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值得讨论的问题

夏晨曦
2019-08-17 看过

至少有两个争论。第一个是乐观和知识理性、悲观和非理性是否能够用连线题的方式进行归类。显然这种乐观并不是盲目肤浅的乐观,而是从苏格拉底开始的以科学主义来“认识你自己”的把控感,相信“适度”原则可以平衡酒神精神下的非理性的破坏性因素。看完福柯的《性经验史》之后再去看尼采,就很能理解二者对于“适度原则”的鄙夷。

所以我们接着这个连线题,如果真的能够把日神——知识理性——乐观 三个概念放在一起,那么酒神——非理性——悲观 则是另外的一面。尼采对于酒神精神领导之下的音乐化的艺术大加赞赏,所以他对于埃斯库罗斯、索福克勒斯和欧里庇得斯三者的地位排列和我们传统的进化论的排列顺序相反,他认为从欧里庇得斯开始,悲剧艺术开始堕落,欧里庇得斯应该是悲喜剧的开端——而这种艺术舍弃了真正的悲剧精神。真正能够欣赏音乐艺术,欣赏悲剧的,其实是参透了人生悲剧本质、能够陶醉于酒神本质的一群人,这种生命的悲怆很容易理解,只是要寻求个类融入于整个宇宙,这个让我困惑了许久。这当然不能用我们传统理解的“小我”融入于 “大我”来看待,尼采这里的“醉”之后达到的“萨提儿”与“酒神”之间的共鸣状态显然是能够清醒看得到自己的迷醉状态并且毫无保留相信这一个最高悲剧精神的,“小我”融入“大我”显然没有真正放弃自我,不过是把自我的一部分扩充到一个更大的集体之中,算不上真正的信仰。那么这种对于悲剧精神的崇拜,则应该解释为部分看透了林神启示并且认同这种生命价值观的人——这就是第二个问题,是否所有人都能够心甘情愿地接受它,显然答案是否定性的。事实证明虽然每一个领域的学者都在尽量廓清知识边界,让我们相信世界是在把控之中的,然而不说所谓的其他未知领域,就算是我所在的领域,知识的无涯和未解之处也让人感到迷茫,此时能够自救的工具又更少了,比如“愚者”的盲目乐观。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悲剧的诞生的更多书评

推荐悲剧的诞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