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金观涛

levislai
2006-04-21 看过
我是70年代生人。我想,只有我们这一代、也许还有比我们更年长的一代,才会真正读过几本金观涛的书。
那是火热的80年代,物质、经济其实还停留在中世纪,但思想已经跃入文艺复兴的难忘年代。金观涛是其中一个走得很远的人。兴盛与危机、西方社会的发展、还有现在连豆瓣网上都没人提起过的“问题与方法集
”、“悲壮的衰落(讲古埃及超稳定社会的)”,等等。
当时我只是一个中学生,但看到他的书,几乎就不忍放下。一本接一本,我自以为是看得比较全的一个。
他的书,我感觉最大特点是方法的创新而带来的“锐气”。你几乎无法抗拒这种锐气所带来的自信,只能接受他解剖刀般锋锐地把几千年的历史按照他的思路一层层地分解、并重新组合展示在你的面前。
现在回头看,金观涛也有那个时代固有的“偏执”。从89年版的《系统的哲学》可以看到,他直言不讳自己是一个唯科学主义者,甚至直言传统社会科学、艺术、哲学都必须用科学来重构。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有一点“可怕”。
当然,很多人会说他还没有摆脱“以论带史”的文革窠臼,他的历史文章一眼看上去也确实不够精确、不够牢靠。但在那个狂飙突进的年代、那样一种“以天下为己任”的新启蒙气氛中,如果不是这样的“以论带史”,又怎样显出他理论的锋锐、立意与视野的高远。
至少我,至今仍然认为:在如何解释历史的发展、解释中国为什么会从秦始皇后停滞2000年的问题上,没有人的理论比他更可信、更有生命力与说服力。

可悲的也许是他那么无意识地卷入了6-4,好像是发表了多少千万共产党员70%腐败之类的言论,于是89年后他的书在大陆被全面封杀,他好像也去了香港。自诩为“流亡者”。下一代的人,从此不知何为金观涛。
大概在98年,我去香港时,觅到了一本他写的分析中国近现代社会发展轨迹的书(兴盛与危机的续集),仍然是这样的锋锐,只是言语的角落中多了几分唏嘘与沧桑。
后来又买了几本他的书,但文风、视点大变。似乎是兴趣转向了文化与哲学的演变(研究毛泽东思想与古代哲学文化的渊源了),抱歉,实在是啃不下去。

很惊讶这次大陆的官方出版社再次出版了18年前的《系统的哲学》,也算是“相逢一笑泯恩仇”吧。只是,84、85年时40不到的学术新锐,近日已经是60岁的花甲老人了。
83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5条

查看全部45条回复·打开App

系统的哲学的更多书评

推荐系统的哲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