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士唐望的世界》:练就非凡,巫士需要经历重重艰辛

此时明月在
2019-07-26 看过

19世纪40-60年代,美国流行起利用迷幻药治疗精神类疾病。除了来自于医学合成以外,迷幻药的配方还与印第安人所使用的药用植物有关。

由于迷幻药可以极大地增强知觉敏感度,特别受到西方知识分子的青睐。他们服食迷幻药来促进自己精神的亢奋,以期取得比处在普通状态下更大的学术成果。

但是迷幻药的危害作用也相当明显。据说,哈佛大学心理学讲师莱雷博士在墨西哥度假时,吃了从巫士手中买来的“神圣蘑菇”后,产生强烈的失控幻觉。

1960年夏天,以印第安人药用植物为研究重点的美国加州大学研究生——卡洛斯·卡斯塔尼达,遇到了被称为巫士的亚基族印第安人唐望。

印第安人头像

本来,卡斯塔尼达只想知道关于药用植物的事情。他带上录音器材和纸笔,正襟危坐地采访唐望。然而,唐望认为是冥冥中有一种力量把卡斯塔尼达带来,要将卡斯塔尼达作为门徒来培养。

于是,卡斯塔尼达开始了长达10年的跟随唐望断断续续的学习。

在唐望的理念中,人类的意识与知觉本来就是无限的。但随着内心欲望的膨胀与社会科技的发展,人类渐渐失去高度的感受能力,也失去了与自然连接的能力。

他认为,只有去掉“自我重要感”,拥有生死觉悟,通过身心的锻炼,才能恢复原始的感知能力;唯有成为“猎人”甚至“战士”,才不浪费做人的命运。药物的催迫,应是最后的选择。

网络图片:印第安人印象

身为巫士的唐望,在他拥有超越日常现实的神奇力量的背后,是对宇宙万物的感悟、践行,以及从不对人说的艰辛、苦痛与孤独的训练。

“他不标榜任何道德教义,只强调纯粹的生命效率,却得到不下于任何道德的处世原则。”

在这10年中,卡斯塔尼达从一个浮夸易怒、崇拜科技、既狂妄又软弱的现代人,慢慢地转变为一个相信特异感性、崇尚自然的修心人。

他对多年来的学习历程进行了详尽的记录,并且由此写了“唐望系列”三本书——《巫士唐望的教诲》、《解离的真实》、《巫士唐望的世界》。“唐望系列”出版以来,被译成二十多种文字,在世界范围产生巨大影响。中国作家史铁生也将其视为“灵魂伴侣”。

其中第三部《巫士唐望的世界》又名《前往伊斯特兰的旅程》,可以说是卡斯塔尼达对十年所学知识的融合。与前面两部相比,《巫士唐望的世界》讲述得更为完整和条理清晰。唐望最核心的做法只有几个,但全部做到并不容易。

两个放弃:放弃“个人历史”,放弃“自我重要感”

当卡斯塔尼达拿出笔和纸问唐望的家人姓名时,唐望就教给他第一个入门原则——莫要强调“个人历史”。

唐望认为“个人历史”是自己与外部环境给一个人的思想禁锢。有了“个人历史”,就有了必须遵循的思维轨道,这是对思想扩展最大的限制。

“你现在的问题是你太真实——你的努力太真实,你的情绪太真实,不要把事情看得太理所当然。你必须开始抹掉自己。”
网络图片:有些民族认为,豪夸的彩妆可以驱魔

放弃“自我重要感”是另一个必须做到的。要从西方强调自我的文化中抽身转变相当困难,卡斯塔尼达就此与唐望争辩起来。西方城市气质的浮夸与印第安人的安然格格不入。唐望说:

“你把自己看得太重了。在你心里,你把自己看得该死的重要。你觉得可以理直气壮地对每件事发火。你是如此该死的重要,所以只要事情不如你意,你可以掉头就走。你大概以为那样表示你很有个性。胡扯!你是又软弱,又自命不凡!”

