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嫖

Helicopter
2006-04-29 看过
在迷人、如诗入画、细腻、纯美、美轮美奂等形容词的轰炸下,北大教授曹文轩的“天瓢”热闹了好一阵子。在阅读该书之前,我碰巧在图书馆读到了作者几年前的文学理论作品“小说门”。其中大力批评了当代文学的颓废化、恶俗化,并向遥远的古典主义致敬,号召一种纯净的写作。对于他的不少观点,我持质疑态度,但还是从借来了“天瓢”——尽管我并不爱看美文。
   没看几页便开始泛恶心,中途一度有被强奸的感觉,但为了进行讨伐,必须将之啃完。
   所谓“天瓢”,不过是借“天”的名义进行的一次精神上的嫖。
矫喘息息
   天地万物如此美丽啊,作者用其生花妙笔带领读者们进入了桃花源似的农村,春雨夏花秋叶冬雪、蝴蝶蜻蜓蜜蜂小鸟、云朵蓝天碧水绿草……多么田园,多么缤纷,多么可爱!无可非议,作者的文字功底非常好,但是当这些片断充塞在书里的每一页,先是觉得肉麻,再是觉得矫情,三是觉得虚假。我脑海浮现的并不是作者描绘的天堂般的景象,而是一位坐在书斋里极尽渲染之能事的文人。他陶醉在自己编造的农村乌托邦,宣扬着他的美文理念,并以此向那些“粗俗”反映了农村生活的人展示何谓农村。
洁癖
   请看作者对男女主角的形容:
“这时,他看到了采芹白嫩嫩的胸脯上的两个小小的奶子———她的两个奶子与他的两个奶子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更红一些,更嫩一些。”
“采芹永远是干干净净的,像是被晶莹的白雪洗出来似的,她无法站到那群整天泥猴一般的孩子们中间。”
“他第一回如此清晰地闻到了一个女人———一个未经男人污染的女人身上所特有的气味。这气味是纯净的,却又是让人心颤与迷乱的。”
“她给油麻地人的印象是:白、嫩、细、甜。”
“碧绿的水面上,那张白嫩嫩的、水淋淋的面孔上,一双黑眼睁得大大的。”
“他天生清洁,加之一段教师生涯,使他身上总有一份风吹不去雨洗不尽的安静与文气。他的身体永远是干干净净的,他的衣服永远是干干净净的,他的鞋袜永远是干干净净的,他的头发也永远是干干净净的。他在田野上不停地走,却不沾田野上的尘埃……人们觉得,这一切都是应当的,他们没有理由让这样一个干干净净的人沾上泥点,他本来就应当是干干净净的。”
“两道白如新雪的乳坡,带着慢慢滚动着的钻石一般晶莹的水珠,在极短的距离内,献祭一般地呈现在杜元潮的眼前。”
“一切结束之后,她会用清水将自己洗得干干净净,也会将杜元潮洗得干干净净。
   女人总要是粉嫩的,白净的,如水的。还要特别强调与一般乡下农妇不同的脱俗感。看似是对女性美的描写,不过在强化女性柔弱的刻板印象,甚至可以认为,就是一种变相的处女癖!不断强调男主角如何干净,又是如何爱干净。说白了,不就是觉得你农民俗气吗?农村不过是为了衬托主角的伟大,抒发作者热爱大自然的伟大理想而存在的布景板。跟城里人爱玩“农家乐”一个道理。

    就忽略对书中出场过的所有女性的乳房描写部分好了。这些女性在小说中只有一个作用:被操。她们的不过是摆在那被粉饰得犹如仙境的“自然”中被意淫的肉体,以达到作者那种天人合一的快感;不过是为了凸现男人的雄性风采与阳刚美,炫耀男性性技巧而展示着“美丽”。采芹在出嫁前自动献身给杜元潮,丧夫后心甘情愿做起情妇,还要被认为“杜元潮,天下第一痴汉!我若是程采芹,一辈子足矣,足矣!”(看得我直想骂爹),最后还要来段奴颜婢膝为自己的男人下跪他人、还赔上性命;艾绒则给安排了英雄救美然后是英雄操美情节,反复以其肉体及精神柔弱反衬杜元潮的猛男形象,临分别前还要让她主动向杜提出,在他与采芹偷欢处云雨一次……
    作者乐颠颠地在书斋里想:让你们这些号称身体写作的菜鸟、美女作家之流看看性爱之美吧!还读者纯美的性爱!是啊,我相信男性读者在读此书时,很可能获得极度的快感,甚至达到高潮。可惜对于我一个女性读者来说,却有被文字强奸之感。且看某些片断:
“巅峰处,邱子东总是说:“要是在白天就好了,白天可以让孩子们看见。我要他们看着,我是怎么样搞他们老师的!”戴萍就会企图拗起身来用手捂住他的嘴。他就越发猛烈地冲击她,本来就摇晃的课桌,咯吱咯吱地响。这响声既鼓舞着邱子东,也鼓舞着戴萍。她的脑袋在课桌上摇摆着,口中含糊不清地叫唤着。邱子东轻声追问着:“说,你说,要不要让很多孩子看见?说呀,说呀……”“要,要哩,要哩……”她将手一下放进嘴中死死咬住。
    一泄如注……”
    “朦胧中,她觉得有一个人闪进了她的屋子……
     接近凌晨,整个油麻地还在新年的晨曦中熟睡时,一阵羞涩而尖利的疼痛,使艾绒一口咬住了杜元潮的肩头。一上一下,一仰一俯,短暂的,却是肉体与灵魂皆为之颤栗的快感中,两人紧紧拥抱,发出热血喷涌却又通向死处的呻吟。
     风平浪静,艾绒孩子一般,将滚烫的面颊贴在杜元潮汗浸浸的胸前,满眼泪水。
     一只羔羊。” (TBD!!)
    “这一晚,留给杜元潮的是一个关于女人的身体的常识,也是一个永恒的记忆——— 熟睡中的女人的躯体,是温热的,尤其是某个敏感部位,更是暖融融的。因为熟睡而身体放松,因此整个身体是酥软的。熟睡中的女人与大地一样,在无人惊扰的夜晚,那青苔斑斑的岩石缝里,却还在缓慢地渗着清澈而滑润的泉水。
    他没有刻意去弄醒她,恰恰相反,他温柔地去做着自己想做的事。
    他似乎很喜欢这样的一种自由。
    但,后来,她的呼吸却渐渐急促起来……”
   “当杜元潮终于用撞击、抚摸、轻唤她的名字,用汗水、唾液、精液、向天空大声嘶喊而使这一切烟消云散时,她竟然会为自己重新获得安静、无欲而泪流满面。”
东方红
    对于男主角杜元潮,看着看着,我便明白了他的原形是谁。不就是伟大领袖毛主席吗?具有领导风范,雄韬伟略;政治手腕强硬,与敌手相遇时足智多谋,但心胸广阔;爱征服,哦,不好意思,是欣赏女人,……为了让这个角色完美,作者还为他加了几分文人气息,添了几分情圣意味,真够完美的。

    最后想说的是,这本小说真的不是一文不值的,如果分割后编辑成“中小学生景物写作范例手册”或地方旅游介绍 ,一定能热卖!

32 有用
17 没用
天瓢 天瓢 7.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4条

查看全部24条回复·打开App

天瓢的更多书评

推荐天瓢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