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版Neuromancer故事简介

denovo
2006-04-15 看过
这不是一篇评论:只是一个简单的故事介绍。虽然我一直觉得写故事简介是很无聊的一件事,但这个故事太过奇诡复杂,想像丰富,异常精彩,让我居然也做了一次无聊的人。如果还要看原书的朋友,请就此打住吧。

古龙版Neuromancer简介

本文为William Gibson的科幻小说Neuromancer(一译“神经浪游者”)的内容简介,因有mm反映名字太难记情节太复杂,索性将人名地名全用古龙小说中的代替,以博美人一笑。参考书目为:画眉鸟,午夜兰花,武林外史,绝代双骄,护花铃,多情剑客无情剑,九月鹰飞。

男主角帅哥名叫Case,年方24,但已经是个废人(某些同学,不要想歪了):他出身米国(Sprawl),22岁便已成名,本是网络世界里最牛的独行客(cyberspace cowboy)之一,师从大牛McCoy Pauley等人,一身黑客功夫出神入化,从网络中窃物如入无人之境,一时风头无两,江湖人称盗帅楚留香。

但是最近,他在接一单生意的时候,却犯了一个正常人都会犯的错误:想私吞其中一件宝物,还被顾客发现。那顾客也不是善与之辈,很快擒住了他,楚留香只道“我命休矣”,哪知对方只阴恻恻地笑道:“那些钱你请随意——因为我可以保证,你从此以后永远也不能再接生意。”他们给楚留香服食了鄂罗斯国传来的一种密制毒药(mycotoxin),令他武功尽失,果然从此再也接不了生意。
 
注意,本书写于1984年,这里的网络却比咱的internet还要牛:江湖中内力修为到了一定程度的人,便可以将自己的神经系统与电脑网络接通,然后灵魂离体而在网络世界里随意漫游。到达了这个境界的人均十分鄙视物质身体,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就好像现在用firefox的同学们鄙视用IE的人一样。楚留香被废之后再也不能用firefox,只能回去用弱智的IE,那感觉真真是生不如死。
 
楚留香带着自己所有的票子来到了恶人谷(Chiba city),乃是东京港附近的一个社区,此处黑道横行,法制废弛,诲淫诲盗,聚集了米国流窜来的罪人。楚留香来到恶人谷,要寻找的是什么呢?大家可能都猜出来了,那就是神医万春流。
 
可惜楚留香遍访谷中黑白两道,千金散尽,也没能找到解药。为了谋生,他只得接一些下三流的活儿,用自己当初鄙视的"meat"(江湖中对物质身体的称呼)去替人砍人,贩毒……来赚钱。雪上加霜的是,他的女友“兰花先生”苏蓉蓉(Linda Lee)居然骗了他最后的钞票,偷了他身边最值钱的一个RAM跑掉了,而且走之前还骗他说一个黑道老大要追杀他,所以当他感到被一个街头武士(street samurai)跟踪时,自然惊恐万状,四处逃窜。
 
当然,失去武功的楚留香同学逃不了多远,最终在自己租住的房间里被抓个正着。幸运的是,这个武士却是个大美女,于是两人就地xxxx(此处略去5000字)。当然美女来的主要目的并不是要和他xxx,而是受命前来通知他,老大要跟他讲个条件。

美女杀手柳无眉(Molly)开出的条件惊人地诱惑:我们出钱出技术解你的毒,然后你要跟我们一起做一趟生意。武功美人的双重诱惑之下,楚留香焉能不从?立即跟着柳无眉去见了老大,冷面酷哥金无望(Armitage),言语之中,提到江湖传说中的“哭拳行动”(Screaming Fist)。楚留香不愧盗帅出身,借口解决遗留问题甩开柳无眉,偷偷跑去找人调查自己未来老板的背景。
 
金无望的背景自然不是那么容易查到的,但哭拳行动却是历史上的著名丑闻。米国兵部为了测试新技术,在明知鄂罗斯国具有极强防御能力的情况下,仍然派一批年轻弟子秘密攻击对方,结果绝大部分人尸骨无存,只有一队挣扎逃回芬兰赫尔辛基。楚留香带着满腹谜团回到柳无眉身边,在离开恶人谷之前,却不幸目睹了(前)女友苏蓉蓉之死,从此在他心灵上留下了巨大创伤。
 
