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外一篇)

两朵红
2006-04-26 22:45:35 看过
   古典小说都很含蓄,就像表面看去风平浪静的河水,底下却是暗流和漩涡。它不会明明白白地把一切摆上台面,只是把事情来龙去脉老老实实说清楚,至于事实的背面,就看你的修养和功力了。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也是凭借别人的话语、动作、表情来下判断。处世不深的只看表面,而阅历深的就能透过表面洞悉真相。我们一直生活在一个个断断续续的事件中,通过这些事件,我们一天天接近完整的事实,从而度过那个叫做“人生”的东西。不知道那一天,我们眼前豁然开朗,以前那些事件就可以连成一个完整的故事。读这部书,我们就是在和书中的人物走过他们一天天的生活。从一个旁观者进入他们的内心世界,这种感觉就像和一个人从陌生到熟识最后成为挚友的过程。

    再来说说《海上花》中的男人们。
    非常遗憾,我挑过来拣过去也没有找到一个不让人失望的。
    史三公子、赖三公子就不必说了,我也不屑说。
    陶玉甫可能是小说里面最重感情最尊重女人的男人,却软弱得让人生气。即使是在淑芳死后,如此大的打击也不能使他变的刚强一点。在他哥哥面前依旧唯唯诺诺,不敢大放悲声。只有最后他拒绝浣芳这一点让我多少原谅了他。
    开始我觉得罗子富还不错。虽然他受了黄翠凤的欺骗,抛弃了相处多年的相好蒋月琴,但他毕竟是因为知道了黄翠凤过去的往事欣赏她与众不同的气概才对她产生感情的。而且以黄翠凤心机之深,手段之狠辣,受其欺骗也是正常的。后来看到对蒋月琴的两段描写,觉得这个罗子富很混蛋:
    蒋月琴掩在一旁,插不上嘴;见朱蔼人抽身出席,向榻床躺下吸鸦片烟,蒋月琴乘空,因过去低声问朱蔼人道:“可看见罗老爷?”朱蔼人道:“我有三四天没看见了。”蒋月琴道:“这也是上海滩上一桩笑话。为了黄翠凤不许他来,他不敢来了。我从小在堂子里做生意,倒没听见过像罗老爷的客人。”朱蔼人道:“可真有这事?”蒋月琴道:“他教汤老爷来开销,汤老爷跟我们说的嚜。”朱蔼人道:“你们有没去请他?”蒋月琴道:“我们是随便他好了,来也罢,不来也罢。我们这儿说不做嚜也做了四五年的啰,他许多脾气我们也摸到点的了。他跟黄翠凤在要好的时候,我们去请他也请不到,倒好像是跟他打岔。我们索性不去请。朱老爷,你看看,看他做黄翠凤可做得到四五年。到那时候,他还是要到我们这里来了,也用不着我们去请他了。”
    ……
    匡二道:“要是我做了客人,就算是屠明珠倒贴嚜,老实说,不高兴。倒是黎大人吃酒的地方,可是叫蒋月琴,倒还老实点。粉也没搽,穿了一件月白竹布衫,头上一点都没插什么,年纪比起屠明珠也差不多了。好是没什么好,不过清清爽爽,倒像个娘姨。”实夫说:“算你眼光不推板。你说她像个娘姨,他是衣服头面多得哦实在多不过,所以穿嚜也不穿,戴嚜也不戴。你看她帽子上一粒包头珠有多么大!要五百洋钱的哦!”
    罗子富只觉得蒋月琴老了,却没有看到她内在的与众不同。对黄翠凤,他一开始就是被她的外貌吸引,对她的了解也一直停留在这个层面上,丝毫没有感到她的伪善与狡诈。
    还有华铁眉,也很让人生气。
    他自己做的倌人孙素兰被赖公子调戏找茬,他当时在场却“匆匆避走,让出房间”,后来素兰让华铁眉的家奴带信让他想想办法,他“寻思一回,没甚法子,且置一边。”到最后一节他和赖公子一起到赵二宝处,眼看着赵二宝惨遭毒打,他“知不可劝,捉空溜下,乘轿先行。”竟连个姚文君都不如。
    什么样的男人才能不让我失望呢?
    我不知道是不是对男人们的要求太高了。小说中的人物都是平常人,他们大多数都不是纯粹的好人或纯粹的坏人,就像我们周围的那些男同事男同学男性朋友。
    他们只是,平凡的大多数。
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张爱玲典藏全集11-译注:海上花开的更多书评

推荐张爱玲典藏全集11-译注:海上花开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