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你,可吞否?》

猫子
2006-04-07 看过
永远也不老的媚姨亲手包的粉嫩饺子,有口皆碑:了解你的需要,满足你的欲望。
只要尝上一口,青春就回到你的脸庞!你有胆尝一口吗?
书中的菁菁,定是美丽过,无邪过,如同每个少女。
李先生也定是看中她的美丽、无邪,喜了,爱了,娶了。
没有真情真意,怎么会用万贯家财去讨一个做戏子的女子?
可是,爱,能多久呢?

十年?二十年?
等到朱颜憔悴,等到乌发斑白,等到眼角眉梢都刻下了岁月的痕,这爱,恐怕也得打了折,降了价吧?
能不说,当然不说;能不显露,当然不显露;大家不过心知肚明一件人之常情的事。
何苦谁为难谁呢?
是人定是都喜欢美物的,女人?男人?有什么区别?
只不过女人常情些,在这物里,不加上个“人”这一货物而已。
否则,香车美酒,琳琅美玉,华服美钻,哪个不是心头好,掌中宝?
独独男人,永远把美物中,加上个“美人”!

何必呢,既然早就知道男人只爱二十岁,那么能做的又有什么呢?
除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有什么比相安无事来得金贵?
菁菁也懂,当她成了李太的时候,便都懂了。
懂得身份、地位、名誉、利益。
其实,一个女人要是懂得了这些,她定会什么都懂了。
所以,她从不要求,从不明争,她也知道,争有什么用呢?
争得过吗?
换个猢狲散的结局,真正败的、伤的,还不是自己?
所以,她可以一次一次无视李先生的偷欢,确切的说不是无视,而是视若无睹。
女人,做到这一步,定有女人的苦,女人的心酸的。

但,还是女人,怎么能不心疼,怎么能不嫉恨?
看着新欢,皮肤鲜亮,连发梢都是自己曾经的美,曾经的态。
可又有几个女人,可以有菁菁的门路?
所以,定是有了这样的机缘,遇到媚姨,怎么能不吃一次饺子?
就为了那曾经为自己展现的男人的笑,也定要将这一包血肉吞下啊!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彼此都知道,谁是罪魁,谁是祸首。
彼此不过都是一个玩偶,一枚棋子。
能拿到台面上说得事,都有各自的价码。
不过一个愿付、一个愿卖。
所以才有“极品”的货色,所以才有往日重现。

一枚饺子,包的不单单是婴儿的血肉,而是这世间男男女女的百态。
包的是凄凉。包的是不信任。包的是回忆。
只有爱过了,才肯付出这么多,心机、胆识,只为了再从新爱过。
你要是菁菁,遇见媚姨,会否吃个饺子?
如是我,定会。
但,不是为了找回曾经的爱,而是从新开始一段、一段段……
笑!

http://www.blogcn.com/user68/pariscatzi/index.html
14 有用
0 没用
饺子 饺子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饺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饺子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