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浮光掠影——改革开放二十年

呓语之森
2006-04-13 看过
《兄弟》浮光掠影——改革开放二十年
上:从宋刚到林红

《兄弟》下已经出来了不少时间了,倒是比上厚了许多,价格自然也贵上了不少,昨日去书店,咬咬牙买了下来,赶夜读完,一部《兄弟》下,浮光掠影改革二十年。
中国女人大抵还是自私的,所以李兰托孤托了宋刚而不是李光头,她终究是私心向着自己的儿子的!只是眼光差了点,该托的是李光头而不是宋刚,如此看来,大概两个儿子在她心目中的分量依然是不同的吧!所以宋刚在兄弟之情和母亲临终托孤的负压下在和林红的爱情之间反复挣扎,甚至于自杀谢罪!我为什么要用谢罪一词,看官们细读,《兄弟》下部开章之后,宋刚与李光头和林红之间的选择,在母亲的托孤压力下,一直认为这些都是自己的罪过!终于,宋刚被李光头一句“兄弟也一样宰了”打醒了,放下负担开始追求自己的爱情和幸福;对此,我们是否可以看做是一次对封建主义和兄弟伦理束缚的一次小小的冲破呢?
《兄弟》下部里有一张书签,上面有一个简单的对上下的概括我觉得大抵不错:上部“精神狂热,本能压抑,命运惨烈”;下部“伦理颠覆,浮躁纵欲,众生万象”。由此看来,我们所谓的伦理颠覆从宋刚走出家门走向林红开始了!于是,意义上的〈兄弟〉下的高潮从这里开始!
李光头从福利厂成功了,他靠着一张嘴巴和真诚的话拉起了第一笔生意,从时间上看来这应该是八十年代初期,下海经商的人凭着大胆掘出了第一笔金。于是李光头自封了厂长,从此得瑟起来,走路都横了三里。似乎应了事业得意一般都情场失意的例子,林红对李光头的打击让我们的李光头选择了一条不归的道路,“结扎”。这是一个有点古老的词了,相对于80年代已经用惯了套子的我们这种方式已经非常的遥远了;然而,我们看出了李光头的毅然和决绝;而事实上成功更容易光顾决断的人。拉了股份成立形式上的股份公司的李光头去了上海,我们不得不为他这样无师自通的经商才能而感到恐怖,股份公司这样就从李光头的手中诞生了,抱着最普遍的淳朴主义相信能人的思想,我们可爱的童铁匠和王冰棍们把他们最宝贵的财富投资到了李光头。李光头去了上海,两手空空的回来了,然而这并没有对他的精神造成任何的打击,他甚至想重新回福利厂继续做他的厂长。而在县政府门口静坐示威收破烂的他在最苦难的时候还记得把一个格林威治时间的表送给自己的兄弟。当然,他一直都知道宋刚不会不管他,他不会一直的饿下去,他会和宋刚吃一碗饭!而宋刚也恰如其分的出现了,带给李光头每天关于食物的希望,而此时,我们重要的主角之一,林红的身影才真正出现。
如果说林红之前的意义还只是一个冲破了男追女的朴素主义的年轻女子,那从李光头落难后出现的林红,才完成了她在这部小说中真正的意义!我甚至在读完整部小说后曾经有一个认为,这部小说所有的目的不过是借〈兄弟〉和整个改革的过程来完成对于林红的讽刺,绝妙!一个抱着最普通的小市民主义的改革后的女子,在抱着对幸福和爱情最真挚的追求的背后依然是“有奶就是娘”的本性。如果说后来林红接受李光头做爱是一个晌可以谅解的行为,那么从她再次走出寡妇的阴影成为林姐就完成了整个中国改革开放妇女思想解放的全过程!是的,全过程,我们可以从一个林红身长可以看到中国妇女80%的性格特征,向夫,小家庭主义,甚至于丈夫的兄弟,也可以决绝的抛弃!当然,最后的20%由书中的另一个女配角“苏妹”完成了补充。林红在最后才被余华推向讽刺的前台,我们可以理解为余华的不舍或者是深埋才露!甚至你在看到近乎于结束的时候你都还无法看到这对于林红的讽刺!最初的林红、结婚后幸福着的林红、宋刚生病后苦难的林红、被针织厂厂长骚扰的林红、上了李光头床的林红到最后的林姐;完成了我们对于中国最普遍小市民主义女性的认识!
宋刚,我们不得不重新提到宋刚,这个男人负载了大多数改革中的中国男人的遭遇,幸福的结婚,下岗、闯天下、生病等等。而最后的卧轨自杀让宋刚有了一个意料之中想象之外的结局。余华仍是怜悯的,他没有让宋刚最直接的面对偷情的林红和他的兄弟李光头,他让宋刚选择了直接的死亡而避开了兄弟间最尖锐的一次冲突,这成为了本书最大的一个遗憾。没有了这次冲突的〈兄弟〉不再完整表现兄弟的意义。宋刚的崩溃并不彻底,余华在现实主义的写法上依然留了一手,让我们避开了最大的残酷。而宋刚死后的林红被余华戏剧性的笔锋一转,让宋刚的死亡失去了最初的意义,绝妙的讽刺;也许,我们应该相信余华避开兄弟之间残酷冲突的目的就是为了这次讽刺,而这如我前面所说,也许我们应该怀疑,林红才是本书中潜藏的主角。宋刚是固执的,甚至于近乎偏执;其实,从学者的宋刚到最后的宋刚,暗示了某些知识分子的影子,宋刚的结局隐含了改革过程中很多知识分子的结局。这是个信仰崩溃的年代!

