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丘,沙丘

陈灼
2006-04-09 看过
今天在新华书店买了两本书,都超过700页,分别是佛兰克·赫伯特的《沙丘》与苏珊克拉克的《乔纳森·斯汀格和诺瑞尔先生》(国内译为大魔法师)。本来嘛,这两本中译本都不打算买,因为先前看到《沙丘之子》,好薄,开本又小,觉得好亏待这名著,今天看到《沙丘》第一册,厚到不能忍,顿生敬畏,买了。《大魔法师》嘛,原来觉得这译名好诡异,但是这书是不可不看的,而我这超慢的原著阅读速度,又让我无法去读原著,可是又想看,翻了翻,译文不错,于是也买了……
 
沙丘先前断断续续地看了一些原版的电子版和一些资料,但今日看中译本,一口气看了近百页,不愧是名著中的名著,科幻小说中的大气之作。看完之后再絮叨吧。不过我发现,佛兰克赫伯特和苏珊克拉克有共同点,就是大器晚成,赫伯特出版沙丘第一卷的时候已经45岁了,之前用6年时间准备;苏珊克拉克为了写《大魔法师》也花了十年时间。当然,《大魔法师》能否成为《沙丘》那样的传世名著还有待实践考验(基本上不可能,因为沙丘的野心之大,涉及面之广,大概只有魔戒可以媲美)。
 
看了沙丘,我再回头想想基地正传三部曲,发现过去对阿西莫夫的推崇有点过了头。
 
基地正传所缺少的动作性,画面感,以及整个体系的严密性,沙丘中全部具有。
 
而看了沙丘,我发现阿西莫夫在正传之后30年再写前传和后传时候所增加的那种个性描述和历史背景的嵌合,以及动作性(这种动作性与机器人系列的几部长篇中的动作性不一样)跟沙丘相比,说实话,并不见得多高明。
 
阿西莫夫是大宗师,没有错,但自从看了沙丘,我便无法将科幻长篇架构的皇冠戴在阿西莫夫的头上了。也许人就应该这样,不要轻易限制自己的眼界,不要轻易将花园里的某一株花朵看得尤其高贵,因为花园之大,我还远未看遍。
 
再说说沙丘和魔戒之间。
 
沙丘对魔戒有没有借鉴?如果说有,我可以举出很多很多例子来,但是我宁愿说没有。
 
魔戒整个小说的产生原因,在于托尔金要为第三纪的结束构思一个故事,而40年代中期正是他精力最为旺盛的时期,作为语言学家和文学高手,组织和创作一部长篇并不是什么难事,况且,他的本意,他的内心深处,还是希望能借魔戒将他前半生的心血,精灵宝钻一起介绍给大众的。当然,最后证明,大众并不买精灵宝钻的帐(他去世后,魔戒已经直接渗透到大众的血中,所以大众也就接受了宝钻)。
 
赫伯特本人的生平我了解得不多,所知一二无非是,他在写沙丘之前,直到32岁才第一次发表科幻小说,而且一直名气不大,也不是专业作家,摄影虽是一技之长,但主要生活来源还是做做自由编辑和记者之类的工作。
 
我可以推想的是,赫伯特一定非常好学,否则他怎么会了解并洞察那么多的宗教,政治知识呢?我认为这些题材对沙丘的主题虽然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赫伯特和托尔金最明显的不同是,他从科学的角度考虑问题,从50年代人们还很陌生的生态学角度考虑问题,而不是从神话,精灵,这些东西来考虑问题。
 
其实这些边角的东西,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沙丘》作为一本小说,它的可读性非常强。这种可读性,从文字的画面感和人物的动作感上,绝对不比菲利浦·迪克的科幻小说差。
 
这正是一个奇怪的世界,美国真是一个奇怪的国家,在同一个时代,同一方土地上,既有赫伯特在孜孜不倦的构造沙丘的历史,精心编织着沙丘的故事,也有迪克那样从一个星球蹦到另一个星球,从疯狂的吸毒者角度幻想未来社会的一切可能性。
 
选择奇幻还是科幻,这个问题现在不是一个问题,但是它迟早会是一个问题。
 
如果说沙丘可以和魔戒持平,那么奇幻界的迪克在哪里?
 
海因莱茵的玩世不恭与政治诉求,克拉克的悲天悯人与精确,阿西莫夫的宏大与幽默,阿尔佛雷德·贝斯特的冲击力与热情,而赫伯特的出现,毕竟在这些人之后,光芒却与他们比肩,甚至遮住了他们。
 
在纯粹的科幻小说家和奇幻小说家之外(至少你无法想象写龙与魔法的阿西莫夫和写时间机器的托尔金,虽然托尔金也写过未完成的科幻),从60年代以来,还有一批脚踏两只船的作家。
 
我喜欢的之中,有德高望重的乌苏拉勒吉恩,有意气风发的尼尔盖曼,还有特德蒋,罗杰泽拉兹尼。这些人你该怎么说他们呢,他们写科幻便是一流,写奇幻,让你陶醉,甚至有的还会写剧本画漫画。
 
以上的问题告一段落,下面谈另一个问题,也是今天想到的,就是国内的严肃科幻和奇幻文学创作问题。
 
首先,如果要想有大的突破,一定要有些长篇的计划和打算,而且,必须要有一个思想准备,就是不要指望一开始就当专业作家,作家的身份将会逼迫你写很多你不想写的东西,最终败坏你的文笔,把你榨干。

@陈灼
141 有用
35 没用
沙丘 沙丘 8.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0条

查看全部50条回复·打开App

沙丘的更多书评

推荐沙丘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