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儿童杂事诗笺释》

浓郁的墨
2006-03-25 11:52:10 看过
    书店里偶然见到这本书,虽然字不多,但越翻越爱不释手,周作人的成诗手稿,大漫画家丰子恺配的写意毛笔图,互照生辉,各得奇趣!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看到有意思的东西就忍不住要向大伙推荐!我挑出了几首我自己很喜欢的诗录在下面,中间有我自己的一些杂想,写的不好就跳过去不看吧,重点是诗,希望大家会喜欢!

 

《儿童杂事诗笺释》周作人诗 丰子恺画 钟书河笺释

 

《甲编·儿童生活诗》

    

 十五 夏日食物(一)

早市离家二里遥,携篮赶上大云桥。

今朝不吃麻花粥,荷叶包来茯苓糕。

    麻花即油条,把油条撕成块浸到粥里一起吃便是一顿早餐了。可是既然早早起床和家人赶早市,眼前满街的新鲜食物,当然不能轻易放过这次解馋的机会,耍赖也要吃到那热气腾腾的茯苓糕!

     十六 夏日食物(二)

夕阳在树时加酉(you三声),洒水庭前作晚凉。

板桌移来先吃饭,中间虾壳笋头汤。

    取出虾仁,虾壳不忍心丢,笋头老渣也不堪吃,正好下入一锅熬煮成鲜香的汤汁,傍晚时分,一天暑气尽殆,家人劳作归来,庭前树下合一碗清爽的汤下饭,清贫人家也会有知足感了罢。

 

十九 夏日急雨

一霎狂风急雨催,太阳赶入黑云堆。

窥窗小脸惊相问,可是夜叉扛海来。

    奶奶给小孙孙讲故事:那种黑天黑日的大雨是黑黢黢、凶神恶煞的夜叉把东边的海扛了过来,倒在我们头顶上……

 

《乙编·儿童故事诗》

 二 晋惠帝

满野蛙声叫咯吱,累他郑重问官私。

童心自有天真处,莫道官家便是痴。

    晋惠帝登基称帝时年九岁,一次见到庭院里到处乱跳的青蛙就问:这是官家的青蛙呢,还是私人的?有侍从答曰:在宫廷里的就是官家的,在地野田间的就是私人了。晋惠帝听了说道:既然是官家的,为什么不喂他们吃肉末呢?后来时常被拿出来讽刺那些昏庸无能的君王,但想想当年的惠帝不过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孩童,这样的回答也孩气十足。

 

      五 陶渊明(二)

离家三月旋归去,三径如何使就荒。

稚子候门倏不见,菊花丛里捉迷藏。

    陶渊明当官八十余天就想家了,当真拍拍屁股就还乡躬亲务农去了,还心情爽朗地写下一篇《归去来兮》以铭志。想见当日即归家,多日没人料理的园径已覆满齐膝高的菊花和蓬草,坐在门前盼顾着的孩子一看见想念多日的爸爸终于回家来,一定是嚷着要爸爸先陪自己玩游戏,自己一股脑儿就窜进了菊花丛里没了踪影……

 

十二 陆放翁

  阿哥写字如曲蚓,阿弟说话像黄莺。

伢儿娇小嗔(chen一声)不得,浣(huan四声)壁同时复画窗。

    阿哥阿弟可爱极了,学习刚入门的那股新鲜劲随处都要发挥一下,他们的大作布满窗壁,想要呵斥一下么,又觉得看着他们那认真的模样不忍心呢!

 

(附)《喜小儿辈到行在》陆游

阿纲学书蚓满幅,阿绘学语莺啭木。

画窗浣壁谁忍嗔,啼呼也复可怜人。

 

《南门散策》陆游

野蔓不知名,丹实何累累。

村童摘不诃,吾亦爱吾儿。

 

十八 高南阜

胶东名宿高南阜,文采风流自有真。

写得小娃诗十首,左家情趣有传人。

 

(附)《小娃诗再效前体》(二)高南阜

安排杓柄强枝梧,略着衣裳束一身。

花草堆盘学供养,横拖绿袖拜姑姑。

    用杓柄来做乞灵的偶像,有模有样地学起了大人拜仙问道。

 

(四)高南阜

姊妹南园戏不归,喁喁小语坐花围。

平分一段芭蕉叶,剪碎春云学制衣。

 

《丙编·儿童生活诗补》

    

 八 歌谣(二)

阶前喜见火萤虫,拍手齐歌夜夜红。

叶底点灯光碧绿,青灯有味此时同。

    “火螢虫,夜夜红。”孩子们都是在浅显上口的童谣中获得最初关于周遭事物的知识的吧。黑夜衬出那幽幽的火光更显夏夜的静谧,如同近青灯夜读,有清淡的光影相伴也不会觉得孤坐乏味吧。

十七 鬼物

山魈(xiao读一声)独脚疑残痣,(wangliang读二三声)长躯俨阿呆。

最怕桥头河水鬼,播钱游戏等人来。

    还懵懂不分善恶的孩子都不怕鬼,鬼都是奇形怪状得好笑呢!那些喜欢在河边柳树下玩丢铜钱游戏的小孩模样的水鬼一听见人的声音,就会像青蛙一样一串串地扑通跳下水去没了踪影,但是一定要小心,他们会变成大水缸和小孩爱玩的花縋棒顺流漂下,你一伸出手去要够它,它就会抓住你拖下水去就成它们的“替身”了!“等人来”三字让人心里怪毛的……

 

  十九 果饵(一)

荸荠(biqi马蹄是也)甘蔗一筐盛,梅子樱桃赤间青。

更有杨梅誇紫艳,输它娇美水红菱。

 

  二一 果饵(三)

谩誇风物到江乡,蒸藕包来荷叶香。

藕粥一瓯深紫色,略添甜味入餳(xing读二声)糖。

    南方食物最爱藕了,有得看又有得吃,填糯米上锅蒸,切片蘸糖;滚刀切和沙排入砂锅煲,老汤鲜甜;磨成藕粉点桂花、合红糖,便是盛夏的滋味了,怎么吃都合时宜!

 

     周作人的诗童心一片,天真烂漫,儿童最爱什么呢?当然总不离节日、吃食玩意、童谣儿戏、鬼怪故事,乡间的孩子就更多些野趣了,花鸟鱼虫,自然天成,总有数不尽的新鲜事,玩不完的新花样。他把这些孩童情状信手拈来,作成不拘一格、琅琅上口的小诗,很有自吟自乐的兴味,用字用词不求工整绚丽,只仿佛于无意中偶得质朴、真拙字词而成鲜灵活泼、乡野童趣盎然之诗句。说是诗,更像是周作人记述自己童年回忆的散记,有那么些老小孩又操练起儿时把戏的投入,又有些回不去的慨然。在我,这既是一种真趣之淳、之美的享受,又止不住从自己的孩童记忆里去印对它,诗句情境宛如眼前,不禁失笑。小时候很喜欢摘下堇花的花萼嘬它的甜汁,其实并没有多甜,但这样一个接一个摘了嘬,嘬了摘,总觉得乐趣无穷,这样不大的甜头滋味如今已在记忆中变得悠长,一旦遇到故人故事总会不期然地蹦出来,在读诗时这诗也仿佛浸着旧日的香甜。
 
9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儿童杂事诗笺释的更多书评

推荐儿童杂事诗笺释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