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们无法对抗的,是时间

字静桉
2019-08-13 看过

如果你问我,在福克纳的《喧哗与骚动》中对哪一个人物印象最深,我的答案,不是那个被作者创造性运用的凭借嗅觉认识世界的班杰明,不是风流善良的小姐凯蒂,更不是自私自利、怨天尤人的杰森,而是康普生家的长子昆丁。 “在时间面前,人类是无能为力的。”“几乎没有人能与时间抗衡,因为他们明白,只要投入这样的战争,无不显示出他们的愚蠢和失望。”昆丁有关家族的回忆就是从这父亲告诉他的有关时间的观念开始的。事实上,这些话就像是终极审判,也像是对昆丁和汤普生家族命运的预言。 昆丁的回忆是纷繁复杂的,但是其中总会出现钟表这一意象,他的耳边总出现钟表走动的滴答滴答声,在他生命行将结束时,他在计算的是现在的时间是几刻钟。只是为了那句“你能够进入哈佛是卖掉了班杰明的地换来的,你总归要去读一年”,他进入了哈佛大学,然而自从他迈入哈佛大学的那一刻开始,他的生命就进入了倒计时。但,不管自愿还是被迫,人们在趋近死亡时都会下意识地逃避,这或许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他的身边总有钟表相关的意象围绕,也是他砸碎钟表、逃避时间的原因。 然而昆丁终究是无法逃避死亡的,正如他无法逃避时间一般。他是那样的温驯善良,以至于显得忧郁、懦弱,他不会打架,以至于在与达尔顿·艾密斯的决斗中轻易被打败,也在与他人的争斗中常落下风,面对意大利人对他行为的误解,尽管他十分愤怒,却仍是和颜悦色,未见失态。他与吉莱特扭打起来的原因是吉莱特侮辱了女人,而这让昆丁想起妹妹凯蒂,想起她因为失贞而不被人接受。这样一个温和感性的人,却是汤普生这个传统家族的长子,面对着妹妹失贞、弟弟失智、家族衰败的景况,身上承担着无比沉重的振兴家族的重任。昆丁这个角色总让我联想到贾宝玉,不同的是,宝玉像一位先知,早已勘破了科举制度的弊病与覆亡的命运,因此不愿承担家族的重任;而昆丁是被家族的重任压垮,最终不得不走向死亡。 正如昆丁无法逃避死亡,汤普生家族也无法逃避衰落。“在时间面前,人类是无能为力的。”“几乎没有人能与时间抗衡,因为他们明白,只要投入这样的战争,无不显示出他们的愚蠢和失望。”这些话正是对康普生的家族的谶语。不同于中国的描写家族兴衰的文学作品,《喧哗与骚动》以及《百年孤独》中某一个家族的衰落更多像是自然而然发生的而非受到阶级、文化、革命的影响,就像花开花谢自有时,没有人可以撼动这一规律。诚然,汤普生家族的第三个孩子杰森身上已经体现出了新兴资产阶级对金钱的渴望,也体现了旧式家族的瓦解,但是这一家族的衰落更多给人以无力、无奈之感而少有人为的痕迹。几乎人人都知晓本书书名取自莎士比亚《麦克白》中的“人生如痴人说梦,充满着喧哗与骚动,而没有任何意义”,但只有当我敲下这些文字,才多少理解了题目的寓意。 我们无法逃避的,究竟是什么?是命运吗?从古希腊的埃斯库罗斯笔下的普罗米修斯,到索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再到欧里庇得斯创造的角色美狄亚,我们逐渐明白,命运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中,命运也是可以被把握、被反抗的。我们无法逃避的,其实是时间,或者称之为,历史的推演。时间没有感情,它目睹着一切,经历了每一个家族盛衰的过程而不会留下一声叹息,我们无法反抗它,而人生就这样在时间的铁轨上缓慢行进,最终归于虚无而从不会有完美的终点站。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喧哗与骚动的更多书评

推荐喧哗与骚动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