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萧红,我最爱的女人

OY
2006-04-25 看过
(前话:这是我去年写的一篇文章,本没打算过贴到这儿来。今天发觉豆瓣没有关于萧红的评论。无需多言,推荐萧红的小说《小城三月》、《呼兰河传》等,不限此册)

正文:关于萧红的传记很多,大概很多人都是先了解到一点她的身世,其次才读到她作品吧。我却不是,在我读书的历史中,大部分时候经济上是很困窘的,对著书的作者无可选择,只能拿到什么书就读什么书。已记不清楚在什么时候,萧红的《呼兰河传》和《小城三月》从谁的书架上或者书桌上转到了我的手上。

在没有了解到萧的身世之前,我读着这两篇小说,已能感觉到作者写作的天真并且认真全情投入的态度以及她悲凉的心境:“呼兰河这小城里边,以前住着我的祖父,现在埋着我的祖父。”“那园里的蝴蝶,蚂蚱,蜻蜓,也许还是年年仍旧,也许现在完全荒凉了。” “小黄瓜,大倭瓜,也许还是年年地种着,也许现在根本没有了。” “……不久春装换起来了,只是不见载着翠姨的马车来。”《呼兰河传》和《小城三月》写的都是她家乡的事,这个含泪而出走的娜拉漂泊一生,不肯承认自己是有家的人,然而,在她的心底里,仍是多么依恋着她的家乡,思念着她的祖父啊。

看萧红的小说,你很容易觉得,萧红是忘却了理论进行着无意识的创作,她是全情投入的,所以,她的小说不像小说,没有章法可言,是不被文学专业人士看好的。然而,鲁迅却说了,萧红是中国最有前途的女作家。要达到她这样的写作境界是不易的,更不是想达到通过努力就能做到的,如同我们常看的金庸笔下的很多武林人士总是要把绝世武艺传给一个懵懵懂懂天真憨实的小伙而不是看似聪明又精通武艺的小伙那样吧,这样的境界也是非萧红这样天真的女性能达到的。当然,不能忽略的一点是,萧红在写作方面的天赋是非一般人能及的。

然而,只有天真和天赋还不能达成她的境界,只有天真而没有认识,那是傻丫头,有天赋而不刻苦,不会进步。萧红曾自比《红楼梦》中发梦都在学做诗的痴丫头香菱,这说明萧红在文学创作上是很刻苦努力的。一个普通人刻苦努力,恐怕会走向“为赋新辞强说愁”的误区,萧红一生所逢的凄凉悲惨,令她无暇去“强说愁”。试看萧红的诗,那是既天真,又悲哀:“我走进屋来,为什么眼泪流呢?/落满了襟袖。//八月天过了,为什么牵牛花永不落呢?”“昨夜他又写了一只诗,/我也写了一只诗,/他是写给他新的情人的,/我是写给我悲哀的心的。”

“你知道吗,我是一个女性。女性的天空是低的,羽翼是稀薄的,而身边的累赘又是笨重的……不错,我要飞但同时觉得……我会掉下来。”痛苦的经历,生活的苦恼,使萧红感觉到女性的悲哀,甚至有些陷于这种悲哀里去了,有些不通世故地常将这些苦恼跑去说给许广平听。她认为自己的身世是很凄凉的,然而,在很多人的眼里,萧红一直是受到朋友的关爱同时也是受到人们的尊敬的。在那样的年代里,有几个女人能像萧红那样作为了一个作家得到尊敬。萧红是不理会这些的,她只一味地天真,不通世故地天真。

不记得什么时候读过萧红的《马伯乐》,后来想起这本书,总以为是张爱玲著的。因为,在我的印象中,萧红的生活似乎要比张爱玲更底层一点,以为她的作品中不大可能出现“太太”这样的称谓。很多读者比较喜欢张爱玲的小说,也更熟悉张爱玲的小说。萧红与张爱玲其实有很多相同之处,甚至,萧红是要比张爱玲更有天赋的。张爱玲曾说:“有人说人生‘三大恨事’是‘一恨鲥鱼多刺,二恨海棠无香’,第三件事不记得了,也许因为我下意识的觉得应当是‘三恨红楼梦未完’。”我却很想把这第三恨改为“三恨萧红早逝”。萧红临终前很不甘地说:“我将与蓝天碧水永处,留得那半部《红楼》给别人写去了……半生尽遭白眼,身先死,不甘,不甘……”她去世的时候不过三十一岁,我们读到的她的作品大多为她二十多岁时所作。我常常想,假如她不早死,我们会读到更多的好作品吧,萧红曾说过,她还要写《呼兰河传》第二部的。
31 有用
2 没用
呼兰河传 呼兰河传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1条

查看全部11条回复·打开App

呼兰河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呼兰河传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