怒,知非处子也,遂遣之。再娶一妇,问如前,妇曰:“鸡巴。”其人诧曰:“此物的表号都已晓得,一发不真。”又遣之。最后娶一年少者,仍试如前,答曰:“不知。”此人大喜,以为真处子无疑矣,因握其物指示曰:“此名为卵。”女摇头曰:“不是。我也曾见过许多,不信世间有这般细卵。”

魔界空明曰:真处子也。
24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8条

查看全部28条回复·打开App

推荐笑林广记二种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