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译和重读

allison
2006-04-09 看过

当我在网上看到《朗读者》的简介和评论的时候,我就知道一定是几年前看过的《生死朗读》。当时是从一个网友那里借来的,几乎是熬夜把它读完。几个月后,我参加工作了,在办公室一个同事那里,我又看到这书,马上觉得她是同道中人。我很少读书读两遍,但是这本书我还是很想读。我记得那本小书是桔黄色封皮。(我上网看到,生死朗读的封皮并不是桔黄色,有点吃惊。这更说明我的记忆是靠不住的。)

当我把《朗读者》买回来,马上觉得这书比以前的《生死朗读》要厚很多,而且是精装本,硬壳还有点发翘。深灰色的封面,可恶的是加上一个商业味道很浓厚的书腰,上面印着一些宣传推广的文字,还有一个女性形象。这些都跟我印象中的书不同。

其实,去年参与了一些书的推广,我知道书商的用意。不过,这本书是不用、也不屑于用显示销量和名人评论的宣传口号来推销的。

最初在德国,后来在世界各国,这本书都是在知识分子的圈子中悄悄流行起来。人们在聚会上谈论起来,学生们在课堂上阅读并组织讨论小组。它以一种不张扬的方式快速传播着。

重译本增加了曹文轩的序,和译文编辑对作者的专访。这是原来没有的。

曹文轩说,他最喜欢的,是书里传达出的那份庄重。我很同意。(不过,不知道他所说的不庄重的小说是指哪些。我看他写的小说,虽然庄重,却很没意思,一点回味都没有,有些看起来有点痞里痞气的小说却很好看呢)一本篇幅不是很长的小说,却那么沉重,不让人觉得恐怖,却让人觉得非常沉重,很多天都在回想着,都在感叹着,却又欲说还休,欲哭无泪。

汉娜隐藏了双重秘密,哪个都可以让我们非常震惊。不过,仔细想来,不能读写才是她的第一秘密,一系列的选择,都是为了掩盖这个现实。又再次为了保守这个秘密,不惜牺牲在法庭上减轻罪名的机会。

重读这一遍,除了对这个人物身上特有的坚强、骄傲又加深了一遍感触之外,还有很多新的发现,使得我在重读的时候,总觉得这个重译本和原来的情节有所不同。当然,事实并非如此,只是有些地方我淡忘了,或者,时过境迁,我今天所注意到的细节不同了。今天,我更愿意把它当成是一本最为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可以跟任何一本爱情经典放在一处。

不知为什么,我留下一种印象,觉得后来男女主人公已经不再相爱了。我发现我错了。因为一直深爱着汉娜,米夏一生不能再爱别人,甚至周围的事物都淡化而退色了;因为一直深爱着汉娜,米夏才被深深地卷入罪恶感中,本来是对父辈罪恶的审视,变成了对自己的罪恶的忏悔。而汉娜呢,我们不知道她有任何的亲人,只有这个朗读者,她的房间里,贴着从报纸上剪下来的,米夏高中毕业典礼接受奖品的照片。那是她离开那个城市很多年后的事,目不识丁的她如何找到这报纸的呢?还有,在整个审讯的过程中,她一直带在身上吗?

文字的表现力有时可以是无限的。汉娜在法庭上,最为不知所措的时候,她的头转过来,目光找到了米夏。他才明白,她一直都知道他在那里。读到这些文字的我,向看到电影镜头一样,马上有强烈的感受涌上心头。

本来我以为,这样一个有悬念的小说,重读的效果会大打折扣的吧。我一直都知道她的天大的秘密,但是,我却有很多新的发现。我更加有机会发现她是如何小心地、敏感地保护着自己的一份骄傲。

还有几个我上一次没有注意、或者早已淡忘的细节:一是米夏在为究竟去不去找法官讲出事情而为难的时候,他去向父亲求助。二是米夏在监狱里再次见到汉娜时,他们的对话。还有就是汉娜突然死去后,米夏在监狱里的见闻。

现在想来,这部小书没有一个废字,才能在这么短的篇幅里,表现这么多层次的复杂情感。有人性所定义的,也有在特定语境下不言自明的含意。它引发不断反复、严肃的反问、思考,这也是德国人的优势所在吧?
25 有用
8 没用
朗读者 朗读者 8.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3条

查看全部23条回复·打开App

朗读者的更多书评

推荐朗读者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