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狼》

饭思葱
2006-03-27 看过
作者的写作意图显得十分模糊。有关狼的故事本身,以及语言的精美,都已经被淡化了——当然,所谓淡化,与写作的好坏无关——只是能明显的读出,作者的很多力气,都花在表达一些其他的东西。在后记里,按照作者自己的话说,这其他的东西是一种对于“意象”的尝试。

他写道:“……局部的意象已经不为我看重了,而直接将情节处理成意象。”所谓意象,作者说,是“把一种意识,以实景写出来”,那么在《怀念狼》里,这种意识的表达,被作者处理成一些矛盾而诡异的情节出现。这样就不难理解,这个故事为什么总在现实与幻觉之间摇摆不定了。

而这种“意识”,具化到作品本身,可能包含着多层涵义:譬如,一个猎人,“舅舅”,在面对对手,狼,的时候,来自使命与习惯赋予的杀戮的本能,又同时带有对“对手”的敬畏,以及偶尔发生的对杀戮行为的迷思——这种迷思完全不是来自于“我”所秉持的国家法律规定的“不能杀”,而是对杀戮行为本身的恍惚——书中有一段,舅舅一气之下离开,带走了“我”拼命保护的小狼崽,交给了老道士喂养放生,却又在“我”问起时矢口否认:“这,这怎么可能?这不是害我吗?”,再有,可能是对失却对手的恐惧(猎人们纷纷得了怪病的情节),更多的可能是这样纷杂情绪混乱交织导致的一种不安和恐慌。这一系列“意识”在文中的具化就是各种“魔由心生”一般的离奇遭遇。

故事围绕“我们”去找仅存的十五匹狼展开,到所有的狼都被射杀结束。“我”显然不是文中的第一主角,然而“我”的心理变化却是文章叙事情绪张弛的一条主线。文章的开始,情绪显得相当克制,因此故事发展也相对理性。随着情节发展,故事越收越紧,气氛越来越诡异,幻象丛生。直到“舅舅”射杀最后一匹狼,这种情绪也被推向了极致。

然而作者直到故事的最终,仍然没有将情绪缓和下来。在一切结束以后,“我”,以及整个村子的人,纷纷出现了“狼性”的表现,故事在一片紧张里收笔。对于这样的结局,无疑是作者的一种逆向意见的表态。这不仅仅是要表达,在失却“对手”和“天敌”以后,一个物种发展平衡的丧失,或者是人类本性里“狼性”的唤醒,而更多的是对于人类行为的一种谴责,人类将自以为是的单方面决定强加于其他物种。作者所不能容忍的决定不仅仅是“杀戮”这一方向上的决定,可能也包括对“保护”这种行为的反感。当然,作者并没有谴责性的描述,而是直接作出了判决:让人群为此作出了偿还。不知道有没有这个意思。
16 有用
2 没用
怀念狼 怀念狼 7.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怀念狼的更多书评

推荐怀念狼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