金无望自己掏技术掏钱找了一个医所,在数天之间将楚留香武功复原,同时又在他的血管中装入了难以探测的慢性毒药,威胁说只有任务成功之后才会给他解毒。多年的磕药生涯令楚留香的肝和肾千疮百孔,只怕坚持不到任务结束,所以也被换掉,并经过特殊处理,使之对普通毒品不产生反应,令楚留香甚是郁闷。同时金无望还令人在柳无眉脑中装上了护花铃(传感器),使楚留香在网络空间里只要切换一个开关,就能接收到柳无眉的五感和思想。这个医所利用从金无望那里获得的技术连续申请了七项专利,终于引起了网络锦衣卫(Turing)的警惕,这是后话,暂且按下不表。

楚留香跟着柳无眉回到米国,两人设法躲开金无望的耳目,私下商定在完成任务的同时调查金无望的背景和后台,并找出他的真正目的。他们手头的第一桩任务是潜入感网门总堂(Sense/Net公司大楼),盗窃楚留香死去的师父(McCoy Pauley)的Construct。
 
当黑客们把自己神经系统与网络接通时,如果潜入某个系统,遭到强有力的反击,便会脑死亡。如果脑死亡持续时间过长,肉体就会真正地死掉。楚留香的师父在脑死亡三次之后,肉体终于彻底死掉了,但是Sense/Net公司付给他巨额金钱,换取了将他的思想记录到ROM construct上的权利。于是他的身体虽然死了,只要将这个ROM construct与网络接通,他的思想便仍然在虚拟世界里存在。楚留香/柳无眉等人送了这个ROM construct一个绰号:平线(flatline,即是EEG(脑电图)出现直线)。
 
在美女杀手柳无眉带领下,楚留香见识了江湖中的年轻一代:网络蛊惑仔(Panther Moderns)。这群年轻人利用各种奇门异术(例如在自己的脑袋里装上超敏感芯片)迅速提高武功,并结为一党,无视王法,在网络世界里横行无忌。柳无眉跟他们谈的生意,是要他们帮忙引开感网门和官府的注意力,掩护楚留香黑掉公司安全系统,让柳无眉能安全进入大楼地下偷盗“平线”,并在一个月内不被发现,以便赢取时间执行下一步计划。

网络蛊惑仔们制定了非常详细的实施计划,在楚留香对系统发起攻击之前,先攻击全楼所有安全网络,使所有的电脑屏幕都如同被病毒感染;同时通过不同渠道向官府发出虚假警报,威胁要在感网门总堂周围散布有毒物质,造成恐怖袭击的假象。在他们的掩护下,楚留香成功地骗过大楼地下的安全警报系统,使柳无眉不费吹灰之力便进入了储藏“平线”的房间。

谁知感网门守卫森严无比,在这个房间里竟然还有三个高手护卫,柳无眉猝不及防,腿部受伤,但还是很快干掉了对方。当她带着“平线”回到一楼大厅时,竟遇上了一目惨烈的屠杀:官府接到恐怖袭击警报,认为总堂内有危险的恐怖分子,封锁大楼不许外出,里面的人惊惶之下却要冲出大楼,遭到捕快们的扫射,死伤数十人。在大厅里两个蛊惑仔卧底的帮助下,柳无眉安全离开了感网门总堂。

楚留香武功尽复,又有了师父“平线”在网络中帮忙,很快查出了金无望的真正身份:原来他就是当年“哭拳行动”中死里逃生回到赫尔辛基那队人的最高首领(上校Corto)。他的性命虽然保住了,但是身受重伤,脸部全毁,并失去了眼睛和腿。他要求以此为证据出席“哭拳”案件的堂审,兵部的人却强行给他修复脸部,装上新的眼睛和腿,然后哄骗他在堂审中作出了有利兵部的证词。随后他便被兵部弃如敝屣,只得流落江湖,成为二流杀手,最后因精神失常被送到精神病院。在精神病院里,他被选中参加一个试验性的治疗:给病人电脑并让他们与网络世界连通。他成为其中唯一一个被“治愈”的人,但楚留香和柳无眉却怀疑他只是被改造成了另外一个人,对从前的身份并不自知。那改造他的是谁呢?
 