唐望字字珠玑震撼了卡斯塔尼达。他说得一点都没错,这就是现代人的通病。无论是上世纪还是本世纪,无论是西方人还是中国人,人类都变得越来越有“个性”。

我们几乎没有觉察到,越来越重的“戾气”,毁灭得最彻底的,恰恰是我们自己。尤其近些年出现的“怒路症”、“垃圾人”,导致非常多社会伤害。

网络图片:1912年,美国一对印第安人夫妇

“自我重要感”不单指狂妄自大,还指一个人的妄自菲薄。

过度自卑或者过度的自我否定,也是“自我重要感”的表现。由于将自己看得太重要,才会产生极度沮丧的感受。极端的例子就是“抑郁症”。

对于这些,唐望看得很透彻。无论是哪个方向的极端,都会使人目光短浅,丧失欣赏世界的能力。

成为“猎人”,收敛自己

“猎人的秘密是,知道在什么适当的地方暴露自己,或收敛自己。收敛自己并不是指躲藏或隐秘,而是使自己不被得到。”

在唐望的描述中,一个猎人不但要熟悉猎物的生活习惯,最重要是知道自己的优劣在何处。无论是自我保护,或是以自身为诱惑,猎人对自己都有充分的了解。他们懂得何时出现,何时隐匿,能够获得最大的效果。

唐望是在原始生活中体验到“猎人”应具有的特性,“知己知彼”与适当“收敛自己”才能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在昭显自我的当下,人们似乎已经丧失了隐匿的心境。人人唯恐天下不知道自己的存在,“展现”成为生活的重中之重,养出越来越浮躁夸张的人生状态。

天下的道理都是相通的。唐望的“猎人”守则在现代社会同样适用,学会“收敛”是更上一层楼的前提。

网络图片:骑马的印第安人

“不被得到”有两重含义,既指不被别人得到,也指不被“死亡”得到。

曾有个优秀的人说过,你知道我做了什么,但你不知道我经历力了什么。

唐望拥有看似不可思议的超自然力量,其实是对人类能力极限的发挥。他在修行的路上,同样需要无比艰辛的训练,以及每一步的自我否定。

成功之所以神秘,就在于成功的人隐藏了奔跑的艰难险阻。

你认为的突显卓越,实际上是经过无数的拼命攀爬与练习。所谓“不被得到”是指他们的高大,在于他们的练就过程不被常人所知。这就是唐望所说的“猎人精神”。

而“不被死亡得到”,是更进一步的人生觉悟。首先要意识到死亡的存在,保持这份清醒,然后更加专注于行动。

“人生是一个过程,也许结果并无意义,但仍然需要你不莽撞、不畏缩,认识到它的美妙与乐趣,并努力完善它。”
网络图片:印第安人印象

蜕变成“战士”,寻找“力量”

所谓“战士”就是在拥有猎人精神的状态下,勇于捕捉力量的人。他们不再止于生活,而是用力感受宇宙的力量,从风雨雷电中,从动植物身上,从森林或沙漠等一切周遭世界里。

唐望说,自怜与力量是合不来的,战士的心境要求自我控制,同时也要求放任自己。

战士明白,人类的渺小甚至不如微尘,没有人能够确定自己下一分钟是否还存活于世间。所以他们不容自己埋藏于混沌之中,而是对正在做的任何事情,都无比用心,就像面对生死攸关的战斗。

一个叫做艾佛利德·德索萨的神父曾说:

跳舞吧,就像没有人注视一样; 去爱吧,就像没有受过伤一样; 歌唱吧,就像没有人聆听一样; 工作吧,就像不需要金钱一样; 生活吧,就像今日是末日一样。

在这种激越的前进中的心境下,人会感悟出世间琐事的微不足道。曾经的茫然、不快与困惑,都在热烈的力量下渐渐消散,置换出生命的完整与强壮。

网络图片:印第安人印象

《巫士唐望的世界》记录的对话与训练过程,能让人心灵震撼。但这并不足够,行动才是指向蜕变的唯一路途。无论现实世界也好,巫士世界也罢,通往知识与力量的过程都是十分艰辛、遥远。

所有精神的修炼,都需要经过身体力行的自证,才能真正领悟。正如唐望所说:

“不要只是同意我的意见,不要这么轻易同意我的意见,你必须付诸行动——接受挑战——改变。”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前往伊斯特兰的旅程的更多书评

推荐前往伊斯特兰的旅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