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著与把它超越

锡兵
2006-05-01 看过
吉川英治的主观性很强。也许禅本来就是唯我论的吧?所以武藏被描写成一个几乎完美的人,其他人物都是陪衬。这本无可厚非,然而百分之九十的陪衬都是讨厌鬼就很麻烦了。如此一来,成为完美的人岂不是太过容易了些?
而井上雄彦的《浪客行》,尽管“只是”一部未完成的漫画作品,在我看来,远比吉川的版本更深沉。一个人的成长是残酷的,因为这个世界是残酷的。能够活下来并贯彻自己生命的人都曾经历残酷,只有最果敢的人才是胜利者,那些只顾自己内心自省却不曾观看世界的人,永远不可能达到生命的颠峰。
从这个意义上说,《宫本武藏》中的武藏的一生实在太顺利了。
武藏一心求剑——或者说一心求道,他的剑斩过无数人,所以锋利,这无可厚非,剑本是凶器,剑之道是凶之道。武藏后来悟出治世之剑,是吉川的妙笔。大凶生仁,也算东方文化特有的观念。然而,若将武藏视为一口利刃,他不可能不伤害别人,即使治世之剑,也要伤人的,何况武藏是一个专心致志的(自私的)修行者。阿通,城太郎,又八,朱实,阿衫婆,吉冈家,佐佐木岩流……围绕着武藏,这些卑贱的人生,顽强的人生,堕落的人生,烈烈扬扬的人生,在吉川笔下变得可悲又可怜,似乎皆是他们咎由自取,武藏不仅与之毫无关系,反而是成功克服这些绊脚石的豪杰。这是武士的精神吗?不以为然。武士的精神,不会如此不负责任,如此卑劣地推卸责任。若以此为励志,恐怕误入歧途。

从叙事技巧看,本书人物众多,场面宏大。吉川确有很强功力,否则绝无可能从容把握。但是作为文人,不才还是要说,吉川刻意卖弄了这个能力。也许那一波三折的情节确为作品所必须,但过分做作。让我难以忍受的是,人物的办事效率实在太低。书中最常见的事件是送信和路边留言,这些信和留言通常会在若干年后送到收信人手中,或被不相干的人看到,引出一场机缘。尤为可气的是,书中的智者,那位宗彭泽庵和尚,居然留宿花街柳巷,枕着女人大腿睡觉,旁人更熟视无睹。实在很难理解佛教在日本是怎样发扬的,而本书被冠以“禅”名,也变得不可靠起来。看来大智大勇,绝非我等常人能揣测得出。
15 有用
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0条

查看全部20条回复·打开App

宫本武藏·剑与禅(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宫本武藏·剑与禅(上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