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应该在成人带领下白相

2ya
2019-07-23 看过

2018年的冬天,我求顾湘能不能让我去赵桥村看一眼。作为一个生活在北京的天津人,我对上海的各种地点都充满了狂想。例如我很想去崇明岛,因为听说没钱但牛逼的孩子都会去崇明。在读完了《赵桥村》那篇长文之后,赵桥村对我而言已经是一个和崇明岛一样充满传奇色彩的地方。我在地铁的一个凄凉站台下了车,打车软件也不失时机地提醒我,即将要去一个遥远的地方,注意自己的人身安全。

这让我觉得有点沮丧,然而车子沿着一座高架开了一会儿,看见一个样子很奇怪的教堂,是用预制板搭建的,之后仿佛是过了一条结界,顾湘随笔里或者画作里提及的植物、建筑和风景开始不断出现,那一瞬间切实感觉到是进入了某种虚构。

那天顾湘带着我在村子里和她家玩了一会儿,她家里还蛮乱的,但是同样收录进这本书里的几幅架上绘画放在屋子里显得非常好看,好像是蘑菇生长在属于自己的森林里。她还带我看了一个她保留在屋子角落里的蜘蛛和蜈蚣的战场遗迹,在那场战役里蜈蚣和蜘蛛双双毙命,她把它们的遗体按原样留在那里两三年,都风化得有点像化石标本了。我觉得顾湘实在太温柔了。

《赵桥村》这篇长文刚在网络上发表的时候,顾湘时常在微博上讲自己如何玩一个叫《星露谷物语》的电子游戏,我们也都学她玩,幻想自己是从大机器流水线上逃走,在一个山谷小镇里继承了祖宅的青年,种地、钓鱼、逛乡间小酒馆,还有最重要的,去山洞里与妖怪作战。这一切都笼罩着8-bit的梦幻效果。

在真的赵桥村里,我也度过了一个值得铭记心间的下午,我见到了沈老师的美丽的小菜园,森林里充满危险气息的拾荒人的垃圾屋。还去到了仿佛无名之地般的外环林带,按照顾湘的描述,这里是这样的人出现的场所:

连我在内,出现在这儿的尽是些可疑的人。不受约束的人、局外人、没有一份白天上班的工作的人、流浪者、喜欢黑暗的人、“烧炭翁”、“牧童”,和隐士,在森林和城市的壕沟里,“他们赤脚采摘浆果充饥,用柳条编筐,......一边安慰对方一边编筐。”

顾湘还指了给我看一个写着“儿童应该在成人带领下白相”的牌子。我穿着大皮鞋,顾湘穿着棉拖鞋,就这么在林子里面乱走,好像是为了去哪条河边看鸭子,不禁觉得跟顾湘在一起,即使各样东西都很穷和便宜,在精神上也可以超级飞扬。风吹过来,一会儿带着田野的芬芳,一会儿带着曾经让她得了病的烧垃圾的味道。让人心里又快乐又凄凉。

我们最后在“赵桥村巨石”之下告别。这个地点在现实中存在,又仅仅因为顾湘的命名而存在于ingress的世界里。Ingress是顾湘喜欢的一个手游,类似宝可梦,但界面更加硬核。大家分为启蒙军和抵抗军两个阵营互相抵抗。赵桥村因为玩这个游戏的人来得太少了,满目望去绿幽幽的都是顾湘的地盘。

顾湘最后给我讲的一个故事是关于戍边的。她跟一个女孩被游戏分配戍守边疆的任务,于是两人一起愉快地玩了一天。后来想想她比那个女孩大了快二十岁。

我也好想在某个世界里为了捍卫些什么而去戍守边疆啊!

总之《赵桥村》最终是一本讲述飞扬的精神的书,讲述存在一种自由自在生活的真谛,以及诚恳地去创作和真实地去生活才是人类所能享受的最大幸福。

25 有用
2 没用
赵桥村 赵桥村 8.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更多回应(9)

赵桥村的更多书评

推荐赵桥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