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一壶酒》读后

李浔阳
2006-04-27 看过

人和人之间相互理解,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经历、职业、阶层、趣味相同或者相近,只是增加相互了解的可能,却不是充分条件,就像关在同一栏里的猪,再多的相似又能怎么样?我不相信猪和猪之间,有相互理解的智慧。

理解的前提是有独立的思考,群氓对教主的理解,越自以为深刻就越可悲。这方面的教训很多,举例却不太方便,我们权且回想一下中国历史上那些荒唐的时候,算做证明吧。当然,理解的另一个条件,是要有大致相当的知识储备,用初等数学的方法去解哥德巴赫猜想,上下求索的精神可嘉,结果难免令人啼笑皆非。

在中国,作为一个读者有时是很困难的,因为有些人并不承认其他人有独立思考的必要,他们拿着似是而非的大路道理,像调配猪饲料一样喂给读者。另一方面,专拿大词吓唬人,让读者望而却步的书也并不少见。因此,今天逛书店要么是进了饲料公司,要么是进了鬼影阵,高深莫测的名词术语像厉鬼呵斥一样把人吓跑,想找一本面目温和又不愚弄自己的书,实在是不容易。

《花间一壶酒》是李零教授的随笔集,应该算是一本比较友好的书。首先,它不是那么专业,不需要查字典就大概能读下来,虽然不免也掉点书袋,总的来说还比较有趣。第二,它不把读者当猪,不拿甜品讨好或者侮辱读者。比如,《孙子》兵法咱们都挺当回事,有过多少著名外国公司拿《孙子》兵法当教材的说法,还有海湾战争《孙子》兵法助了几臂之力的消息,种种优胜纪略,让我们也跟着臭美起来,看来中国人的智慧老外还是不敢小觑的。但是李零说,根本不是那一回事,中国式的小机灵,老外并没往心里去,他们崇尚的是武力和技术,咱们那点战术,打扫战场用用还差不多。

《花间一壶酒》的有趣,还在于作者对很多问题,有痛快淋漓的批评。比如,对于盲目扩招和教育产业化,“学校不是养鸡场”就出自李零之口,他说“改革不能目中无人......不能轻言牺牲,哪怕是为了长远利益”,只看到数目字的学者,听到这样的批评不知道会不会脸红。李零也并非大言欺世之辈,《笨蛋总比坏蛋强》里面,他对新入学的研究生说,趁着没出名,多读点书,批评别人要怀有敬意,都是不漂亮的老实话,远比许多不老实的漂亮话有用。而在《花间一壶酒》中,李零对中国、西方和中国现代化三角关系的阐棕,虽然说的是中国不要在现代化的焦虑中把自己给丢了的理,并不新鲜,但比喻挺新鲜也挺形象。书中对很多问题的关注,也都基于脑子要长在自己脖子上的公理——有人说,公理必将战胜强权,这句话不错,不过这话是将来时,还有点虚拟语气的味道,所以今天能读到一本建立在公理上的书,还是值得大惊小怪的。

美中不足的是,《花间一壶酒》的文字不够简洁,唠叨和重复的地方不少,有些文章名字有趣但内容空疏,有点凑字数的嫌疑。不过,这并不是问题,如果读书如交友,交一个真诚但脸上有点麻子的朋友,总比交一个漂亮的骗子或傻子强。
2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花间一壶酒的更多书评

推荐花间一壶酒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