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小(关于《流金岁月》)

2006-03-30 看过
我不是蒋南孙也不是朱锁锁,所以没有她们那么好的运气拥有那么多年彼此心照的朋友。换现在或者应该叫做“闺密”。

从中学时代便要好的朋友是有的,也不只一个,只是空间距离也拉扯了我们的感情,各自有各自的生活,有形无形地就疏远了一点。当蒋朱而人去见蒋的阿姨时她们也曾一度讲到过这个问题,庆幸的是她们后来还是要好,虽然有些事情不一定能分担。人和人的感情有时候太微妙。年少无知的时候什么都可以说,没有任何忌讳,大概也算童言无忌吧;长大一点,接触面广一点,突然发觉很多不可说,哪怕出于关心也不能提。谁曰“不可说,不可说”,很多事情就只能心照。原来因为已经长大了很多事情自己是明白的,原来因为已经长大很多时候不希望别人干涉,原来因为已经长大了很多人事物也跟着膨胀……人长大了,死穴也多了,不可轻易碰触,虽然碰触后也不一定死。

当朱突然身价百倍的时候,就有了太多不可说。蒋是明理的,也没有点她的死穴。蒋的母亲告诉她朱在某舞厅当舞女时,蒋只自己偷偷去那里看看,在舞厅虽没有碰到朱但从舞厅管事的人那里证实了朱一三五的客串收入颇丰。后来蒋没有在朱面前提起过,蒋仍然把朱当作最好的朋友;朱后来也没有再去客串,她被人指点做着生意,日子过得不错。

这样的不可说一直维持到朱结婚再离婚再结婚。蒋最后也结了婚,纵使她不愿意长大也不情愿放弃一个可能以后再也找不到更彼此相爱的人——个人觉得这个是运气和机缘的问题,他们的结合算是给一切的问题暂时画了一个句号。

故事最后定格在蒋听到祖母劝刚得到孙女的教友说“女孩男孩一样好”后偷偷大哭的场景。这一哭像是了了多年夙愿般,这一哭仿佛冰释心中所有(早已埋没)的怨恨,这一哭带来的“值得”二字也没有那么沉重……想起《空镜子》里潘树林和前妻的女儿叫孙燕“妈妈”的场景。除了两个小朋友,大家都震住了,就两个字就给了这个尽心尽力做后妈的人莫大的幸福。孙丽由衷地对孙燕说:“燕儿,恭喜你!”

原来快乐来得那么不容易,原来快乐来得又那么容易。

如蒋,在家道还未落寞时一直活在祖母“没有男孙,蒋家已经绝后”的阴影里,只一句祖母的承认就让她喜极而泣;如朱,一直在住在尾房拖欠舅母一家的人情,但离开后无论到哪里她想到的都是住在尾房时闻到的面包香。好在,她们最后都有了自己的归宿,虽然坎坷但她们还是幸福的。

回忆电影版本中的故事似乎没有书上的好,虽然在那时张镘玉和钟楚红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不记得电影的结尾和书是不是一样的了,但电影故事里的蒋似乎没有书中的洒脱,朱的结局似乎也没有书中的好,我也不记得电影中的朱有漂亮可人的爱玛琴……我想我记得的只有电影开始不久时的太阳雨,是我见过最大的太阳雨。蒋朱二人共撑一把伞,她们是美丽动人的,她们是纯洁芬芳的,她们就只是单纯的两朵花儿。

我羡慕她们,如同我羡慕许多人有两小无猜的朋友一样。也许对我来说,最开始的才是最简单美好的,以后的不一定不美好,但肯定不能有先前那么简单了。或者我想象中的“简单美好”给人太长久的回忆,仿佛可以从出生时就开始回忆的那种……想起另一个词“发小”,那该是多让人亲昵的一个人啊!(3.29)
13 有用
3 没用
流金岁月 流金岁月 8.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流金岁月的更多书评

推荐流金岁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