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摆设的群体

王中玉
2006-04-07 看过
  近年来,海外汉学家们对宋史的研究为我们开拓了一个全新的视野。贾志杨教授的这本《天潢贵胄》,使我们开始注意到被忽略已久的宋代群体。
  从横剖面来看,由于在史料收集和整理工作上的极为缜密,可以说,此书堪称为对宋代宗室的全方位研究;从纵剖面上看,书中所涉及的不限于一朝一代的专述,对宋之前的汉、唐、之后的明、清,都作为了同类比较,甚至还援引了日本皇族的例子。
  鉴于唐所取得的辉煌成就,宋在过去总是被当成一个文弱和擅长模仿的朝代。高度成熟的科举制度为国家培养了士大夫阶层,他们致力于儒家所提倡的积极入世,可当他们进入现实的政治经验时却发现这种价值观的黑暗和虚无。
  士大夫们感受到的矛盾在另一个阶层那里则更为复杂和尖锐。我们可以将这一阶层称之为天潢贵胄,因为他们是赵宋皇族这棵大树上衍生出的金枝玉叶,帝国的宗室贵戚;但他们的生存状况却与现代屏幕上显现的形象大相径庭。
  的确,在教育、俸禄以及晋升方面,宗室享有和士大夫一样甚至更为优越的特权,他们可以获得各种尊贵的头衔,却无法掌握任何实权。作为皇家至尊地位的典仪象征,宗室的一生只能戴着虚名和桂冠在深墙内院里闲散无为地度过。而当经过新一轮的人口增长后,宗室无论在数量上还是开支上,都成为帝国脱离不掉的沉重包袱。
  书中引用的一组资料向我们详细描述了十二世纪初期的宗室生活:“远支宗亲散居京都,门户出入没有禁约,社会交往不加节制。违法犯禁者时有发生。生存无计的贫困宗室就像普通市民那样,无力赡养父母、抚养子女,甚至没有房子来遮风挡雨。”远支宗室的生存状况令朝廷感到震惊,暂时的经济援助也终归无济于事。由于宗室没有最根本的生存保障——土地,又无法像士大夫那样入朝为官,走上仕途,因此,宗室作为一个群体的地位始终处于暧昧不明中。尽管在宋代史籍里不乏对他们的记载,但比起士大夫、后妃、宦官这些帝王身边的小集团,他们的身影似乎更为模糊,大多数人的命运已经消失在史籍记载的视野之外。
  这一阶层中极少数有着杰出事迹的人,是在王朝更替的凶险局面中,作为忠义之士留名青史的。自然,宗室中不少人自幼受到儒家理想的熏陶,渴望建功立业有所作为。而高墙内的平庸生活磨灭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希望,最后这一理想的实践不是在太平盛世的安邦治国,而是作为一名朝廷的忠臣英勇地死去,这恐怕是宋代宗室三百余年的命运中最富讽刺性的一幕。在遭遇帝国灭亡之际,宗室中的大部分人注定在战争的烽烟中消逝,而忠义的事迹却保留下来激励着后世。例如明朝的宗室,在面临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时模仿他们的宋代先辈采取了同样的行动。
  皇帝和宗室的关系犹如一棵大树的树干和枝叶。在很多时刻,我们看到两者之间的关系并非想象的那样疏远。靖康年间和徽宗一同被劫掠到北方去的三千宗室,以及南宋末年发生在泉州的宗室大屠杀,都显示了宋代皇帝与宗室之间的命脉相通,“生死与共、俱存俱亡。”。遗憾的是,我们永远也无法知道那些注定在历史中沉默的人的命运了宗室出身的徽宗作为一个被强虏劫掠,身遭不幸的柔弱形象,加深了后世对宋代根深蒂固的观点:一个伟大的士大夫时代,同时也是一个软弱无能,优柔寡断的王朝。这种看法一延续到近年。
  而到了现代,影像技术又为我们提供了有关古代宫廷生活的虚幻经验:贵戚们一面在琼楼玉宇中过着锦衣华服的生活,另一面呈现出的却是政治上的明争暗斗,内闱中的争权夺利。宫廷戏通过美轮美奂的场景布置和戏剧性的情节安排,将帝王之家的故事尽可能地肥皂化消遣化。而历史上那些曾经真实地存在过的人与事,也就这样在一次次的舞台演绎中被充分地瓦解了。

 
8 有用
2 没用
天潢贵胄 天潢贵胄 7.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天潢贵胄的更多书评

推荐天潢贵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