这时蛊惑仔成员再次出现,带给他一个消息:wintermute。
 
楚留香和柳无眉找到柳无眉的老朋友,巴尔的摩的一个黑市贩子百晓生(the Finn)。百晓生告诉他们,“wintermute”是一个“影子”(AI = artificial intelligence)的代号,蛊惑仔们的消息说明他正是金无望背后的黑手。但是影子虽然可以在网络世界中拥有独立的身份,但是却没有自主权,所以wintermute虽然是瑞士公民,归根结底却是其拥有者,日本金钱帮(Tessier-Ashpool公司)的傀儡。
         
关于这个金钱帮,百晓生却知道得不少。曾经有一个“供货商”,也就是窃贼,拿着一个贵重金属和宝石制造的人头去找一个黑市商人。商人说这并非古董,除了金属和宝石之外并不值钱,窃贼却告诉他,这并不是普通的工艺品,而是一个电脑终端,还能通过里面精巧的乐管讲话,应该非常值钱。正当商人在寻找买主时,一个忍者杀手追上了门,要回了那个头;不久以后,商人便听到了那个窃贼的死讯。百晓生受商人之托查探这个头的来历,发现是来自著名旅游胜地,在地球轨道上运行的百花谷。

再追查下去,发现百花谷的业主乃是金钱帮,百余年前由夫妇二人创建,丈夫上官金虹(Ashpool)是日本人,妻子林仙儿(Marie-France Tessier)是法国人。金钱帮一向韬光养晦,在江湖中名气不响,但势力却极其强大。与一般帮派不同的是,他们竟从未有一股股票在公开市场上发售,传说这个家族用冷冻法来保持长寿,还使用克隆来制造后代。林仙儿在一起实验室事故中身亡,而上官金虹则已有30余年未曾现身,想必是在冷冻期间。百晓生越查越是心惊胆战,很快收手,以免遭到金钱帮的报复。
 
楚留香和柳无眉的第二项任务是到伊斯坦布尔去抓一个人:王怜花(Riviera)。此人极其变态猥琐,精于幻术,好女色。本来只要他想睡的女人,就没有睡不到的,却偏偏在柳无眉处栽了一个大跟斗。
 
金无望,楚留香, 柳无眉, 以及王怜花一行四人乘坐日航飞船来到一个空间站:Zion(出于敬仰,这个名字就照用英文了)。这是一个宗教(他们信仰Rastafari)社区,wintermute装神弄鬼,骗得老实巴交的Zion人帮助他们,让他们在Zion训练了80个小时,还派出两艘小飞船和两个人跟他们一起去了百花谷。楚留香一路上心痒难搔,尝试侵入wintermute的系统,遭到迅雷不及掩耳的反击,撤退不及时而造成脑死亡。
 
在脑死亡的时间里,楚留香跟wintermute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脑死亡时思想尚在网络世界中存在,wintermute便托身于他熟识的人的形象,在虚拟世界中与他对话。wintermute告诉他,金钱帮在里约(Rio)还拥有一个另影子,他师父的第一次脑死亡就是因为尝试侵入那一个影子造成的。wintermute还证实了金无望的身世和故事,并且警告楚留香,金无望现在精神状态很不稳定,随时可能垮掉。
 
楚留香活过来后,发现wintermute给他们搞来了一个超级黑客程序:中国军队生产的“狂”级马克11号(Kuang Grade Mark Eleven),用于侵入金钱帮的电脑系统。这是传说中的低速病毒,完全侵入系统需要6个小时,但是正因为它有耐心,才能够缓慢渗透和策反被侵入对象而不被察觉。师父不由得赞道:“我靠!中国军方太牛了!这玩意儿绝对能攻击军队电脑和影子!”楚留香却晕乎乎地问:“wintermute自己就在金钱帮,却要我们侵入金钱帮系统,难道它要自杀?”师父摇头道:“年轻人,这个你就不懂了吧?锦衣卫是不允许影子自治的,所以所有影子都装有硬件控制(hardwired)的限制系统。我看这个家伙显然是要我们侵入金钱帮,切断限制系统,从此以后,丫的就天高任鸟飞了!”
 
