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质量极差,转贴揭穿其真面目

无机客
2006-04-05 看过
《魔鬼出没的世界》错译举例

                               ·方舟子·

    《魔鬼出没的世界》(The Demon-Haunted World)是美国著名科普作家
卡尔·萨根1996年出版的一本著作。中译本由李大光译,吉林人民出版社1998
年出版。前年中央电视台“实话实说”特别节目《揭密》曾介绍过这本书,使
之在国内风行一时,成了难得的科普畅销书,许多年轻人说此书对他们的世界
观影响很大。

    如果不是antonin批评该书翻译得很糟糕,如果不是我偶然发现李大光把
一篇演讲稿《科普书是如何促进公众讨论的》也译得错误百出,我根本没想到
去核对一下该书译得怎么样。还好,它还没有像田洺译著那样无句不误,那样
不可救药,还可以凑合着看,这一方面可能是因为李大光的英语水平好过田洺,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萨根的文采不如古尔德,文风平实,不那么绕。李译如果请
人认真校对一遍,就可以算合格了,而田译则只有请人重新翻译,没有校对的
价值。昨天听说田教授承担了翻译爱德华·威尔逊的名著《社会生物学》的任
务,一本经典著作又要被糟蹋了。

    不过《魔鬼出没的世界》错译之处还是比比皆是。下面从正文前面几页挑
出一些严重的错译(不严重的就算了)。有的错得颇滑稽,“事后避孕药”成
了“日常保健药物”,让人忍不住大笑,很有娱乐价值。

李译:

  我们对客观现实所进行的所有科学研究都很原始和幼稚,但是,这正是我
们所拥有的最宝贵的东西。

方译:

    我们全部的科学与客观实在相比是原始而幼稚的,然而它却是我们所拥
有的最宝贵的东西。
(All our science, measured against reality, is primitive and childlike
---- and yet it is the most precious thing we have.)

    按:这是爱因斯坦的话。为了避免有人又乱引爱因斯坦,重译一下。

李译:

    他想谈的是对圣安东尼奥附近一个空军基地中正在冰冻冷藏的外星人的怜惜,

方译:

    他想要谈谈正在圣安东尼奥附近一个空军基地中奄奄一息的冷冻外星人。
(He wanted to talk about frozen extraterrestrials languishing in an Air
Force base near San Antonio)

李译:

    都灵的寿衣

方译:

    都灵的裹尸布
(the shroud of Turin)

    按:这是一块传说裹过耶稣尸体的布。搞科普的人似乎不该不知道。

李译:

    他用高涨的热情向我介绍着每一个预测的凶兆。

方译:

    他热情彭湃地介绍着每个怪异的话题。
(He introduced each portentous subject with buoyant enthusiasm.)

李译:

    他知道各种根据推测而得出的很少有人知道的神奇的事情,比如说,
“沉没的大陆”大西洲和莱姆里亚。

方译:

    他知道譬如说对大西洲和莱姆里亚这两块“沉没的大陆”所做的种种推测
的细微差别。
(He knew the various speculative nuances on, let's say, the "sunken
continents" of Atlantis and Lemuria.)

李译:

  在真正的科学中还是有许多东西同样令人激动,更加神秘莫测,更具智能
的挑战,还有许多接近真理的东西。

方译:

    然而在真正的科学中,有着如此众多的东西同样激动人心,更加神秘莫测,
更为挑战智力,而且远为更加接近真理。
(And yet there's so much in real science that's equally exciting, more
mysterious, a greater intellectual challenge -- as well as being a lot
closer to the truth.)

李译:

    那个到处生活着居民的大陆沉没在波涛下的悲剧故事。

方译:

    这个人口聚居的整块大陆沉没波涛之下的大悲剧。
(the great tragedy of an entire populated continent sinking beneath
the waves.)

李译:

    还存在着大西洲的“新时代”,那时有“先进科学传奇般的文明”,而
这种科学主要是研究水晶球的“科学”。

方译:

    有一个“新时代”大西洲,即那个“先进科学的传奇文明”,主要热衷于
水晶球“科学”。
(There is a "New Age" Atlantis, "the legendary civilization of advanced
science," chiefly devoted to the "science" of crystals.)

    按:“新时代”是指现在在美国流行的宗教信仰思潮,而不是指大西洲的某
个时代。

李译:

    在三本同样主题的书中,有一本卡特利纳·拉斐尔所写的名为《水晶球启蒙》
的书

方译:

    在一本由卡特利纳·拉斐尔写的名叫《水晶球启蒙》的三部曲中
(In a trilogy called Crystal Enlightenment, by Katrina Raphaell)

李译:

    水晶球占卜热的死灰复燃是在真正的地震学科学的最近一项发现之后开始的。
人们传说,研究发现,地球的内核可能是由一个巨大、几乎不含杂质的水晶球构成
的,而实际的研究结果是金属。

方译:

    真正的地震科学的最近一个发现也许会导致水晶球狂热的复活,该发现认为
地球的内核可能是由一个单个的、巨大的、几乎完美的晶体——铁晶体——组成的。
(A resurgence of crystal mania may follow the recent finding by the real
science of seismology that the inner core of the Earth may be composed
of a single, huge, nearly perfect crystal-- of iron.)

