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

nenu💊
2019-07-24 看过

@林夕二弟

PS:

1、社群主义与阿伦特

在社群主义者眼中,自我必须在集体或团体认同中才得以构建,而且他们关注共享的身份认同(这一点是自由个人主义的政治共同体概念所缺乏的)

尽管阿伦特与社群主义者对自由主义的批评在一些重要方面存在交集,但阿伦特对自由主义的批评之基本关怀与社群主义完全不同。

阿伦特强调的是作为个体的人的主动性而自由主义强调的是消极的自由;阿伦特的理想公民社会是希腊的公民社会,和社群主义的分歧点在于社群主义认为人的意义在社群中实现。

2、公众共享的对话空间并不是为了自由而预先设计的,而是首先因自由行动而变得清晰并保持开放,因此,自由与政治不仅不可分离,而且政治建立在自由之上

自由只有在很少情况下,比如危机或者革命时,才成为政治行动的直接目标。

她的观点是,如果人类不是自由的发起者,如果他们从未以行动与言辞的方式共同生活,历经其中的甘与苦,那么他们就没有任何理由按照政治的方式将他们自己组织起来,他们就没有任何理由去关注“正义、权力、平等”的事务。

3、对阿伦特来说,暴力根本不是政治,也不是定义政治的方式(如韦伯那样);而且同样重要的是,她认为,简单地说,政治行动的显著效果发生于“人们与他人一起,既非结党成团亦非势不两立的时候,也就是纯粹的人之聚集中”

4、《人的境况》《论革命》:政治在突如其来的爆发中较之它在规则的、已经制度化的实践中更真实,不管这一实践容纳多少创新。原因在于,突发性政治是一种开端的政治,它是人类特有的那种自由自发能力的一种更为明确的体现,去做某些全新的、无法预见的事,去打破那种看起来是自动的、命定的进程或连续性,一句话,去创造。

5、一个反对柏拉图式城邦或自由主义国家等政治代用品的政治共同体,要求一批有着强烈意愿的个人持续存在,他们意识到他们共享的这个世界如何使得他们的个人主义成为可能。

6、雅典人认为他们的城邦制度有“双重功能”:(1)“增加那些赢得‘不朽名声’的机会,也就是,增加那些使所有人都能展现其卓越,通过其言行展现其独一无二之处”的机会;以及(2)“对易逝言行提供一种救赎”,多亏有“城邦的组织,(人们)在实际上被城邦周围的墙垣所保护,在外相上被城邦的法律所保护”,(城邦是)一种“有组织的记忆”

7、希腊人对法的称呼,即nomos,意指某种藩篱或边界;但罗马人的称呼,即lex,如同阿伦特所注意到的,则“意指人与人之间的一种关系,而不仅仅是将他们与其他人隔离开来的藩篱”

8、特洛伊战争——胜者被古代世界认为是希腊人的祖先,而败者被认为是罗马人的祖先。阿伦特主张说,“通过赞颂这场战争的荣耀,希腊人和罗马人都明确了许多相同与不同之处,对他们自身以及对我们来说,也在某种程度上界定了政治的真正意义以及它在历史中的位置”

9、希腊城邦没有看到的是:如果“政治在该词的严格意义上更多地事关世界(它存在于人和人之间,人们依赖它生存)而非人”,那么结果就是“当政治具有毁灭性,带来对世界的摧毁时,它也会毁灭自身”(p.113)。相反,罗马人十分理解这一点,这正是他们将契约与联盟作为其政治观核心的原因。“当特洛伊人的后代到达意大利时,所创立的恰恰是希腊人认识不到的一种政治”,也就是,不再是“处理在同一个城市里公民间关系的政治,而是处理异邦人与不同民族之间关系的政治”,昨天处于战争中,明天变成了盟友。

10、宪法:宪法“一旦被理解、接受和拥护,它就是一种标准,一根台柱,一项契约。然而,如果没有这种智慧和忠实,它就只是一个飘在空中的风筝或气球”

11、阿伦特一方面求助于亚里士多德,以对海德格尔的政治(或反政治)做出批评;而另一方面又以一种十足的海德格尔的方式,反思亚里士多德的范畴。她写作政治哲学的方式,正是她认为海德格尔(一位后康德的思想家)本应当写作政治哲学的方式(而不是与纳粹同流合污)。除非我们看到她如何运用亚里士多德、康德和海德格尔的范畴去创造一组新的话语(这组话语揭示出她是一个十分现代的思想家,而非人们通常认为的,是一位具有怀旧情结的思想家),否则我们就不能把握阿伦特政治思想深刻的原创性。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剑桥阿伦特指南的更多书评

推荐剑桥阿伦特指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