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实语言描画出的平静的情感

松枝清显
2006-04-17 看过
叶芝的这本《苇间风》早就列在我的在读书目之中,可是长久以来它都处在一种半休眠状态——从第一次拿起,到今天晚上看完整部书,中间没有任何连贯。叶芝的when you are old,还是中学时读到的,那时就有同学说,如果自己老的时候能够像这样坐在壁炉前的摇椅里、看着自己喜欢的书、回想着自己的爱人和自己年轻时的经历、享受那份平静的安详,该有多好啊。是啊,当我们老时,能有多少人能够得此平和的心呢?

译者李立玮先生在开始诗集前加入了自己原刊载在《读书》上的一篇文章作为代序——正是这篇文章使我在第一次翻开这本书后,静静地掩上它,等着自己能够真正抽出一个整块的时间,在没有其它故事也好、论文也好、学术也好、逸闻也好等等等等的线索干扰之下,全然完整地去读这本诗集。

时间就是今天晚上,距离拿到这本书已有近3周的时间了。一个晚上的时间——一点都不算长,甚至是稍嫌短了的。

读这本诗集是清闲的、悠闲的。不需要你像读威廉布莱克那样费力去思考、更不需要你像在读弥尔顿那样不停地翻字典——平实的文字、真切的感情——所有这一切就像在做静心瑜珈:没有精神的紧张,只有灵魂的休憩;没有肉体的劳顿,只有身心的放松。

这本《苇间风》有几大看点是值得指出的:

第一个就是刚刚提到的译者的那篇代序。写的是译者的一个年轻的诗人朋友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期的一些生活和情感——译者的这位朋友在后来的一场政治事件中不幸离世。在那个时代,年轻人的情感是活跃且开放的,这种开放指的是对各种不同的思想和知识、对各种不同形式的美和艺术的广博地接纳和实践——这是我们这一代年轻人所少有的,或说所缺乏的。在那场年轻的诗人贺连丧身其中的运动发生时,我还是个年龄远不足双位数的懵懂孩童。关于那场运动,记忆里也只存有模糊的些许片断,甚至都是不足以为征引的,所以,撇下运动不谈,单说情感。贺连的情感是单纯的,一如叶芝的情感。想来诗人的情感或许都是相通的,所以贺连才会那么爱叶芝的诗。或许就是这样的相通才使得贺连也会去寻求像叶芝那样的爱情。可惜诗人早夭,不然说不定也会有名篇传世。

第二个看点是这本诗集的插图及配画。不得不说这是这本书除了诗人叶芝的名号之外最吸引人的眼球的地方了。应该感谢这本书的编辑和装祯设计——所选的插画几乎就是诗篇的意境所在。这里要强调意境所在,是因为大部分插图和配画及配色都和诗文内容关系不大,但却恰恰应合了读那篇诗文的感觉。虽然有些配图稍嫌牵强,有凑页数之嫌,但就整体而言,是符合叶芝的诗所给人的感觉的。

第三点是诗集的译文。我读译诗很挑剔,通常都是要自己先读了原诗,在脑海里有了一个该诗的大体翻译的轮廓,甚至自己先翻出来,再来套看译者的译文——这样做通常都会使我以一种挑刺的眼光来看待译文。对于这本诗集也不例外。或许是本人太过孤陋,以致在此之前并未听到过译者的名号。但是,读了这些译文之后,给我的最大的感受是:译者翻的是意境,而非单纯的韵文。虽然很有几处让我觉得应有再做推敲的余地,但是,译者散文化的笔触还是很诱人的。看得出李先生深谙传神之道,以致会舍弃原诗中的一些于意义上无关痛痒的内容,以保持散文化的诗风和神韵。在书的封皮上印着的介绍中有这样一句话:“这一译本着重于译文的美感,对于细微处的音色变化更有着过人的表现…”,这是不错的。就这一点而言,重读此书绝非无益。

一向认为读诗是求同的——所谓同声相和,同气相求,怕是用在这里再合适不过了。

除了那首when you are old之外,最喜欢的还有他的一句诗:

let us part, ere the season of passion forget us...

分手吧,趁激情还没有全然消退…

这让我想起了《广岛之恋》里的一句歌词:“是谁太勇敢说喜欢离别/只要今天不要明天眼睁睁看著爱/从指缝中溜走/还说再见……爱恨消失前用手温暖我的脸/为我证明我曾真心爱过你……”

突然想起,一个久未联络的网友的网名曾经就叫做“苇间风”,我们还曾一起留影作纪念来着,而我也还曾在他的那张照片上留下只言片语以示激励。那时并不知有此书,亦不曾问过他为何取这样的一个名字。直到3周前在学校的图书馆里看到这本花花绿绿的书时,才猛然想起已经很久不曾和他联系过了。想来他今年也该大四了,也是要毕业的人了,不知他当年的热情和激情现在是否依然。
33 有用
0 没用
苇间风 苇间风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苇间风的更多书评

推荐苇间风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