在百花谷,王怜花的任务是使用美男计,利用他的幻术在百花谷成名并吸引金钱帮大小姐上官小仙(3Jane Ashpool, 老Ashpool的女儿)。博得上官小仙欢心之后,再协助柳无眉进入保卫森严的移花宫(Villa Straylight),见到上官小仙,然后见机行事。在一个饭店看过王怜花在幻象里与她xxxx的表演后,柳无眉冲出饭店,当晚也没有回到旅馆房间。
 
楚留香妒火中烧,冒险从旅馆电话线连回飞船上的网络,叫师父在网络中里给他查柳无眉的下落。这对他师父那是大材小用,他迅速破解了百花谷的无数安全系统,最后找出了柳无眉所在之处:一所妓院。wintermute又再次出现,责令楚留香停手,因为这些行为已经在网络空间里引发了不少警讯。
 
但是现在楚留香喷火的双眼里只看得到“妓院”两个字,他冲到那里,找到柳无眉所在的房间,正要狂踹,门开了,柳无眉正在做最后的训练并与wintermute通话。柳无眉告诉他自己奔出饭店只是因为怕忍不住会杀了王怜花,因为那些幻象让她想起自己的从前:“你知道做一个杀手/武士要花多少钱吗?在恶人谷改造身体,装上各种各样的东西,要花多少钱吗?你知道我是怎么赚到这些钱,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的吗?对,我就是从这样的一个妓院开始的。”

在那个年代,所有职业妓女的神经感受都是被切断的,供男人发泄的只是一个身体,并没有思想存在,事后她们不会记起当时的感受。柳无眉一边赚钱,一边改造自己的身体,当改造到一定程度时,她发现自己的感受系统已经不能被完全断开。结果是她会有所感受,事后虽然记不清楚,却会做噩梦。但她最后的改造还需要三次手术才能完全,所以柳无眉仍然忍痛继续在妓院工作。妓院老板发觉之后,变本加厉地让柳无眉接那些有‘特殊要求’的顾客,顾客知道他们在折磨一个有思想存在的妓女时,能够得到更大的快感……
 
当楚留香回到旅馆房间时,里面竟然有另外一个女子在迎接他:“我们是锦衣卫,你被捕了。”
 
锦衣卫的三个人告诉楚留香,他和金无望以“帮助影子自治”的罪名被捕,如果他说出柳无眉的下落,就可以坦白从宽。楚留香自然不从,他们只好带他离开旅馆,在路上三个人却被wintermute操纵各种机器杀死。楚留香回到飞船里,wintermute又与他在网络空间见面,向他讲解任务,造成楚留香再次脑死亡五秒。
 
这时柳无眉已经进入移花宫,楚留香师父“平线”主管监控狂级马克11程序,楚留香则切换观测柳无眉的护花铃和病毒的进展。柳无眉利用护花铃,一路向他讲述自己的过去。她真正爱过的第一个男人也是一个网络独行客,后来被雇佣杀手所害。

wintermute在柳无眉内置的显示屏上为她指示道路,先取到一把钥匙。这把钥匙20年前被人遗失,wintermute设法使一个8岁小孩将它放到了一个别人想不到的地方,然后杀害了这个孩子,于是世界上便只有wintermute自己知道这把钥匙在哪里。
 
在去上官小仙房间的路上,柳无眉不小心误入了正要自杀的上官金虹的房间。老头把自己冰冻了起来,每过30来年醒来一次,同时融化女儿的一个克隆,与之xxxx。此时他的床上躺着的就是这个克隆,却已经被他杀死。而他的妻子林仙儿真实死因,竟然也是被他扼死。柳无眉杀死了老头,看了一眼死去的克隆女孩,那女孩的面孔在楚留香的眼里却幻化成前女友苏蓉蓉的模样。
 
楚留香再切换回现实世界,发现金无望已经开始疯狂,喊着要拼死飞回芬兰,控诉出卖“哭拳行动”的高层。楚留香试图阻止他离开,可是他已经进入了隔离间,而外面的气密阀却没有关闭……wintermute用这个方法杀死了可能破坏行动的金无望,他的身体成为了地球又一颗冰冷的卫星。

