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可能性以及其他

绿珀
2006-04-17 看过


最近听了一首叶倩文的老歌《爱的可能》,歌词很动人。看着周围的痴男怨女每天在上演着各自爱情的悲喜剧,听着小姑娘们大谈想找什么样的爱人等等,我不禁问自己“可能性”这个问题?

李宁的品牌有一个宣传口号:“一切皆有可能”。这当然是广告用语,仔细想想,人们希望成为蜘蛛侠,成为指环王,成为哈里 波特,不就是希望自己具有魔力,实现平日里不可能实现的梦吗?

可是,事实又是怎样呢?(如果不愿意看到真相的同志,到这里就可以不用往下看了)

 
每个人出生的时候,其实已经有许多因素不再能改变了,比如容貌,比如身材,比如性情,比如某些遗传属性。当然后天环境会很大程度上改变人的某些特质,可是这个后天环境是随机的吗?

想想周围的人,生于20世纪50年代、60年代、70年代、80年代的人?他们固然有自己的个性,可是也深深地打上时代的烙印。时代其实是每个人生下来的时候无法改变的。国别,人种也是同样的。

根据弗洛姆的观点,“为了社会能良好运转,社会成员必须具有某种性格,使其愿意按照社会成员或社会中特定阶层所必须顺承的行为方式去行动,他们必须渴望做客观上应该做的事情。外在压力被内心的强制所取代,被人的导向性格的特殊力量所取代。”

美国社会学家David Riesman在他的名著《孤独的人群》中将人的性格与所处时代的人口出生率加以联系和分析,得出一个结论:高增长潜力时期,其典型成员的社会性格往往是传统导向的,这个时期社会变化缓慢,依赖家庭和家族组织以及他们相对于后续社会的较为牢固的价值观;人口过渡增长期,成员往往具有内在导向的性格,这时,社会以流动人口的增加,资本的迅速积累(伴随着技术创新)以及几乎连续不断的商品生产和人口的增长,这类社会给予人们更大的选择性、创造性,凭借性格类型去面对、处理问题,不再接受“自我明示”的传统导向的制约;初期人口减少时期,他人导向型的社会性格占据上风,赢得他人,尤其是同龄人的喜爱,超越了一切价值取向。

那么朝内看,家庭,父母,且不说他们自己的性格和职业特性,就说他们培养、教育孩子的方式,就给我们每个人的童年打上多么深的痕迹吧!对饭菜口味、咸淡、对某种食品特殊的喜好(比如辣椒)将会影响我们终生的饮食习惯,对我们爱的方式,比如拥抱、抚摸,表达感情的方式:含蓄深沉?热烈奔放?不冷不热?都会直接影响孩子在未来对待爱与被爱上面的态度。


这些东西在每个人还没有清楚认识的时候就已经主宰了我们,它会让我喜欢褐色头发、高个的偏瘦的女孩(不是唐朝);还会暗暗指示我青睐粗壮、结实的短发男子?


几千年前,古希腊奥林匹斯山上的特尔斐神殿里有一块石碑,上面写着:“认识你自己!”
 
因为看不清自己,所以找了别人羡慕,而自己并不快乐的工作;找到了社会公认的好配偶,自己却发现没有真正的爱情;因为看不清自己,每天做着毫无意义的事情,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大部分的人就是这样机械地生活着。

他/她爱我吗?是我们最渴望知道结果的假设!
他/她适合我吗?是每个人都希望得到答案的问题!
我爱他/她吗?是我们终其一生要不断回答自己的困惑!

2005年4月14日伦敦雾

附录:

〈爱的可能〉的歌词:
你出现我身边像个奇迹发生
没想到会是你让我如此失魂
我心中的感觉是这样陌生
快乐的牵挂在相聚的每一分
曾以为我见过所有爱的可能
这一刻才明了我有多么天真
想给你全世界一刻我都不愿等
想要你的心却怕不能成真
因为你有你的人生 我有我的旅程
在前方还有等着你的人
你会哭会笑会爱会伤神
你会不会敲我的门
虽然你对我的认真我也感动万分
你终究不是属于我的人
但记得在你孤单的时候
我会伸出双手
我会是你朋友 到永久
40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1条

查看全部11条回复·打开App

孤独的人群的更多书评

推荐孤独的人群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