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

两朵红
2006-04-24 20:18:42 看过
   有一个自称是“花也怜侬”的人,用吴语对白写了一部叫做《海上花列传》的书。后来张爱玲将原著翻译成大致接近通俗白话文的样子,并把它分成上下两册,分别叫做《海上花开》、《海上花落》。
   《海上花》的作者原名韩庆邦,字子云。因为屡试不中,遂淡薄名利。我很敬佩他的一点是他敢于用吴语写作,“曹雪芹撰《石头记》皆操京语,我书安见不可以操吴语?”韩庆邦自己肯定预想到吴语写作的后果(正如张爱玲所感叹的:《水浒传》被腰斩,《金瓶梅》是禁书,《红楼梦》没写完,《海上花》没人知道。),而且也有人提醒他,如用吴语,会给小说的写作和书的通行带来很大的困难,但是他依然故我。
    名和利对他来说真的都可以放弃,只要能潇潇洒洒、不随波逐流地活着。虽然他的尝试可以说是失败了,但是知其不可为而为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到的。
    据说韩庆邦还准备写《海上花》地续集,只可惜天不假年,只活到三十九岁。
    说实话,《海上花》中的男男女女如果都操一口流利的通俗白话,肯定大煞风景,尽失原著风味。但是纯粹的吴语又会大大阻碍小说的流行。张爱玲在矛盾中找到了一个比较合适的契合点,她的翻译尽量能让一个北方人看的懂,同时又保留了一些吴语土话。看起来虽然还是有些拗口、不习惯,但却给人留下想象原著意境的空间。
   《海上花》是一部平淡的小说,没有跌宕起伏的情节。我承认自己绝没有一口气看完的冲动,有时看着看着会突然觉得没意思。但是隔一段时间再翻开它,缓慢而仔细地阅读,便体会到它的好处。
   《海上花》写的是晚清时期上海妓女生活,在第一回里有:“不料那花虽然枝叶扶疏,却都是没有根蒂的,花底下即是海水,被海水冲激起来,那花也只得随波逐流,听其所止。若不是遇着了蝶浪蜂狂,莺欺燕妒,就为那蚱蜢蜣螂虾蟆蝼蚁之属,一味的披猖折辱,狼藉蹂躏。惟夭如桃,秾如李,富贵如牡丹,犹能砥柱中流,为群芳吐气;至于菊之秀逸,梅之孤高,兰之空山自芳,莲之出水不染,哪里禁得起一些委屈,早已沉沦汩没于其间!”这段话是对书中所写女子的总括。看完全书再来看这段话特别能有感于心。
   书中着笔最多的是几个长三书寓中的女子,她们都是高级妓女。她们的顾客一般比较稳定,数量不多,而且相处的时间较长,容易产生感情。比如王莲生和沈小红,黄翠凤和钱子刚,他们之间都有很深的感情,陶玉甫和李漱芳就更不用说了。
    这些女子最后的出路不外有两条,一条是自己赎身单干,开妓院做老鸨,另一条就是嫁给别人做小老婆。如果要是妄想做大老婆,那基本上没有成功的。书中三个女人,李漱芳周双玉赵二宝,都想做大老婆,结果死的死伤的伤,没有一个如愿。倒是那个嘲笑别人想做大老婆的周双宝意外地被人娶去做了大老婆。
    张惠贞刚嫁给王莲生时很得意,一是可以向当众打她的沈小红出一口恶气,二是嫁给别人做小妾是她们一条较好的出路。可是一入候门深似海,一旦进了门就再没有自由可言。做妓女可能被别人所不齿,可是她们,特别是一些高级妓女,还可以在一定限度内挑客人。客人如果调头,她们也可以像蒋月琴一样看的开。想到这里心里真有无尽的惆怅,人生悲哀的极点莫过于此。
  
45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1条

张爱玲典藏全集11-译注:海上花开的更多书评

推荐张爱玲典藏全集11-译注:海上花开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