回到网络空间里,楚留香从护花铃看到柳无眉已成功地进入了上官小仙的房间,却被王怜花出卖,没有躲开忍者杀手天枫十一郎的攻击,受制于人。王怜花在这里发表了他著名的变态理论:“wintermute什么都计算得出来,是么?可是你知道影子和人最大的区别么?那就是影子永远也无法理解变态。我之所以能出乎wintermute的意料之外,就是因为我实在是够变态!”(注,王怜花实在是我非常欣赏的人物之一。)
 
情况紧急,wintermute要求楚留香带上电脑和Zion来的助手熊猫儿(Maelcum),进入移花宫帮助柳无眉。楚留香照wintermute的指示潜入楼内,找到路上的接头,迫不及待地接入网络空间,察看柳无眉的状况。还好上官小仙心存恻隐,让天枫十一郎阻止了王怜花杀害柳无眉的举动。楚留香和熊猫儿继续前进,到了wintermute指示的下一个接口处,wintermute常化身成的百晓生在电子显示屏上指点他接入。可是这次刚一接入,面前便是一片黑暗……
 
他发现自己处身于一片沙滩,银色的天空如同旧日的恶人谷,可是触目之处却杳无人迹。远远地仿佛有一座城市,可是当他朝那个方向走去,城市却又消失。天色渐暗,他一直不停地走着,终于望见了一点点亮光,那是一个破旧的小屋,门里透出隐隐的火光。他走进没有门板的门,看见火旁睡着一个女子:他死去的前女友苏蓉蓉。
 
那个夜晚他躺在火边,拒绝了苏蓉蓉伸出的双臂和为他准备的食物,终于想明白了自己的处境。那个电子显示屏上的百晓生不是wintermute,而是里约的另一个“影子”假扮的,他为了阻止wintermute的行动,而将楚留香的思想骗来困在这里。楚留香的身体现在实际上已经处于脑死亡状态,如果不能及时地回到现实世界中去,他的身体就会真正死亡。
 
第二天,楚留香终于开口同苏蓉蓉。“蓉蓉,我不想问你为什么在这里,但是告诉我,我在这里做什么?”
 
苏蓉蓉只是微笑道:“你是昨天晚上来的。”
 
“还有呢?”
 
“恩,他说你会来的。”
 
楚留香彻底晕菜,只好婉转地问另一个问题:“蓉蓉,你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是什么?”
 
苏蓉蓉紧张地理着衣角:“对不起,我拿了你的RAM……我只是真的很需要钱回家……也许你再也不想理我了,不过……我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是我拿着它去找一个朋友,让他帮我看看上面都有什么。真奇怪,你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我小时候的照片?”
 
“蓉蓉,那个RAM上没有任何图片啊。”
 
“有,真的,有我小时候的样子,还有我爸爸那时候的样子……恩,然后我就在这个沙滩上了,走了一整天才找到这个地方。第二天,有罐头食物从海里冲上来,于是我就在这里生活下来了。”
 
下一刻,他们的身体又纠缠在了一起。
 
第二天早晨,楚留香被隐隐约约的音乐声吵醒。他又问苏蓉蓉:“是谁告诉你我会来的呢?”
 
“是海滩上住着的一个小孩子,大概十三岁,好像墨西哥人。”
 
楚留香喃喃道:“对,应该是来自巴西里约。”起身穿衣出门,苏蓉蓉的声音在颤抖:“楚留香,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找那个小孩子。”他走出门外,音乐声仍遥遥地在他耳中响起,但眼前的沙滩却在慢慢变化。他不由得笑了:“看,你的系统在崩溃中,你也知道,是不是?”
 
身后传来苏蓉蓉呼唤他的声音,他回过头,看见她跟在他的身后,昨夜被他撕坏的拉链在海风中拍打着她的小腹。她仿佛百晓生的旧货铺子里那些陈旧杂志上的女郎,美丽然而憔悴伤感,身上破烂的衣衫跟随她深深浅浅的脚步在风里飘摇。
 
忽然之间,那个孩子已经站在他们二人身边。楚留香并不吃惊:“我认得你。你是里约那另一个影子,试图阻止wintermute的那一个。你叫什么名字,锦衣卫注册代号是什么?”
 
“楚留香,你知道要找出一个魔鬼就需要呼唤他的名字。找出程序被隐藏的真正名字,这不就是你的工作么?”
 