    按:李译未读懂原文,来了个随意“编译”。

李译:

  有些书——例如多罗迪·维塔莱诺的《地球的传说》——很富同情心地将地中海
上的这个小岛解释为是在一次火山爆发中毁灭的,或者某个古代城市在一次大地震
后沉没于科林斯海湾。这个说法,就我们所知,可能是传说,这种灾难根本不可
能毁灭一个创造出了不可思议的先进技术和神秘文明的大陆。

方译:

    有些书——例如多罗迪·维塔莱诺的《地球的传说》——抱着同情的态度
解释大西洋洲的传说,认为它最初是源自地中海中一个小岛被火山爆发所毁灭,
或一个古代城市在地震后沉没于科林斯海湾。就我们所知,这也许是该传说的来源,
但是这与一个已涌现出奇异的先进技术和神秘的文明的大陆之毁灭,有天壤之别。
(A few books -Dorothy Vitaliano's Legends of the Earth,for example -
sympathetically interpret the original Atlantis legends in terms of a
small island in the Mediterranean that was destroyed by a voleanic eruption,
or an ancient city that slid into the Gulf of Corinth after an earthquake.
This, for all we know, may be the source of the legend, but it is a far
cry from the destruction of a continent on which had sprung forth a
preternaturally advanced technical and mystical civilization.)

李译:

  在公共图书馆、报摊杂志或黄金时间的电视节目里,我们几乎从来没有在海底
大陆扩张研究、板块构造研究,以及海底的勘测图中发现过任何真实的证据。而所
有的证据都准确无误地表明,在欧洲和美洲大陆之间从未有任何大陆存在过。

方译:

    在公共图书馆、报摊杂志或黄金时间电视节目中,我们几乎从没有看到介绍
过来自海床扩张和大陆板块移动的证据,以及来自对海底勘测的证据,这些证据准确
无误地表明在欧洲和美洲大陆之间,在那个假定的时间范围内,不可能存在过大陆。
(What we almost never find --in public libraries or newsstand magazines
or prime time television programs -- is the evidence from sea floor spreading
and plate tectonics, and from mapping the ocean floor which shows quite
unmistakable that there could have been no continent between Europe
and the Americas on anything like the timescale proposed.)

李译:

  骗人的说法专骗轻信者,关于这一点,人们普遍承认。但是,用怀疑的精神看
待事情却要难得多。

方译:

    人们很容易接触到迷惑轻信者的错误说法。要发现抱怀疑态度的分析则要困难
得多。
(Spurious accounts that snare the gullible are readily available.
Skeptical treatments are much harder to find.)

    按:这两句话虽然有不常用的词,但是句式简单,翻翻词典就容易理解,却被
译得莫名其妙。

李译:

    我们仔细想一下我们的社会是如何构成的:……大量销毁战略武器,……,
日常保健药物,……,有争议遗产权的反社会倾向

方译:

    让我们想一想这些问题的社会后果:……大量裁减战略武器,……,
事后避孕药,……,据说是遗传性的反社会倾向
(Consider the social ramifications of ...massive reductions in strategic
weapons, ..., morning-after pills, ..., alleged hereditary antisocial
predispositions)

李译:

    在我写作此书的时候,国会解散了它的技术评估办公室——唯一的向上
院和参院提供科学和技术咨询的专业机构。

方译:

    在我写作此文时,国会正要解散它的技术评估办公室——这是唯一一个
专门向众议院和参议院提供科学技术咨询的机构。
(As I write, Congress is dissolving its own Office of Technology
Assessment -- the only organization specifically tasked to
provide advice to the House and Senate 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按:李译对此句的理解错误,主要是在语法方面,把“正要解散”理解
成“解散了”,把“专门提供……机构”理解成“专业机构”。

李译:

    在国会535个议员中,在20世纪中不到1%的人接受过良好的科学教育。

方译:

    在20世纪,在国会535名议员中有突出的科学背景的,极少达到1%。
(Of the 535 members of the U.S. Congress, rarely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has as many as one percent had any significant background in
science.)

李译:

    尽管有人认为有科学知识的总统有西奥多·罗斯福、赫伯特·胡佛和吉米·
卡特。英国有这样的首相,就是玛格丽特·撒切尔。她早年研究化学,曾师从诺
贝尔奖获得者多罗西·霍金。她对在英国和全球范围内有效地推进和成功地宣传
禁止使用对臭氧层造成破坏的氟利昂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方译:

    尽管这种说法也可以用于西奥多·罗斯福、赫伯特·胡佛和吉米·卡特。
英国有这样一位首相,即玛格丽特·撒切尔。她早年在化学方面的研究经历
(部分地是在诺贝尔奖获得者多罗西·霍吉金斯的指导下进行的)是英国强硬
而且成功地呼吁在全世界禁用破坏臭氧层的氟利昂的关键因素。
(Although claims can be made for Theodore Roosevelt, Herbert Hoover
and Jimmy Carter. Britain had such a Prime Minister in Margaret Thatcher.
Her early studies in chemistry, in part under the tutelage of Nobel
Laureate Dorothy Hodgkins, were key to the U.K.'s strong and successful
advocacy that ozone-depleting CFC's be banned worldwide.)

    按:只要句式稍微复杂一点,李译就犯胡涂。
82 有用
1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9条

查看更多回应(59)

魔鬼出没的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魔鬼出没的世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