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说一通

wumin
2006-04-09 看过
《碎舞》是早先买的,一直没怎么看;《私人版本》则是后来去挑礼物时候的副产品。很多时候你遇见某些喜欢的东西,往往是在刻意之外。
  
每一个以文字为生的人,有着自己独特的地方。当然,只是有的惹人喜爱,有的令人憎恶。洁尘这个名字看上去不怎么怡人,就像网络时代千万个注水的诗意ID一样。但,文字,真的很聪明,很精准,无论是描摹感情,还是描摹情状。
  
“常见到的关于费尔南多的照片一般都是那张戴着平檐礼帽的正面胸像,有着一双深凹的眼睛和宽阔的下腭,整个五官匀称端庄,很有力量感,还有一种道德上的优越感。她和爱因斯坦长的是一种类型。但在阅读中所获得的关于费尔南多的印象却和这个照片上的女人丝毫挂不上钩——她成天戴着软檐便帽,健壮、沉稳、愉快、世故;她撒谎、隐瞒、没有内疚之心;她非常懒惰但充满活力;她性欲旺盛,深谙男女之道,喜欢勾引男人并被男人勾引……费尔南多是一个十分自然,十分放松的女人,这一点构成了她的动人之处。人们包括毕加索本人都为她这种天然品质的稀有而陶醉在她的罪恶之中。她像一枝罂粟,盛开在20世纪初的巴黎,美得有毒……”
  
当然,也会有这样的聪明,或者说小聪明:”站在任何一个角度看,奥尔加都让人同情。上帝让一只无辜的兔子作了鸭子的新娘。鸭子是爱过她的,只是无法像一只兔子那样地爱她“(《碎舞》-绝色)
  
但这就是她的动人之处。就像她自己的文字中说的那样,人们会因”这种天然品质的稀有而陶醉……”。一个能把情状描摹的如此细腻的技巧本来就是难得一见的,而且她还能在这些繁复的字里行间勾画出自己从容,或者随性的气质来,末了还不忘向你展示一下她的智慧。
  
在说到布拉德皮特时,她写到,“在世人面前像一座山,在自己爱的女人面前像一个孩子,这样的男人是全世界女人永恒的向往“。如果她写上一句什么是全世界男人永恒的向往,那一定会更有趣。
  
但,我很容易了解大多数男人的向往。也许不是永恒的,但至少一个从容或者慵懒,习惯自然的,一个能准确细致地表达自己感受的女人,会受到欢迎。因为这里太多拘促、太多敏感与不安、太多尖刻的防卫和冷漠……
  
与生俱来的那些东西也许最稀少,如果不是,那么尽量让它历练得像与生俱来的。就像作者本人说的那样,即时一朵花美得有毒,仍然会有人陶醉。而且,最后我们所想的品质,也许从来不是指的行为如何端庄,如何正派或者恪守教条。
  
《私人版本》的封皮内页,有一幅小小的作者照片,我敢保证,绝对是美女(有点像SH.L.,也许年纪大了点)。不过自序之后的一篇文章有点让人尴尬,第一句写到”我能在什么人面前完全素面朝天?”都敢素面朝天了,还有什么人不能见——中学时候语文老师讲病句的时候常这样说,后来无厘头王佩的“语文运动”里面又教导过一次——这多少让我有点懊丧。
  
不过,有什么关系?一个能把文字运用得这样好的人不多见了,一个自然而又聪明的人不多见了,何况还是一个美女,更少见了,容貌也绝对能”素面朝天“……后来去看了一下洁尘的博客,果然,念大学那会就学会了抽烟喝酒……一株慵懒的、自然的、有毒的稀有美人蕉……
3 有用
1 没用
私人版本 私人版本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私人版本的更多书评

推荐私人版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