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恩河》河的诉说

读书人
2006-04-06 看过
  《凯恩河》是以美国19世纪南方路易斯安那州,山林沼泽地区一条名叫“凯恩河”流域,一个黑人家族的历史与美国社会进程演化的记实性小说。本书时间从1836年到1936年尽100多年的时间,作者对家族四代人的叙述与编写。
  该书的作者拉丽塔.塔德米,是这个家族的第五代人同时也是一位事业有成的杰出女性。拉丽塔 塔德米曾是美国太阳软件公司〈世界500强之一〉的副总裁。但为了编写此书,作者毅然放弃了这一切!
  拉丽塔.塔德米以自己家族的四代人,和真实有力的证具《书中经常出现从19世纪的契约,报纸和20世纪初期的照片》从另一个角度,真实在显了那个对于美国黑人和美国有色人种们不堪回首的岁月,以及美国黑人与白人,奴隶与奴隶主复杂多变的社会和家族家庭关系。
  大约是在一个多月前,一次很偶然的机会,我从网上得知了这本小说《凯恩河》的消息,但这以是在它在国内出版的四年以后了。不过,我很幸运还是买到了它。当我拿起这本书仔细阅读时,发现书的封面后有张它的原版书的封面,虽然很小。
  它淡淡的褐黄色封面上,一棵参天的大树扎根在一条宽广的河岸边,浓密下垂的柳枝使它看上去象一个巨形的大蘑菇。远处一栋19世纪的美国南方住宅成为它的背景,在这棵大树的旁边一位少女站在那里,她身穿着那个年代墨绿色的连衣长裙,头上戴着顶圆盖小礼帽,双手交叉垂放着。由于图太小,看不清她脸的肤色和表情,但我感觉到她一定有张秀美的面孔,明亮忧郁的双眼望着宽广的河道,像是在未知的等待,又像是在迷茫的思考。
   这张图片让人感觉象是张从历史长河中拾起的相片,久远而苍桑。
   这本书和我之前看过的很多类似的文学题材:〈汤姆叔叔的小屋〉〈飘〉〈根〉有一些相似之处,它们的作者都是以描写那个时代,黑人身在美国蓄奴制罪恶深重的南方的遭遇和所思所想,以前在我读完《根》以后感觉以美国蓄奴时期为题材的小说,可能不会在有什么飞越。亚格利斯.哈里的《根》以是一座不可超越的颠峰。然而读完《凯恩河》后,我知道我错了。
  从这四本书中,无论是斯托夫人笔下诚肯纯朴的黑人大叔汤姆,还是玛格丽特《飘》里善良敦厚的黑人老奶妈,以及木纳强壮的黑森。还有那部让我第一次看完后就喜欢上了美国黑人文化的小说《根》!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强调了黑人与白人的阶级地位和社会关系,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是《飘》。与其它两部表现黑人和白人,奴隶与奴隶主们显明的对比不同。虽然作者玛格丽特赞美和怀念美化美国南北方时期,南方庄园主们和黑奴们之间田园牧歌般的和谐生活。但该书中当以解放黑奴的北军即将解放亚特兰大城时,女黑奴普里西没能为媚兰找到接生婆,书中一向给人善良热情而又泼辣的郝斯嘉露出了奴隶主的本性,书中她威胁要卖掉普里西,并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打骂了黑奴。
  而郝斯嘉她的母亲虽然有颗宽容与慈祥的爱心,有文化和教养,还经常给庄园里的奴隶们看病吃药,可以说黑奴们可以从她那里得到生活上的一切。但,唯独得不到一个人应有的自由。特别是那位和她从小的玩伴,并为她喂大三个女儿的黑人奶妈,直到北军来到之前她的地位还是一名黑奴是她的私人财产,思嘉的妈妈临死也没有把她的这位黑人姐妹变成一个自由人,甚至是看成一个人。而在她的思想和意识中黑人天生就应该是奴隶,就应该是被白人所拥有和管理听白人的话,而她更是把自己和白人成为黑人奴隶主的身份,看成上帝赐于自己和自己种族神圣的职责。以此来美化抵消对黑人种族的剥削与压榨,丝毫没把这位平时情同亲人姐妹的“黑人”大姐,看成一个人。虽然,我不能否认在美国的蓄奴时期里,一些白人和黑人是在同一个年代同一个国家和地区,甚至是由一个父亲所生。他们有些人会一起并肩长大并有深厚的兄弟情意,但这一切最终还是会随着岁月回到奴隶和奴隶主的关系上,如同是建立在流沙上的高楼一样,最终的结局是要么像汤姆大叔一样在沉默中被远卖消亡,或者像《根》里的昆塔被奴隶主血淋淋的砍掉脚掌。《飘》虽然表达了一定的白人奴隶主和黑人祥和的共存心愿,但奴隶和奴隶主的地位依然没变,双方不存在真正的平等。
   和这三部作品相比,《凯恩河》的作者把一个新的题材和角度带给了我们,那就是从黑白混血人或者如书上说的有色人他们所处的地位与社会环境,以上三本书也有提及如:《根》里昆塔因女儿被白人奴隶主强暴而生的孙子乔治,和《汤姆叔叔的小屋》里有印地安血统的伊莱辛,以及〈飘〉里同样有印地安血统的波克的妻子。
   但和《凯恩河》相比,只能算依然是单一刻画描写黑人被压迫的角色。
  《凯恩河》从本书中第一代人,玫瑰露种植园里黑人厨娘伊丽莎白的女儿苏塞特,在一次聚会上被美国法裔白人强暴,她的女儿菲落敏和孙女艾米丽,一直都在黑人与白人之间的社会地位与思想之间茫然的徘回,一方面她们爱自己的白人父亲与家人,但却永远无法被主流白人社会接受,菲洛敏和自己的女儿艾米丽因自己的黑人血统,他们的白人丈夫反而在生活和社会环境上更加窘境。
   她们最后要么隐瞒自己黑人的血统,如艾米丽的哥哥尤金和她的儿子去远方冒充一个白人活着,从此割断自己的黑人家族血脉与非洲之根。或像书中艾米丽的儿子特奥迎取了一位深肤色的黑人妻子,从而回归自己种族的群落。而“艾米丽”本书的第四位也是最后一位女主角,她没有回归也不想回归自己黑人的族群,但始终也没有被白人社会所接纳,特别是她的一个小儿子在一战中以为国阵亡,也没有改变白人售货员在商店对她的歧视,她在最终“有色人”这几个字中病逝。
     书的最后我要说,如过你只是把本书单一定位在叙述一群由黑白混血儿组成的美国家族的家庭历史那就错了!本书同样是一本有描写南方蓄奴制对美国黑人种族残酷的一面,如当玫瑰露种植园破败后,所在的黑人被当做物品被排卖,一个个家庭的亲人被活生生的拆散,和南方被解放后伊丽莎白的有白人血统的儿子,不远千里来寻母。
  以上三本书和《凯恩河》相比都是身在不同时期的作者所写,他们书中对黑人和奴隶制的看法也不大相同,在读完凯恩河后,感觉特别是《根》与〈汤姆叔叔的小屋〉都缺少一种让人对美国南方奴隶制一针见血的话语。
  而在《凯恩河》162页,作者拉丽塔.塔德米,为我们写了这样一句话:
 “一无所有,但仍可失去更多!”这就是奴隶制。
  
5 有用
0 没用
凯恩河 凯恩河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4条

查看全部14条回复·打开App

推荐凯恩河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