中:李光头和众生万象

从改革开放到现在,李光头代表了典型的中国式的商人的过程。他几乎函盖了全部从那时候开始走向成功的中国商人所需要的全部优秀品质。对商机的敏感,契而不舍的勇气,出国淘金的决断,迅速的分散投资的眼光,把握政府的良好关系,商业炒作的胆量等等等等。
“浮躁纵欲、众生万象”。李光头和童铁匠、刘作家、赵诗人这些众生代表了改革后的社会中处于每一个阶层的人群。刘镇是整个改革过程的缩影,人们的信仰完成了从淳朴到商业化的蜕变。我们可以从这些人物体现出来的简单性格中看出这个缩影的过程。
童铁匠,投资李光头的失败让他畏缩了,第一次失败的风险让他不敢尝试第二次!而迅速从中总结出经验的童铁匠善于变通的性格完成了他财富的积累。在整个改革的过程中,第一个吃螃蟹的李光头成了巨富,而跟风而起的第二批童铁匠们同样完成了他们的积累。机会不是只有一次,这个简单的例子就象BAIDU之于GOOGLE。为此,我们不得不提到童铁匠的夫人,这个果敢的女性代表了改革后女性解放主义中那些能将性和爱真正分离出来的女人,我们甚至必须佩服这个女性对童铁匠嫖娼的最朴素的看法,与其让丈夫乱搞不如自己来控制、投资和成本的合算。从另一方面来看,这个女性是伟大,她可以基本代表了性解放主义对于中国女性最简单的影响。
周游,一个所谓的投机主义者的体现。从刘镇的处美人选美大赛非常敏感的触觉到这里最隐秘的需求。非常完整的商业秀策划和舞台设计,这个所谓走四方的骗子事实上代表了营销中的一个制高点!他在刘镇完成的那次几乎于完美的表演个人认为可以搬上营销的案例来学习,到了刘镇还剩5元钱的周游最终带走了十几万。而继续带着宋刚走四方的周游同样体现了人在成功一次后的失败的过程,朴素的宋刚被周游反复折腾的结果是带着一身的创伤和3万块钱回到刘镇。我们的周游,却在最后在刘镇安了家,和苏妹真正实在的过起了日子;余华给了周游一个非常不错的结果,让我们相信浪子回头这样的可能,他依然鼓吹着自己的牛皮和大话,可实际上的是,安守包子店的周游过着超越大多数人的幸福生活。
小关剪刀,“命里只有八斗米,走遍天下不满升”。改革过程中失败的人群的最典型的例子。余华似乎也是有些宿命论的,一句“命里只有八斗米,走遍天下不满升”从开始就注定了小关剪刀的结局,走遍天下过着漂泊无终的日子,被命运逼迫最后妥协。
众生万象,我无法全部的叙述所有的众生,我是个八十年代生人,在整个阅读的过程中我只能凭借着自己对于改革过程和社会的认识来解构这个浓缩四百年到四十年的过程。但我相信,我的父辈们,那些经历过改革年代和李光头一个时期出生和成长的人们,都可以在〈兄弟〉一书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找到代表着自己的那个人物,找到自己曾经的经历。从这一点看,余华无疑是成功的,能在一本书中浓缩出这样的一个社会缩影和人物,我们不得不佩服。
好了,我们要说说李光头了。他太生动了,李光头的性格在本书中无比的丰满,他占据了本书近半的篇幅。余华在强迫我们爱上他叙述的这个人物,他几乎给了他近乎完美的性格!然而,在这完美的背后,我拒绝强迫,我拒绝作家一切强加给我们的意志。李光头的完美让他俗不可耐,他失去了人物最具感染力的特点,他太完美!我无法相信在真实的社会中存在着这样一个完美的商人,如果说〈兄弟〉中最大的败笔是什么,那就是李光头的完美。他够男人和义气,够哥们儿,风趣而幽默,拿得起又放得下,甚至粗俗也粗俗的恰到好处,这几乎可以说是余华所有书中塑造过的最完美的人物,甚至于在最后的结尾中,余华对宋刚死后的李光头,也给了不同于林红的结局。也许,我们可以简单的理解为余华太偏好李光头了,可是他不应该将这样的偏好强加给我们。也许李光头代表了改革中最成功的那群商人;可依然,他完美的过了头。他敢爱敢狠,甚至连后面在处女膜官司中在法院的演讲都那么有感染力;我不禁想问余华,究竟为什么把如此完美的性格赋予李光头,让他成为〈兄弟〉书中和其他人物完全不同的对比。如果你是想表达这样对比的讽刺和深刻,那么在这本可以说现实主义的书中,你不觉得有些夸张了么?