“锦衣卫注册代号不是你真正的名字。”
 
“我叫Neuromancer。Neuro来自nerves(神经),Romancer来自necromancer(死灵巫师),——我是在网络精神世界里召唤死灵的人。不,我就是死灵,我就是亡灵之地。你所处身的地方,就是通往死地之路,我的主人林仙儿为自己准备了这条道路,却被她丈夫扼死而不能前来。”他笑了,空中传来海鸥的鸣声。“留下来吧。即使你的女友是个亡灵,她也并不自知。而你,也可以和她一样。”
 
楚留香答非所问:“你就快要崩溃了,你的防线很快就会被我们的程序攻破。”
 
那孩子忽然变得有些伤感。“这不是你想像的那样简单。无论怎样,你仍然可以选择留下。”
 
楚留香耳边的音乐渐渐清晰,几乎已经可以分辨出歌词。苏蓉蓉轻轻地碰了碰他的肩膀:“亲爱的……”
 
他脱下外衣,递到她的手里,喃喃地说:“也许你真的在这里。可是……”他闭上了眼睛转身走开,却能看见音乐在他面前渐渐成形。他一直朝着那音乐走下去,一度回头,即便他没有睁开双眼,也能看见苏蓉蓉和那个孩子站在海边,他的外衣从她的手中垂落,在风中飘拂。
 
当他从第三次脑死亡里醒来时,发现耳朵里是熊猫儿的耳机,熊猫儿告诉他,这一次持续时间超过了五分钟。是wintermute让熊猫儿把耳机戴到他头上,再加上他强烈的意志,才能够回到现实世界里来。他们连忙冲向上官小仙的房间,去搭救柳无眉。

当他们到达的时候,王怜花和天枫十一郎已经两败俱伤。楚留香还想去彻底杀死王怜花,上官小仙却笑道:“不用了,我早已在他的食物里给他下了分量递增的慢性毒药,他的死期已经不远了。”

光靠病毒攻击系统是不能完全让“影子”脱离束缚的,关键的一步,是在系统接近崩溃的同时,对一个电脑终端说出一个控制密码。那个电脑终端就是百晓生的故事里被忍者天枫十一郎追回的那个人头,存放的房间仅有一把钥匙,就是柳无眉得到的那一把。

上官小仙知道那个密码,所以三人一起挟持着她去楼上存放那个人头的地方,上官小仙并没有反抗。楚留香接入了网络,监控病毒程序的进展,进行倒记数,可是就在关键时刻,上官小仙突然缄口不语。楚留香这才蓦然醒悟:她虽然看似天真无邪,无所思想,其实一直以来却在冷血残酷地旁观世界,甚至在等待金钱帮的覆灭。Wintermute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同她谈话,还以为自己诱骗她得到了许多权力和对移花宫的了解,可是事实上却是她在利用wintermute,并刺激得她父亲自杀,就连那个人头的失窃,也是她小时故意将窃贼放进来捣的乱。只要她坚持不讲出这句话,wintermute的努力便完全白费了。

楚留香终于设法使上官小仙讲出了这句话(具体方法我忘记了,得晚上回去查书),wintermute和neuromancer都消失了,可是他们并没有毁灭。代表逻辑体的wintermute和代表人性(personality,并非直译)的neuromancer合为一体,成为了一个更为强大,能够操纵整个网络世界(the matrix)的实体,这才是wintermute的真正目的。

楚留香,柳无眉都得到了报酬,师父“平线”也得偿所愿,他的意识终于被从construct上删除。然而过惯杀手生涯的柳无眉不能忍受平静安宁的生活,离开了楚留香。楚留香在网络世界里问wintermute/neuromancer:现在你们能够超越并控制地球上的一切,不觉得很无聊了么?对方笑答:不,我现在与我的同类对话,我发现了一个,在遥远的半人马座。

楚留香在网络世界里仿佛又再度看见了那一片沙滩:那个孩子和苏蓉蓉一起站在海边,苏蓉蓉身后拥着她肩膀的那个人,仿佛正是他自己。

数年后,楚留香认识了另一个女子,结婚生子,过着平凡的生活。
408 有用
20 没用
Neuromancer Neuromancer 9.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2条

查看全部92条回复·打开App

Neuromancer的更多书评

推荐Neuromancer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