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与外:还原宋代女性的日常生活

赵客
2019-08-12 看过

中国有句老话形容封建社会中的女性,“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将女性的活动空间限制在家的内部。但中国女性的活动空间是一个变化的过程,并非自古如此,唐代诗人张的名句就形容虢国夫人,“虢国夫人承主恩,平明骑马入宫门。”,可见彼时的女性出门骑马。唐代的女性还喜欢女扮男装走“男友风”路线,唐代末期马缟著的《中华古今注》记载:“至天宝年中,士人之妻,著丈夫靴衫鞭帽,内外一体也。”

及至宋代程朱理学发达,儒家复兴,女性的活动空间较唐代缩小,并出现了裹小脚、虐杀女婴、女子无才便是德等社会现象和思想形态。大多人对宋代女性有着比较刻板的印象,认为她们严格恪守着“男主外,女主内”的规则。华盛顿大学历史系的伊沛霞教授(Patricia Buckley Ebrey)曾于1993年发表自己的研究成果——《内闱:宋代的婚姻与妇女生活》,该书被誉为海外研究中国女性史的开山之作。

如同伊沛霞教授一样,美国塔夫茨大学(Tufts University)历史学系副教授许曼对于宋代妇女的研究不仅仅限于“家的内部”,根据其博士论文所翻译修订的《跨越门闾: 宋代福建女性的日常生活》试图将不仅将目光局限于“內闱”,而是将其扩展至门闾之外。

许曼教授毕业于北大,曾经师从著名的唐宋女性史专家邓小南教授,获得硕士学位后赴美于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系攻读博士,并于2010年获得博士学位。几千年来女性没有书写历史的权力,留存下来可供研究的女性相关资料较少,往往支零破碎不成系统。《跨越门闾》通过正史、政府文献汇编、法典、地方风俗志、笔记小说、诗词、绘画、传记、家谱、墓志等可获得的现存史料,试图超越传统框架,重构宋代女性在家庭内外的日常生活场景。之所以选择福建的女性作为研究对象,是因为宋时福建经济发达,留存史料较为丰富和集中。

门,是家通往外部空间的隔离;闾,本意为宋代城市基本结构“坊”的门,至今福州仍保留着“三坊七巷”。宋代福建女性的日常生活在许曼教授的史料勾陈中渐渐被还原,宋代的精英阶层女性主持家中财政、为身为官吏的男性亲属提供行政或技术建议、和丈夫及亲戚出名旅行,投身于地方公益事业、积极参与宗教活动。与此同时,宋代的贫民女性们则因为生计而必须抛头露面。总之,宋代的女性生活丰富多彩,并未严格遵循“男主外,女主内”的规则。

通过史料的分析对比,相较明清时期的女性,宋朝各个阶层的女性享有相对的自由。宋代更依靠社会地方的自制,朝廷并未直接参与许多规章的制定;而明清的政府则更加集权化,将诸多儒家理学思想作为国家制度而推行。

许曼教授认为,在现实中,在当时并不存在一个统一的、占主导地位的隔离女性或者束缚女性的意识形态。可以看到无论是研究方法还是认知上,许曼教授受到伊沛霞教授的极大影响,她们虽然承认“宋代存在着权力结构的不平等,同时却不会认为存在一种女性必然受到迫害的单线叙事,相反宋代女性具有让自己在现有框架下尽可能获利的能动性”;她们也同样强调宋代理学的理论理想和实际聚体施行不一致

哥伦比亚大学历史系韩明士教授(Robert Hymes)曾于1997年在Harvard Journal of Asiatic Studies (HJAS) 上发表对《内闱》的书评,指出“不应该把文化、体制当成是一种无所不包的统一体系,相反,它是变化多样、多条线索交织在一起的、不可能通过单线叙事就能阐明的复杂的社会现象的表象。”私以为,这一评论同样可以适用于《跨越门闾》。在有限的史料以若干个体推导出社会的意识形态和规则,在多大程度上存在幸存者偏差,也是值得探讨的话题。

3 有用
0 没用
跨越门闾 跨越门闾 7.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跨越门闾的更多书评

推荐跨越门闾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