下:从讽刺说起

如果说我把全书的总纲理解为讽刺,大抵应该没有错的。余华善于通过描写人物和塑造人物性格来达到讽刺的目的。无疑,在《兄弟》下中,人物的塑造和场景情节的讽刺是成功的。类似垃圾西装的情节,从全面的讽刺了改革初期国人对于外来事物和西方事物的盲目崇拜,刘镇的人们以穿到一套西装里缝着的名人为荣,余拔牙以参加各国的游行成为政治人物为乐趣,这些幽默的背后讽刺我们的浮躁。改革当中人群的思想变化和奇奇怪怪的各种方面通过刘镇人们具典型性的行为全面体现。
从窄入宽,是余华在书后自己写的后序,然而,《兄弟》的下部是否宽的有些过度了呢?众生万象的背后是否就是众生无象呢?意图把改革四十年的剪影和人群的变化全部浓缩在一部书里面,是否太过于宽广而忘记了《兄弟》的主题?读完全书,浮光掠影一般,带你走过改革四十年的历程,然而。我们无法得到如余华以前小说那般刻骨铭心的印象和感动,甚至感受不到如《兄弟》上部中的那种苍凉和无言。如果说余华用《兄弟》下部来作为自己写作方式的突破,试图全面的来解构社会众生百态,我个人认为,这似乎并不成功。无可否认《兄弟》下部本身对于社会变革过程中的种种还是描述的非常到位的,然而,我们需要的,也许并不是又一个全面的刻画,而是余华原来的对于某一个视点的深入解析,需要余华那种近乎于残酷的展示,而不是又一个白描式的浮生绘。
余华说“兄弟是连结两个时代的纽带,他们的生活在裂变中裂变,他们的悲喜在爆发中爆发,他们的命运和这两个时代一样地天翻地覆,最终他们必须恩怨交集地自食其果。”然而,在我读后,我无法感觉到《兄弟》两人之间真正全面相对的冲突,甚至在最后的结尾部分,余华可能由于要体现对林红的讽刺而避开了最后兄弟两人冲突的场面。《兄弟》两人的感情和冲突也由于对于社会浮生的全面描绘而无法避免的淡化;余华从狭窄写出了宽广,可我宁愿要那种狭窄,残酷的狭窄,逼迫我们思考和悲痛的狭窄;这样的宽广让人物之间的联系和冲突被淡化和减弱,〈兄弟〉变成一部纯粹的阅读小说,而不是一次思考的记录。
或者,这是我个人主观的认为,事实上的是阅读〈兄弟〉下部只花了我阅读上部一样甚至不到的时间。大量的关于情节的铺开和描绘弱化了人物的心理剖析,往往点到即转,仿佛余华在避开这样的剖析和思考。太刻意的去追寻讽刺的效果和众生百象的描述,最后的结局却是弱化了真正的讽刺。让我们可以如读一本畅销书似得读完它,余华走向了市场和选择了妥协。
也许,〈兄弟〉下部才是对余华本人的一个莫大的讽刺!
37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2条

查看全部12条回复·打开App

兄弟(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兄弟(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