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问题

Reader
2019-08-03 看过

和何伟的其他作品一样,书中涉及的人物都是他所接触的埃及社会的普通个体。对这些人的观察,还是一如既往的体谅又尖锐。这种发自内心的真诚和谦逊在西方记者群体里并不多见。而对于人情世故的体察之深,即得益于他的态度,也反映出他的天赋。

和这些人有关的故事,大多曾专文在《纽约客》刊出过。成书时作者将这些故事按照时间先后交织在一起。遗憾的是因为它们本身没有太多联系,这样交错的安排反倒是少了聚焦和锋芒,不及单篇文章有感染力。尽管如此,在体察和描述真实的复杂的有着某些共同特性而又千姿百态的埃及人生这一点上,他依然做得相当出色。 对照他在《江城》和《寻路中国》里为人称道的对中国现实的观察,毫不逊色。

然而与中国三部曲比起来,这本关于埃及的书,很大程度上是让人失望的。何伟在中国生活的时间,正是中国社会飞速变化的时间。他关心的问题很自然就是个体如何主动或是被动参与以及应对这样迅猛的变化。而在埃及,他面对的问题则是,为什么没有变化。在何伟决定去埃及生活之前就有朋友告诉过他,经历过类似于中国社会这样的巨变,埃及的一成不变可能会让一个从事新闻写作的人难以忍受。而何伟一家到达埃及的时间,是阿拉伯之春突然爆发后的几个月。此后埃及政治发生了一系列变动。而这些眼花缭乱的变动,并没有改变社会的基本运行程序,也没有让埃及人的生活有任何实质的变化。

为什么没有变化这个问题,恰恰是无法仅仅在个体身上找到答案的。 何伟将他的目光转向了考古和传统,也可以说,是将他的考古之行和这个问题联系起来。古埃及文明的鼎盛时期,是在距今三千到五千年前。按书中所述,国家宗教这些观念,最早诞生于古埃及文明。问题是,三千年前的独裁法老真的可以为当代的独裁政权提供任何解释吗?独裁和压迫是所有的人类早期文明共享的特征,真正的变化不过是近几个世纪的时间。要理解当代,最紧迫的不是追溯到三千年前,而是三十年前,一百年年前,三百年前。

公平的说,要给这个问题一个全面的令人信服的回答,可能需要很多册的历史社会经济政治分析。真正让人失望的是,何伟几乎没有提到非常重要的一点:近现代各种殖民势力对埃及的控制和影响。中东和非洲的诸多灾难,和它们的邻居是密不可分的。与之相比,埃及法老的影响可以忽略。

可能不是最好的社会学学者,何伟仍然是一个难得的忠于自己的眼睛和内心的记者和写作者。对于地方选举的观察,对于中国商人的观察,对于草根政治的观察,都有不同于主流意见(偏见)的独到之处。我曾经和研究选举民主的政治学者提到过他的文章,希望对方能抛弃成见,考察实情;当然效果如何不知,毕竟何伟的文章不是发表于《美国政治学评论》之上 (> <)。

4 有用
0 没用
The Buried The Buried 9.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The Buried的更多书评

推荐The Buried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